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水泥和钢铁,覆灭了那份最纯净的心灵

名家散文2020-06-29 13:55:02

每年开春,仿佛无意中突然发现土中冒出了稚嫩的青草,树木抽出了小小的绿芽,那时候会有一种多么纯净的喜悦心情。


记得小时候,在屋外的泥地里埋几粒黄豆或牵牛花籽,当看到小小的绿芽破土而出时,感觉到的也是这种心情。


也许天下生命原是一家,也许我曾经是这么一棵树,一棵草,生命萌芽的欢欣越过漫长的进化系列,又在我的心里复苏了?



唉,人的心,进化的最高产物,世上最复杂的东西,在这小小的绿芽面前,才恢复了片刻的纯净。


现在,我们与土地的接触愈来愈少了。砖、水泥、钢铁、塑料和各种新型建筑材料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我们把自己关在宿舍或办公室的四壁之内。



走在街上,我们同样被房屋、商店、建筑物和水泥路面包围着。我们总是活得那样匆忙,顾不上看看天空和土地。


我们总是生活在眼前,忘掉了永恒和无限。我们已经不再懂得土地的痛苦和渴望,不再能欣赏土地的悲壮和美丽。



这熟悉的家,街道,城市,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有时候我会突然感到多么陌生,多么不真实。


我思念被这一切覆盖着的永恒的土地,思念一切生命的原始的家乡。


久住城市,偶尔来到僻静的山谷湖畔,面对连绵起伏的山和浩淼无际的水,会感到一种解脱和自由。


然而我想,倘若在此定居,与世隔绝,心境也许就会变化。



人及其产品把我和自然隔离开来了,这是一种寂寞。千古如斯的自然把我和历史隔离开来了,这是又一种寂寞。


"生命"是一个美丽的词,但它的美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掩盖住了。我们活着,可是我们并不是时时对生命有所体验的。


相反,这样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们倒是像无生命的机械一样活着。



生命平静地流逝,没有声响,没有浪花,甚至连波纹也看不见,无声无息。


我多么厌恶这平坦的河床,它吸收了任何感觉。突然,遇到了阻碍,礁岩崛起,狂风大作,抛起万丈浪。


我活着吗?是的,这时候我才觉得我活着。情欲是走向空灵的必由之路。本无情欲,只能空而不灵。



愈是自然的东西,就愈是属于此的生命的本质,愈能牵动我的至深的情感。例如,女人和孩子。


现代人享受的花样愈来愈多了。但是,我深信人世间最甜美的享受始终是那些最古老的享受。


最自然的事情是最神秘的,例如做爱和孕育。各民族的神话岂非都可以追溯到这个源头?



橘黄色的路灯,红绿灯,在深蓝色天空的背景下闪着鲜艳的光芒。色彩的魔力,色彩的梦。


色彩的力量纯粹是魔术和梦幻的力量,它刺激眼睛,使人想入非非,被光的旋律催眠,陷入幻觉之中。


皱着眉头。你问我想干什么?我想把天下发出噪音的金属器具,从刀锯斧刨,到机器马达,统统投进熔炉,然后铸成一座沉默的雕像。


作者 / 周国平

出处 / 《自然和生命》

(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小编微信:wyspsh)

名家经典美文

【不用多,每天读篇好文,每天进步一点】

字帖 | 名家 | 随想 | 经典

小编微信:wyspsh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