你愿意坐到这个女孩的对面吗? | 音乐故事

野马现场YEMALive2020-06-03 10:08:27



“这该死的玩意儿到底是哪个XX发明的?!”

他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右手捏着一瓶酿酒狗的朋克IPA,左手扶着冰凉的金属楼梯向上。马丁靴在铁板上面踢的铛铛作响,那声音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倒计时,铛、铛、铛……


直到她的身影在天台上浮现,不知道是幻觉还是酒精,她身后的天际线竟像潜水的鱼一样开始倾斜,远处的城市之光此刻毫不保留地映在她的脸上。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她。距离在那家霓虹闪烁的拉面店里第一次遇见她,也仅仅过去了8个小时。

8小时能够做什么?在舒服的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或者在最火爆的夜店里彻夜狂欢?他每次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但是在这之前,必须得填饱肚子才行。他径直走进了一家日式拉面店。

说来奇怪,他早已经对附近熟悉的不行,却好像从来没见过这家店。

一个吧台加上几张桌子,室内的空间显得有些紧凑,热情的亚洲面孔弯腰招呼他坐下。直到两人都发现,已经没有可以容纳单人用餐的位置。

“你愿意坐到那个女孩的对面吗?”

“为什么不”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Hello!”

“Hi~”


那个微笑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完美的微笑。
事实上,那是否是个微笑他都不记得了。


在那个瞬间,连吞咽唾液都成了困难的事。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终于鼓足勇气开始搭讪。

从天气、啤酒聊到喜欢的音乐。


现在闭上眼睛回想,那天他似乎说了很多话。


她将一串数字写在餐巾纸上,交到他手里。

后来他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夜店。
这里的音乐不是最好的,连酒也比别家卖的贵,但并不能阻止这里大排长龙。

每个从这扇门走出去的人都会忘掉昨晚发生的一切,但他们永远记得来这儿的路。

他早已经记不清酒瓶被举过头顶多少次了,电子节拍狠狠地撞击着他的胸口,将他撞向她的方向。

这个角度他正好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睫毛。

他试图吻向她。

在他们的周围,有人拥抱、有人打架、有人哭、有人笑。外面世界有的,这里一样不少。



在这里,没人在乎别人做什么。当然也没人注意到一个女孩挣脱了一个怀抱,跑上了天台。

“这该死的玩意儿到底是哪个XX发明的?!”他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右手捏着一瓶酿酒狗的朋克IPA,左手扶着冰凉的金属楼梯向上。急促的脚步在铁板上踢的铛铛作响。

直到她的身影在天台上浮现,从楼宇之间呼啸而过的风吹得他直打冷颤,他走上前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喝了一口啤酒。

“我想我该回家了。”她说。

“我送你。”

“下次见吧。”

此刻,IPA的苦被无限放大,呛的他说不出一句话。远处的天际线竟像潜水的鱼一样开始倾斜。

后来他再也没见过她。

他想打电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写着号码的餐巾在外套口袋。

而她在上车的时候,把那件披着的外套掉在了马路上。

但他笃定一定会再次遇见她。

于是每个星期五,他依然会和朋友约在这个夜店。

直到他的朋友都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他总会问自己一个问题:

你还愿意坐到那个女孩的对面吗?


·在听了不知道多少遍《All My Friends》之后,野小马的脑海中浮现了这样一个故事。


Snakehips、Tinashe、Chance The Rapper

《All My Friends》MV



12月18日

来自英国的电子二人组

SNAKEHIPS

即将带着《All MY FRIENDS》

来到北京


戳“阅读原文”

即可抢购限量早鸟票哦~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