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埠 | 中国原油进口多元化,非洲原油占比会下降

安哥拉华人报2022-08-19 10:48:39






核心提示:随着原油进口多元化策略的推进,未来中国原油进口结构会发生改变:非洲石油出口国原油占比会下降,而俄罗斯和拉美原油占比会上升。中国原油进口之路正越走越宽。


据国际先驱导报消息,今年7月,安哥拉超过沙特、俄罗斯成为当月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这一变化释放了这样的信号:随着买方市场的到来,市场上原来的“霸主”们正在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和更多的挑战者。


对于我国而言,虽然原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60%,但随着选择越来越多元、渠道越来越丰富,我国原油进口之路正越走越宽。


安哥拉成原油进口“月度冠军”


,7月我国从安哥拉的原油进口量同比大涨23%至471.9万吨,历史上首次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当月我国第一大进口原油来源地。


一下子跃居进口榜首位,安哥拉令不少人感到吃惊。实际上,长期以来,安哥拉一直处于中国原油进口排行榜的前列。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是仅次于尼日利亚的非洲第二大产油国。石油是这个国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支柱,石油收入约占其GDP的52%,税收收入的70%,出口收入的95%。


2014年下半年起,国际油价开启断崖式下跌。当国际油价从每桶100美元(1美元约合6.66元人民币)以上,跌至二三十美元,全球石油产业都深受重创。对石油收入极为依赖的安哥拉更是苦不堪言,面临现金流严重短缺的困境。


隆众石化网分析师李彦表示,一直以来,安哥拉对我国原油出口占其原油产量的50%左右。另外,从今年2月开始,安哥拉将石油产出与先期贷款协议捆绑,增加对我国石油出口以偿还贷款。这使得更多的安哥拉原油进入中国,因此,成为单月的冠军并不意外。


在2015年之前,沙特几乎一直是我国原油进口最大的来源地。不过,自2015年以来,沙特的“冠军”地位受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挑战。自2015年至今年7月的19个月份中,有7个月俄罗斯超过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地。而这次安哥拉“夺冠”,也说明了沙特这个原油市场霸主正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者。




地方炼油企业准入改变进口格局


沙特“冠军宝座”受到挑战,与2015年起我国向民营地方炼厂放开进口原油使用权有很大关系。目前已经有12家地方炼油企业获得原油进口权,16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地炼正成为改变我国原油进口格局的一个关键因素。


进口渠道敞开之后,恰逢国际油价低迷,地炼企业对原油进口的热情高涨。目前每个月以地炼名义独立报关的进口原油数量大约占进口总量的6%~10%,而若计入中联油等企业代为进口的份额,地炼占进口原油市场的比例还将增加。


之前沙特原油主要是中联化这类的央企石油巨擘在进口,即便现在民营地炼的使用量也很少。而由于价格和结算方面的便利,俄罗斯的进口原油开始受到民营地炼的青睐,去年以来进口量明显增长。


李彦表示,今年5月、6月和7月,俄罗斯、沙特和安哥拉轮流成为单月冠军,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据其介绍,我国从沙特进口较多的油种是沙中原油(Arab Medium)和沙重原油(Arab Heavy),以沙中原油为例,其特点是:高硫中质原油;产出的石脑油是优质的乙烯原料;柴油馏分性能较好;减压渣油中的残炭和金属含量不高。适用于硫加工适应性强、需要提供乙烯料、或者需要提供渣油加氢原料的炼厂。而地方炼厂,多数没有大乙烯装置,需要提供乙烯料的炼厂多集中于中石化和中石油。


俄罗斯方面,我国从俄罗斯进口较多的油种是ESPO原油,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产量大;减压渣油性质好,是优质的催化掺渣料。减压渣油是焦化装置的主要原料,优质的减压渣油掺混后又可作为催化装置的原料,而地方炼厂素以庞大的催化、焦化这样的二次加工装置著称。


目前我国从安哥拉进口较多的油种是卡宾达原油(Cabinda)、罕戈原油(Hungo Blend)和帕兹夫罗原油(Pazflor)等。以罕戈原油为例,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石脑油和渣油收率适中;减压渣油可作为催化掺渣原料。适用于需要催化掺渣料或者需要补充部分芳烃原料的炼厂。而地方炼厂近年来新上重整装置居多,石脑油作为重整装置原料,其需求也在提升。


“地方炼厂对进口原油需求的不断增长,使得沙特不再一家独大,”李彦表示,除传统优势的中东地区外,俄罗斯、非洲和南美洲地区也开始成为炼原油的主力区域,而沙特、俄罗斯和安哥拉“三国杀”的局面,可能会更加频繁地出现。


过剩的市场,紧俏的买家


今时不同往日,供应过剩的压力使得全球原油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变为竞争激烈的买方市场。


北美非常规油气开发技术的突破使得页岩油、致密油得到开采利用,大量的新增产能搅乱了此前中东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


持续了两年多的“价格战”并没有将页岩油完全挤出这个市场,美国页岩油产量虽然增速在放缓,但仍维持较高位水平。而且,随着今年上半年国际油价“复苏”,页岩油生产又开始抬头。


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6日当周,美国原油钻井平台数量增加2口,增至416口,刷新7个月高位,且在过去的16周时间里美国原油钻井有14周处于增加状态。从近期美国石油钻井数量变化来看,美国石油钻井平台数量在不断复苏。


面对着低迷的油价,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一直以来并没有进行过实质性的干预。相反,为了争夺市场,欧佩克成员国加足马力生产。


日产量3000万桶是欧佩克设定的产量上限,而现如今,这已成为一纸空文。今年7月欧佩克原油产量创出历史新高,超过3300万桶,主要原因在于沙特、阿联酋、伊朗等海湾地区成员国继续增产,其中沙特日产量达到1050万桶,达到历史新高。


在今年二季度,人们曾乐观地判断石油市场会在下半年实现再平衡。然而,现如今看来,石油市场的复苏之路坎坷异常。


9月13日,欧佩克上调对非欧佩克国家2017年原油供应的预估,因新油田陆续投入运营,且美国页岩油厂商对低油价的适应能力比预期高,表明2017年油市供应过剩程度将更高。


竞争日益激烈的卖方市场正在积极寻找最优良的买家。放眼全球,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正在从一个原油进口大国逐渐向出口大国转型,市场广阔、需求旺盛的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成为最佳的选择。


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影响,我国石油消费增速呈现放缓的状态。不过由于近年来国际油价低迷、原油进口资质放宽、原油储备步伐加快等因素,我国原油进口量仍在迅速攀升。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度《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石油净进口量3.28亿吨,同比增长6.4%,对外依存度首破60%,达到60.6%。,今年1~8月,我国累计进口原油2.51亿吨,同比增长13.5%;进口金额为4758.3亿元,同比下降17.9%。


与原油进口强劲增长相伴而来的,是中国炼油行业产能的持续扩张,而这种产能扩张与同时进行的战略石油储备补充,使得原油进口持续增长。渣打银行称,预计到2018年末或2019年初,中国的原油日进口量将会突破1000万桶。


普氏能源资讯亚太原油和炼油产品管理总监卡伦·陈说:中国正在推动着全球石油市场的需求。投资者和石油公司非常有兴趣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的石油消费规律和炼制能力。




中国拥有更多进口主动权


在专家看来,从长期来看,美国原油进入全球市场流通后,将进一步加剧国际原油卖家之间的竞争。未来,在欧洲、亚洲两大原油进口市场上,俄罗斯和中东的市场份额很可能被美国所抢夺、削弱。而中国作为潜力最大的买家可能因为更多的选择而受益。


除了中东、俄罗斯等我国传统原油供应商之外,南美、加拿大等一直依赖向美国出口石油的国家也开始在亚太、在中国寻找新的客户。在2015年12月19日,美国解除了实施了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积极地加入到了卖方的大军当中。今年年初,中石化已经开始从美国采购原油。


普氏认为,随着原油进口多元化策略的推进,未来中国原油进口结构会发生改变:中东原油占比会下降,而俄罗斯和拉美原油占比会上升。


买方市场的充分竞争,让中国原油进口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多元化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我国原油进口的渠道也越来越丰富。


长期以来,我国绝大部分原油都是从海上运输。马六甲海峡被业内比喻为原油运输命脉。过度地倚重,给我国石油供应安全带来了风险。为了保障原油供应安全,我国加快建设西北、东北、西南原油陆路运输管线。


其中,作为我国西南原油输送的重要通道,中缅原油管道为我国原油海上运输绕开马六甲海峡提供了可能。中缅输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每年2200万吨,可以输送来自中东和西非的原油,该管道已于2014年下半年竣工。


近日,东北原油进口通道又有了新的进展。今年8月13日,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在黑龙江省加格达奇地区开工建设,这是深化中俄两国在能源领域合作的重大工程。


该管道起自黑龙江省漠河县兴安镇附近漠河首站,途经黑龙江、内蒙古两省区,止于大庆市林源输油站,与已建成投产的中俄原油管道一线并行敷设,全长约940公里,管径为813毫米,设计输油能力为年1500万吨。计划2017年10月底具备投产条件,2018年1月1日正式投入商业运行。


在专家看来,管道运输具有高度的隐蔽性、稳定性、连续性,同时具有不受一般天气变化干扰等多重保障因素。一方面可以为国家提供稳定油源,另一方面将更为有效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使得传统原油输送方式得以逐步革新。


推广:





丨推荐阅读: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