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不动就跟我谈感情

白爷的情书2020-06-29 15:56:32


背景音乐|『野子』苏运莹




情书|『原创』年小七

       封面|『原创』年小七

插图|『网络』花瓣网






欧洲的天气,很容易走极端。

 

热浪把夏天拖长了整整一季,然后一夜风来,骤然入冬。

 

散不开的云聚拢成灰色的墙,把天空横着压下来。

 

天和地的距离像是一下被压缩到触手可及,体感温度一下跳过深秋跌进冬季。

 

 

让人猝不及防的变化总是显得讨厌。

 

 

 

 

 

第五十封情书。

 

 

这是个动不动就谈感情的世界

 

这是个动不动就能上床的世界

 

明明认真的想要share your dreams 

 

却还是假装薄情的shared your bed










『1』



今天的故事里我要说三个人。

 

 

 

第一个人是痞子。

 

 

痞子是我从前一个朋友,现在不是了。

 

 

总是有很那么些人,你原以为你们会在一起路过全世界,到头来只是一场彼此路过而已。

 

 

 

关于痞子,许多人在另一个平台应该看过他的故事。

 

故事太长,又显得老套,俗气到我都懒得重新讲。

 

 

说到底就一句话,朋友十几年,我说不要也就真不要了。

 

老十为此跟我好几天没说话,一个星期之后她再次提起痞子,我抢在她面前说,师芹,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有些话你想好了再跟我说。

 

 

我和老十之间极少直呼对方的名字,除非这种势不两立的情况。

 

 

 

当年老十跟我说痞子要结婚的时候,我丢给她五百块钱,一个多余的字都没讲。

 

老十说,兄弟姐妹几个正好都在假期,说好了都去。看在咱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

 

我回头瞟了老十一眼,她没再说下去。

 

婚礼结束后大家也都很默契的没提过这事,彷佛他们所说的那么多年的感情里,没有我。

 

可是她们也都认识我很久了,像布朵,像大壮,像火火,或者老十。

 

她们都知道,要是有个人被我从心里剥掉了,就再也没以后。

 

 

老十后来很多次假装不经意的故意提起所谓多年的感情,我也配合着假装没听到。

 

我和她唯一一次吵得不可开交,就是有次她借着酒劲跟我撒泼,一而再再而三脱口而出的都是那句看在咱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

 

我一气之下摔了酒杯也冲她吼,我说别他妈动不动就跟我谈感情,劳资我愿意掏心掏肺的时候他怎么混蛋我都能忍,等我掏干掏尽了,就他妈的收起那混蛋给劳资滚。现在来跟我谈感情,配么……

 

 

真的,你来跟我谈感情之前,好好掂量下,我们之间有没有感情可谈。

 

这年头,谈感情伤钱也就罢了,伤人就不划算了。

 

 

 

我们以前一起照过的老照片,经过十几年的光阴,笑容都发黄了。

 

我们以前一起看过的灌篮高手,放在书房的书架上,都落上灰了。

 

我们以前攒了那么多年的友情,就权当顺手喂了狗了。

 

 

所以,那些个那张老照片里的人,都别再动不动为他跟我谈感情了……

 

 

真的,都TM没用。









『2』



第二个人我要说我爹。

 

 


换季之后我试了新的Chloe香水,突如其来的过敏让我一整天都在打喷嚏流眼泪。

 

过敏之后席卷而来的是挡不住的感冒,让我觉得全世界的风好像都吹进身体里。

 

煮上一杯咖啡,套上毛衣,套上大衣,打起精神擦着鼻涕晕乎乎的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去。

 

 

我曾跟一个姑娘说,这整个花花世界都是我的过敏原,因此我没法活的小心翼翼。

 

 

花花世界太浪荡,小心翼翼更容易遍体凌伤。




我这永远抹不去的过敏体质,就是我爹留给我的宝贵财富。



顶着这一身过敏的难受上个月底在杜塞火车站抓了个小偷。

 

毫不留情一脚给丫干翻摁地上,吓得边上的德国老太太一直碎碎念的说这就是中国功夫。

 

帅了五秒钟的代价就是劳资手机屏被摔的细碎。

 

老十听完之后说,我艹,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你爹六十了还能追着小偷跑三条街,你一看就是亲的。

 

 

是啊,我多想我爹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生猛的汉子。

 

这样,我们也许还可以哥们一样喝着小酒就着老时光,谈谈你的过去,我的将来……

 

 

可是现实还真是打脸打的啪啪作响。

 

 

每当一段感情让我觉得很累,很无言以对,我心里的小魔鬼就会张牙舞爪的跑出来抓心挠肺。

 

亲情就往往是比爱情更凶猛的怪兽,生吞活剥骨头渣都不留。

 

 

 

老头在重阳那天给我留言说,今天跟你爷爷谈了很久,把年一舟和肖静怡的事和盘托出,你爷爷听罢就说了一句话,

 

过去的过去就好。

 

我脑海里浮现出爷爷手里的拐杖,和那张从来不发脾气的脸。

 

我当时就想,你也真是会给我爷爷添堵,大过节的你提肖静怡那个傻逼干嘛……

 

后来我把一句话稍微的过了一下脑子之后发给了老头,我说:

 

时隔这么久的和盘托出也算是给你自己一个最终的交代,我们都知道爷爷不是最后的防线,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动动感情就说了算。

 

 

老头没有再回我,因为他不会被我说服,我也不会为他妥协。

 

 

当年你也是拿着爷爷逼我回家,给我放了很多狠话。

 

你说,年小七,爷爷从小那么疼你,你今天要是为了姓顾的小子出了这门,就是明摆着伤爷爷心,还怎么有脸回来见爷爷。

 

我说,你明知道这招对我没用,干嘛还非要在我心里砍这一刀。

 

后来我还是出了那家门,爷爷没有怪我。


解不开心结的却是你和我。

 


 

时隔多年你又用这招扣住了年一舟,他认了怂。

 

就为了区区那句看在多年感情的份上,你们居然瞒着我让肖静怡那个傻逼在家里作威作福。

 

对于一个敢动手推搡你和邓姐的傻逼,要我TMD跟她谈哪门子感情。

 

 

可为此,邓姐,我们有一月没说话了吧……

 

我不知道为了一个傻逼你在跟我拗什么。

 

我没错,我不想道歉。








『3』



第三个人,我来说说闪闪。

 

 

 

用闪闪自己的原话说,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发户富二代。

 

她特别轴,属于典型的脑子缺根弦的那种。

 

三亚刮台风的时候这货吓得躲在衣柜里一整晚,在微信里跟我哭得梨花带雨,搞得劳资一晚没睡好,总怕她一不小心吓死在衣柜里了。

 

她总在类似好死不死的情况下给我留言,跟个小屁孩一样又哭又闹。

 

而正儿八经有事要谈的时候,她就跟真的吓死在衣柜里一样,沉寂到让你秒秒钟想砍她。

 

她会在分开后着急火燎的打电话过来说,艹,我的书丢在你手袋里了,你记得今晚丢车上让司机给我送回来,我急着看呢……

 

然后我看着手袋里那两本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弱智小说鄙视了她十万遍。

 

就这么一个人生道路和兴趣爱好跟我隔着一条银河系的傻子,却是我的好朋友。

 

闪闪在社交平台上算个小红人,这货就总跟几万个粉丝妹子们说,我是她铁子。

 

搞得几万的妹子们都以为我俩成天厮混滚床单。

 

 

但其实我俩三年见一次,一别又三年。

 

 

 

上次在三亚度假的时候,住在她家酒店。

 

我跟她说该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这是我的底线。除此之外你给我的,都算我们之间的情份。

 

于是酒店房间里堆满了成箱的水果,成箱的娃哈哈。

 

她把自己的车送来酒店让我开,光她那个土豪的车牌让我沿途去哪里都是焦点。

 

我说咱能低调点么……

 

她说可以啊,你下次过来住我家,去哪就让司机送,你一个电话我就让他飞过去。

 

艹...这就是她所谓的低调。

 

 

 

其实在三亚的时候是我感冒最严重的几天,整晚都睡不好,还要吃最讨厌的粥。

 

她和小鱼陪我去医院排队,她扯着我去挂急诊,临进门的时候转身踢我一下说,

 

准备开始演,就演那种快要死的状态会不会啊,不会的话我可以现在打你一顿……

 

我要不是病得打不动她,那天急诊也许就换她了。

 

 

CT片上显示我还没有病入膏肓,闪闪乐得比我还高兴。转身特使劲的扯着我说,靠,你不会死我地盘上了,走,吃好吃的去。

 

我和小鱼走在后面,看她爷们一样蹿到各个摊位上去给我买了各种小吃,那样子特像在小吃城里给我扫货的我爹。

 

临走的那晚,她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扯着我去夜市买炒冰吃,路边摊那不怎么结实的塑料凳子被我们压得吱吱作响。

 

我说,你大爷的,你总带我来吃路边摊,就怪不得有人要说你穷的租来的名牌包里只有一支美宝莲...

 

她狠狠的捶了我一顿说,靠,嫌我穷嫌弃路边摊是吧,滚回你的五星级酒店喝白粥去...

 

说完我俩就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引得夜市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来看着我俩,买炒冰的小妹心疼的瞅着她摇摇欲坠的桌子。

 

 

关于美宝莲这个梗,我真的可以取笑闪闪一辈子了。

 

可也就是这个梗,伤过闪闪的心。

 

 

我记得那天等着要拍CT的时候,整个医院的走廊里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我们坐在等候区发凉的金属椅子上发呆。

 

我咳得要死要活,小鱼特别暖心的去帮我买水。

 

走廊里只剩下我和闪闪两个人,还有CT室门上闪着的排号灯。

 

闪闪跟我说,有些友情来得快也去得快,掏心掏肺都掏干净,发现兜里只剩下了钱。

 

她说,你个猪啊,回了德国记得想我。

 

那一瞬间,我觉得那姑娘特别孤单。

 

 

闪闪呀,

 

我有在想着你,因为我答应了你。可我就是一个得了主动联系人会死症的人,我没为你改变,这才是我心里正常的友谊。

 

正常到那天一别,我们又消失在彼此每一天的生活里。

 

 

 

记牢了,那些动不动就跟你谈感情的人,是没有感情的人。


她们再让你掏心掏肺的时候你就直接一个大耳刮子呼过去,使劲的呼。


呼不过瘾你告诉我,放着我来。






呵...


这世界多单纯啊,不能让那些动不动就谈感情的人脏了。





           -----《完》



这里是《白爷的情书》。


我是年小七,人如其名,文如暖血。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