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ople】杨牧石 在极致的疯狂中走向虚无

ARTYOO2020-10-17 15:24:11

三年,没有间隙的工作,不停地切割,打磨。在身体的极致消耗中,这些看起来尖锐的、危险的、无用的、虚无的黑色块体,构成了一个疯狂的世界。这是杨牧石三年所有精力和时间挤压在一起的物证,一个虚无的结果。

 


  • 艺术家杨牧石


曹丝玉=曹 杨牧石=杨

 

时间的凝结

 

曹:先从这个展览开始聊起吧。

杨:这次展的是我三年中所做的九组作品。他们基本上是通过长期劳作完成,而工作方式则比较极端。我每天去工厂“打卡”,从早做到晚,没有停息直至布展前一天。

曹:在设定好的行为极限中生成结果,包括你对身体或工具的使用?

杨:首先结果不是预设的,是在耗损与伤害中持续产生的。在结果背后所涵盖的是一个消耗性的过程以及疼痛的体验。


  • 《复盖》  2008-2016 旧油画、黑色丙烯 76件绘画、357×554cm

曹:这些黑色的画面是怎么形成的?

杨:是在怀疑和否定中产生的一种动作,然后通过反复行动之后进行的终结。这些作品是“画的覆盖”,也是冲突中所带来的终极体验。里面有我用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印象派,抽象表现主义以及苏联派手法进行创作的绘画。

曹:为什么用黑色?

杨:颜色让他们失去原本的状态,异化成了坚硬,有暴力感却毫无意义的东西。

 

  • 《复盖》(细节)


曹:创作的周期不止三年。

杨:《复盖》是从08年就开始进行的,而另外八组作品是在2013至2016年间生产出来的。

曹:许多作品都用了大体量的木头。

杨:有买来的多层板,二手店收集的老家具,工地上得到的废弃建材,以及装修用的实木板等。



  • 切入-柱 2015 榆木实木板、黑色喷漆 17件,每件高173cm、直径50cm


  • 切入-柱 (细节)


曹:这些向上的尖形的木头或球状物也是拼接在一起的吗?

杨:有生磨的,切的,刨的,也有拼接和组合的,甚至有粘的。

曹:这些大体量的木头的作品,表面看起来都是块状的,整体性的。

杨:他们被改变得很彻底,意外的完整,变态的整洁,极端的尖锐。


  • 《组建》 2016 木料、黑色喷漆 20件,每件220×80×45cm


  • 《组建》(局部)



 

极限的消耗

 

曹:这三年经历了什么?这些作品就像你所有精力的物质化的集合。

杨:毕业后在黑桥待了三个月,然后就回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厂里待了三年。

曹:后来搬去了哪里?

杨:转掉工作室后回到了上海。我住的地方叫徐泾,是个离机场5公里的乡下。回家去设计公司上了一周班,觉得自己真不是那块料,就开始做东西了。

曹:在过程里面是如何消磨自己的?

杨:极度认真的做些没名堂的东西在最美好的时光中。


  • 《消磨》 2013-2016 木料、铝板和黑色喷漆 55×510×780cm


曹:当这种虚无填满了所有的时间时就会呈现饱满。当这种虚无填满了所有的时间时就会呈现饱满。

杨: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吧?

曹:但没有在现实中的位置。

杨:我做的就是现实,无奈的接受,被迫的改变。


  • 《消磨》 (细节)

 

曹:因为大家还是会在作品里找到已有的经验,但又有点陌生。

杨:是的。

曹:怎样的临界点?

杨:紧绷的状态,要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样。

曹:时间在你的作品中是怎样的存在?

杨:被浪费了,用那么久做这样一个事儿。


  • 《拼接》 2016 木料、黑色喷漆 200×300cm


曹:你的作品既然在讽刺这种生产,在质疑大规模生产的有效性,那我买的作品买的是什么?

杨:买的是寂寞,孤独,冷漠与伤害,当然都是被迫的。

曹:钱也挺虚无。

杨:也能用。

 



疯狂

 

曹:你用很危险的工具,切割贴在镜面上的木片。

杨:《割离》是另一种极端,切不好手指就没了。


  • 《割离》 2013-2016 木料、墨、玻璃 163件,150×150cm

 

  • 《割离》(局部)


曹:这件作品的木料又是从哪里来的?

杨:收集来的房梁木,本来用作栋梁的,后来房屋要改造被拆被遗弃。但我把它的两头都削尖了。

曹:你的力量在这里面是什么作用?为什么要做对这些被遗弃的东西做尖锐化的处理?

杨:刨完以后看起来很危险。


  • 《刨除-栋梁》 2015 房梁木、黑色喷漆 55件,每件长200cm、直径9cm

 

曹:一个人的两面性消失了,这是最无力的结果。

杨:对,从任何一面都无法靠近,独立在那儿,只能看看。

曹:你的作品非常物质化,很实,但不是雕塑层面的考虑?

杨:只是雕塑层面就太狭隘了。


  • 《侵蚀》 2016 聚丙烯泡沫、黑色丙烯 7件,每件300×121×63cm


  • 《侵蚀》(细节)

 

曹:你看重石头、木头、泡沫等等这些材料的工业属性和社会性象征。

杨:是,很重要。

曹:你希望作品看起来像什么?

杨:一个东西,或一组东西,里面有东西。

 


  • 《粘连》 2013-2016 木屑、金属屑球、黑色喷漆 277个球,尺寸不等;18×433×132cm,尺寸可变


  • 《粘连》(细节)


曹:比如这些球?

杨:他们就在那了,只是存在,没有道理。

曹:你更多地会考虑作品在社会环境里面的状态。

杨:会的。

 

特别鸣谢:麦勒画廊



杨牧石,1989年生于中国江西,201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中国上海。个展:“无效生产”(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中国北京,2016);“无”(巴黎艺术城,法国巴黎,2013);“不能飞”(兼容的盒子,中国上海,2012);联展:“转向:2000后中国当代艺术趋势”(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中国上海,2016);“每日形式”(BANK,中国上海,2016);“我们——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力量”(chi K11美术馆,中国上海,2016);“保诚眼——亚洲当代艺术”(新加坡金莎科学艺术博物馆,新加坡,2016);“不定式—2016成都东湖跨年艺术季青年展”(中国成都,2016);“第五届厄勒布鲁市OpenART双年展‘无忌——来自中国的年轻一代’”(厄勒布鲁市美术馆,瑞典厄勒布鲁市,2015);“时空书写:抽象艺术在中国”(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上海,2015);“第二届CAFAM未来展‘创客创客——中国青年艺术的现实表征’”(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北京,2015);“旋构塔—2015中国青年艺术家推介展”(北京时代美术馆,中国北京,2015);“常青藤计划2014—中国首届青年艺术家推荐展”(中间美术馆,中国北京,2014);“ ‘聚光’水立方城市公益艺术展”(水立方,中国北京,2012)



 



ARTYOO, 艺术需要体验


Experiencing Art, Experiencing You.


www.artyoo.com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还可以点击/搜索 ARTYOO微信号,直接关注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更可以成为我们的用户


ARTYOO网址:http://www.artyoo.com

ARTYOO官方微博:@ARTYOO网站

ARTYOO助理微信号:dryoo_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