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半个世纪的伟业:2016最值得一去的日本四大古城池

仙贝旅行2021-09-13 14:56:57

说到城堡,大多数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大概会是欧洲华丽的古堡,但在日本却能见到东方气质的、更丰富多样的古城池之美。姬路城以238万7996人的年观光人数荣登第二位。大阪城、名古屋城、筱山城,这些常常占据大河剧背景的城郭建筑,无一不象征着某个波澜壮阔、英雄辈出的年代。在珍视文化遗产的日本人的悉心呵护下,我们有幸能半个世纪后仍能触摸到当年的砖瓦。即使是曾毁于战火,后被精心复原的仿品,仍能引人遐思。

 



今晚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日本2016最值得推荐的四个古城池,它们刚从匠人们精心的修复中苏醒,以穿越了半个世纪的“崭新”原貌迎接世人。在这些气魄非凡的古老城郭面前,我们面前的这份和平一定会显得格外可贵。





这座城的美让人有一种出世的错觉,

然而它的身上却镌刻着日本战国时代的腥风血雨,

其防御力绝不容小觑。




1

白鹭之城——姬路城

兵库县


筑城者:羽柴秀吉、池田辉政(1580年)


(左)姬路城大天守1964~2009

(右)修整一新的姬路城大天守2015.3~


俯瞰着姬路街头的这座白鹭之城,去年刚刚经过全新的修缮,随着它的白色变得愈发纯净,那展翅欲飞的姿态也显得更加优雅动人。这座城的美让人有一种出世的错觉,然而它的身上却镌刻着日本战国时代的腥风血雨,其防御力绝不容小觑。


姬路城的修缮工程去年三月刚刚完工,它是继1956年历时了8年的昭和大修理后最大规模的一次维护。不仅对外墙进行了再次涂刷(白漆还有防火之效),就连屋檐上的七万五千枚瓦片都一一取出检查,并替换了近两万枚新瓦。与黑墙的熊本城、松江城(お黒)相对,这样一座纯白色的姬路城恰如它的名字(お白)。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座姬路城的建造者是德川家康的女婿——池田辉政,他的第二位妻子是家康的次女——督姬。之后城主代代更迭,家康的长男松平信康的女儿熊姬、德川秀忠的女儿千姬也都相继以10几万石的嫁妆嫁入姬路城,这些大量的财富都被投入了姬路城的营建中,可以说这座形似白鹭的美丽城池还是一座“女儿之城”。



冷峻的大天守和三座小天守相连,这种联立式的天守不仅让姬路城的外形更加流畅优美,更重要的是能够从四面防御敌兵,有着很强的实用性。


历代城主在对姬路城进行修缮时都会替换上刻有自己家纹的瓦片,因此,现在如果细细观察姬路城的瓦片,能看到各种错综复杂的家纹,其中最古老的丰臣秀吉家纹,仍可以在各处偶然撞见。



城外秀吉时代的石墙仍保存完好,这道天然石累起的墙虽然有易于敌人攀登的缺点,却异常牢固,排水性能也很优异。



大天守二层的地板中间留着手斧的痕迹,这里仍沿用了着秀吉时代的地板材质。




2

金箔之殿——名古屋城

爱知县


筑城者:德川家康 (1610年)



名古屋城的本丸御殿有日本近世城郭殿的最高杰作之称,由此被选为了日本的国宝之一。它与京都二条城的丸御殿并称为武家风书院建筑的双壁。



70年前还未被战火烧毁的名古屋城原貌。



今天的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德川家康在西国和江户之间建立的“中间基地”。1609年,西国的20位大名在德川家康的命令下开始营建名古屋城,并作为受封尾张的德川义直的居所。同年,为迎接将军德川家光上洛,开始营建本丸御殿作为将军一行的留宿之所,1634年,极尽奢华的上洛殿终于完工。然而这座为家光准备的宿城在明治之前,实际被使用的次数只有三次。在江户幕府时代长长的250年里,只有第二代将军秀忠、第三代将军家光、和第十四代将军家茂上洛时在此留宿。这之后,本丸御殿被作为皇室的离宫,转为宫内厅所辖。


现在已经成功复原的本丸御殿玄关恢复了庆长年间(1596~1615)大阪城建筑当初的原貌,主屋的几面屏风画都是在黑漆板上施以金箔,一屋都是熠熠生辉的精美彩绘,极尽奢华。



【两大树御上洛升平宽永行幸之图】。当时将军上洛时浩浩荡荡的一行队伍全部在御殿中留宿。



本丸御殿复原后的效果图,从右至左为:玄关、表书院、上洛殿。目前,除还在修复的上洛殿之外,都已对外开放。


然而,在1945年5月14日美军对名古屋的大空袭中,名古屋城的大小天守和奢华的本丸御殿皆被熊熊的火焰吞噬。在陆军大佐中村重远的不懈进言下,政府对名古屋城进行了应急修缮,各个城门得以保留。直到今天,云集了日本全国优秀的工匠、画师的本丸御殿复原工事仍在进行中,这个硕大的工程耗资150亿日元,共分三期,将于2018年全部竣工,其中书院、玄关、台所栋(厨房)等部分区域已经实现了对外开放。


在名古屋城复原工事的木材加工场,收集了大量树龄300年以上的扁柏,职人们运用这些木材,兢兢业业地进行着精细的工作。



本丸御殿的这个入口当时是只有将军等尊贵的客人才能使用的,即使从昭和初期黑白的照片里也能看到这个建筑的精巧。



本丸御殿表书院的地板和壁画根据江户时代的文献、战前的照片等进行了细致的复原。




3

新任国宝——松江城

岛根县


筑城者:堀尾吉晴 (1611年)



松江城的六层天守去年刚刚被日本文部省评选为最新的国宝。




龟田山是宍道湖畔的一座小山丘,在一片苍劲的老树的掩映下,可以看到松江城飞扬的檐角。这座山阴地区唯一遗存的天守阁去年刚刚被评为日本最新的国宝,雅称【千鸟城】。它最大的看点是天守平侧三层的千鸟破风,檐角构成了富士山一样优美的弧度,配上白漆和中央雅致的“华灯窗”,与二楼主屋的黑墙相映成趣。虽有这样精巧的细节,但不得不说松江城给人的整体印象还是庄重的,低调地散发着一种武家的威严。




松江城是丰臣秀吉时代其麾下的功臣——堀尾吉晴所筑,他曾凭借在关原合战中的赫赫战功入主出云的月山富田城,后据龟田山,筑松江城,守护着这个水陆交通便利的新兴城下町。龟田山南为两川入湖,东为沼泽,西为深田,正是一个理想的城郭筑地。1607年,吉晴取得了幕府的筑城许可,亲自监工,这座松江城终于在8年后竣工——城壁上植松树,掘数条护城河川,名之松江城。沿着松江城北面的护城河,是武家的住宅街——盐见绳街。直到今天我们还能在这里看到18世纪初建造的武士宅邸的原貌,白墙、黑色的格子窗、苍劲的古树,让人不禁遐想起往日之景。日本的著名小说家小泉八云也是这座小城的忠实热爱者,他的故居就在盐见绳街上。



盐见绳街。


松江城虽未经历过战火,但在明治的废城令中,除了主体建筑天守阁和部分石垣之外,几乎全部被毁。松江城的石垣是从丰臣政权向德川政权过渡时期筑城技术的结晶,如果细细打量上面的石头,你会发现一些奇异的记号:石斧形、五角星形、雁形……事实上,当年诸多大名响应了德川家康下达的“天下普请”的号召,协助筑城,在搬运石料的时候每家会在石材上做上自己的记号,以示区分。现在我们在大阪城、江户城、筱山城等地都可以看到这些神秘的记号。而光是松山城中残留着的记号就达15种之多,这些400年前的图案,现在仍然可以被触摸到。



松江城城内的建筑风格也处处体现了武家的朴实刚健。由于当时很难入手这么粗的原木,我们可以在二楼的大木柱上看到粗大的扒钉。这种技法也被运用到了约1世纪后的东大寺的复原工事。



石垣上的各种神秘记号。




4

隐居之庭——金泽城·玉泉院丸庭园

石川县


筑城者:佐久间盛政( 1580年)



随着去年3月北路新干线金泽站的开通,金泽城的玉泉院丸庭园也终于完全复原。1581年,织田信长的四女永方下嫁前田利家的嫡子利长后,后利长去世,永方便是在这里出家隐居。现在复原的这座小巧的回游式庭院的西侧有一座玉泉庵,这就是这位深爱丈夫的女子度过余生的“隐居书院”。



金泽城。


春之庭园。


自中世以来,日式庭园常以瀑布或是枯瀑布为造园中心,而在玉泉院丸庭园东侧的【色纸短册积石垣】可以说是瀑布石中最独一无二的。竖直的长方形切石组成了一个色彩各异的斜面。用切石实现了枯瀑布的具体化,是在日本的庭园中独一无二的风光。


秋天的枯瀑布和【色纸短册积石垣】。


漫步在枯瀑布西侧的回游式庭院里,仿佛可以嗅到江户时代的气息,移步换景,不如把这份雅兴再次寓于茶席之中。茶席之一的“唐伞”已经在这里得到了复原。再看池泉的北侧,一座小洲浮于湖面,岸边设有游舟用的船屋。当然,美丽的假山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这座小洲建于安土桃山时代,当时发掘出的古绘图也一并得到了复原。



周末园中会有幻想灯光秀,以表现四季之美为主题。分为“宵之庭”、“夕阳之庭”、“月见之庭”。


雪中金泽。



金泽城之夜。


日本VIP专属定制旅行

1.专业私导贴心服务

2.高端专车全程接送

3.帮您定制专属行程

4.代订高级餐厅及会员制酒店

5.还有行中全程在线管家服务

扫下方二维码,立刻咨询

↓↓↓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开启你的日本深度定制之旅

↓↓↓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