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纭︱张弛:我真的买了个锤子

张浩说2021-09-13 08:19:13




作者/张弛

作者简介:即将结束失学的金融狗


现在是凌晨2点,几个小时以前,我刚从上海赶回来杭州,4个多小时以后的8点,我要继续去玉泉校区上中特的课程,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回顾了罗永浩和Smartisan M1/M1L的整个发布会。


嗯,我不但看锤子,关注锤子,我还真买过锤子……


一、我真的买了个锤子


说起来可能大家不信,我是同时知道锤子和罗永浩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胖子是什么维权斗士还是什么新东方名师,只知道一个口才很好的人跨界玩起了软件和手机。


——2013年3月27日,罗永浩和锤子公司发布了Smartisan OS,对,当时发布的仅仅是一个建立在android基础上的OS,可以理解成MIUI的性质。


这场发布会,我是全程看了的,系统优化不谈,美化绝对是做的一流——重新绘制的图标,经验的动画效果,简约的功能界面,极简的美感风格。然后就是老罗的第一个承诺:6月15日,系统公测。


——2013年6月15日,系统如期在官网发布,只不过后面冠上了一串英文:Smartisan OS Pre-α;支持机型:仅有三星的盖世三一款……如果大家理解的OS,是一碗做好的炒饭,那从名称上看,这次的Pre-α就是一碗生米——没煮熟,没加料,没烹饪……


然而,我还是把当时寝室唯一的一台三星盖世三刷了锤子系统,然后当时的舍友宇翔看到乌七八黑的新系统,微微一笑,十动然拒……


虽然一切只是开始,但从那次冒然赶时间发布Pre-α版本的系统,就可以看出来,老罗的想法太多,时间太紧,准备太仓促。 


——2014年5月20日,老罗发布了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也就是大家心目中第一款锤子手机。


2.5D玻璃后盖,听筒和光线感应器集成,全机身无开槽,无死角对称……T1的设计语言堪称惊艳,但价格也同样惊人,3000+。这也是第一次,开始有人说,1000卖手机,2000卖情怀。


这场发布会,我又是全程看了直播,用一句话概括:无论什么配置,无论什么系统,就冲这个硬件的工业设计,我买定了。


然而,这次老罗又出问题了,出问题的依然是时间,从5月27日下订单,到7月底,手机迟迟没有发货——老罗的产能出了问题。当然,当时的我依然贼心不死,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2014年8月,我在3C4U实体店,加价500买了Smartisan T1,嗯,大家没有听错,3500+,我买了个锤子…… 


从系统便利性和外观精致程度看,当时的SmartisanT1几乎完美,但是硬件,只能说够用,再加上我买的是早一点的联通3G版本,仅仅几个月后,移动4G普及,我和别人上网的差距也变成了4G和E的差距。


所以大家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我用3500+的价格,买了一个只能使用移动2g信号的,在工业设计堪称顶级的,锤子。


后面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锤子碎屏,修理需要1000,索性换了手机……


——在2015年,老罗又推出了坚果手机和Smartisan T2,直接打脸“不做低端手机、不做3000以下手机”的承诺。


讲道理,SmartisanT2的工业设计依然领先,尤其是把sim卡槽和音量键相结合、全金属边框无断点,这两个就足够友商学习效仿,但无奈,受制于议价能力和产能限制,T2没有指纹识别,没有顶级CPU,更没有顶级水准的摄像头,硬件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如果说T1严格意义上说是产能不足导致错过了最佳销售节点,那T2基本可以用失败来形容。


对了,中间还有老罗和zealer王自如著名的直播约架,王自如的评测确实有失公允,但老罗急迫地甚至有点粗鲁的证明自己的过程,反而让更多人把关注点从手机转移到了老罗本人身上,当一个CEO,或者一个产品经理,代替了自己的产品站在舆论的焦点的时候,他的产品,就已经失败了。对了,这次掐架也继续做火了王自如,王自如也从单纯的手机测评员,转型成了科技媒体人,这也是后话。


此后,老罗开始蛰伏,而他的锤子T2,继续惨淡着,每每谈起我使用T1的经历,我也开始慢慢学着网上的舆论那样,调侃着,戏谑着。


二、老罗做错了什么


与其说老罗做错了什么,不如看看老罗做了什么,在我看来,老罗无非做了几件事情:


作为一个出色的产品经理,老罗做出了工业设计强于一切对手(包括苹果)的硬件,和在细节很注重用户体验的软件(包括OS、锤子便签等app)。

作为一个卓越的演说家,充分的炒作并宣传了自己的产品。

作为一个失败的CEO,在没有完全考虑自身产能、研发能力、品控能力的情况下,盲目承诺、推进进度,导致了Smartisan OS盲目公测,Smartisan T1产能不足,Smartisan T2草率推出,先后错失了宣传、销售的黄金节点。在更新越来越快的旗舰机竞争红海中,错失了时间和时机,就是失败,甚至毁灭。

作为一个跑偏的代言人,他把没有把锤子变成极客、极致设计的代名词,反而把情怀炒作成了被嘲讽、戏谑的词汇,喧宾夺主。


其实可以看到,锤子核心竞争力依然在——硬件设计,软件体验。但锤子的缺点也太过于明显——除了小厂商带来的产能、品控等以外,其核心问题,就是罗永浩的行为方式。


也因此,当老罗蛰伏了一年踏踏实实做手机的时候,锤子的下一款手机一定值得期待。


三、Smartisan M1/M1L来了


2016年10月18日,老罗终于拿出来了他的第三代锤子旗舰机——Smartisan M1/M1L。


用一句话形容,我只能说:认真做手机的老罗,真的很可怕。


工业设计,虽然妥协,虽然有尴尬的相似,但依然领先:无断点边框,集成了音量键的双SIM卡槽,真皮/镜面金属的材质运用……当然,和iphone4、Smartisan T1这样传奇一样的设计相比,已经平淡了很多。


硬件配置,罗永浩带来了他所谓的肌肉:骁龙821,4080最大电池,5min=3.5hour快充,索尼最大手机摄像头,用三个字形容,就是:没槽点。


但是,最让人惊艳的,绝对是软件:


Smartisan OS3不多提,已经是固有的美化,而讯飞语音输入、big bang、one step,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当我看到并体验了讯飞语音输入以后,我第一次觉得语音识别率达到97%是有多么恐怖。当我看到big bang把手指与手机屏幕的文字输入、复制、转移的交互完美完成的时候,我当时绝对是惊呆的——虽然已经是半夜,但我依然开了瓶可乐,用来平复自己看到big bang带来的冲击的起伏心情。


而且,这些软件,全部开源……


当然,M1/M1L和发布会问题依然很多:比如诟病的抄袭iphone正面指纹识别设计,抄袭魅族m back交互;比如没有黑色机身;比如依然是单摄像头;比如依然拖沓混乱的发布会PPT和发布节奏;比如罗永浩依然嘴上不积德……


可事实是,当我看完视频,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准备上网去入一台的时候,我却发现:官网,京东,天猫,全部售罄……


锤子手机,终于成一款极致情怀的产品,变成了一款有着市场平均旗舰机水准以上产品力的工业产品。


四、为什么


可以显而易见的是,罗永浩变了,锤子科技变了。


从Smartisan T1不考虑使用实际需求的执着的对称、第一代OS蛮不讲理的不能更换壁纸,慢慢开始变得柔和、大众,开始和苹果、三星、魅族、华为越来越一样:


市场需要低端机,好的,坚果来了;

市场需要指纹识别,好的,正面学苹果我也要上;

市场需要高性能,好的,我也在安兔兔跑分;

市场需要我低调,好的,我对友商保持尊重与克制……


虽然罗永浩依然追求顶级工业设计,依然追求甚至强化了解决痛点的系统优化和app开发,但是老罗已经不再执着,甚至不再极致。


如果你欣赏的是最开始的罗永浩,和最开始的锤子,你一定不会理解老罗做这些改变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从生存的角度去看,这一切又变得容易理解:无论你出身高贵,还是天生骄傲,这些所谓情怀和自信的前提,永远是活着。


无论是活得苟且,活得卑微,活得倔强,还是活得骄傲。



我看了Smartisan M1和Smartisan OS 3,0发布会的直播,坦率地讲,我看了锤子科技的每一场发布会直播

本来我想亲手写一篇这样的文章,但后来还是作罢了

我不是锤子科技的热情拥趸,我也不是它的用户,只是从罗永浩海淀演讲开始,我总感觉这个人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的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点击下方链接可跳转原网页,引用请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