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风采】李锦成:方寸之间镌镂万千气象

监利人杂志2020-10-17 13:21:58

《监利人》第57期微信版,每日精选,欢迎关注!



【游子风采】

李锦成:方寸之间镌镂万千气象

文 / 杨忠锦



重阳风爽,落木萧萧。


步入位于中北路101号的海山文化艺术城。幽静雅致的氛围,顿时隔开了大马路上的拥挤与喧嚣。


我们脚步轻移,来到青年篆刻家李锦成的工作室。迎面的门楣上,由湖北省书协主席徐本一先生题写的“恭宽馆”,几个行楷大字,灵动而典雅。而门两侧,各立有一枚巨型印章,上面的印纽,镌刻着两只目光炯炯的狮子。进得门来,只见红木橱窗及展柜里,陈列着色彩斑斓的各种篆刻印材,或方,或圆,或扁,或平头,或异形。泛出如云如霞的幽光。李锦成一一指点:有浙江青田石,有福建的寿山石,还有来自更远处的内蒙巴林石……



右侧的墙壁,山水画幅之上,高悬一幅取自王勃《滕王阁序》中“逸兴遄飞”的横幅,据说是出自山东省泰山市书协主席倪和军先生的手笔,是一幅难得的小篆书法作品!


我们在左侧内间的茶几前坐下来。在李锦成娴熟地摆弄茶具的当口,我们看到他浓密的黑发下,脸庞棱角分明,眼眸漆黑深邃,鼻梁修直高挺。在我们的想当然中,那些潜心于书画篆刻的儒子们,应该是躬身伏案、皓首穷经的老者,怎么也与面前这位刚过而立之年的时尚俊男沾不上边儿。


“我的工作室命名为‘恭宽馆’,取自我祖父的名讳:李恭宽。”在缕缕茶香中,李锦成饱含深情地述说着,“我正在创作一套组印,也就是东方圣哲孔子的《论语》选句。一是为了重温经典,二是为了纪念我的祖父。因为我祖父的名字取自于《论语•阳货》中‘恭、宽、信、敏、惠’的头两个字。——完全可以这样说:我艺术生涯的第一步,就是祖父扶着我走出来的!”


01

抄写《说文解字》的乡村少年



1983年,李锦成出生在监利县的一个书香世家。


幼时,祖父时常向他讲述自己从土改直到文革中屡受批斗的屈辱历史。旧社会里爷爷是个享誉一方的教书先生。他饱读诗书,写得一手好字。信奉“耕读传家”的爷爷,教书之余,与奶奶勤扒苦做,俭朴度日,置买了几亩薄田,就因此在改朝换代时划为“四类分子”,一下子坠入了坎坷、曲折的人生渊薮,在土改及文革的批斗中遭到严刑拷打而致残,险些丧命!


但饱经生活磨难的李恭宽老人,从没放弃对孙子们的管束与教导。从李锦成发蒙上学的那天起,放学回家将书包一放,祖父就拿出字帖,要他照着学写毛笔字了。从描红到放手要李锦成自己照着字帖书写,写得好的字,祖父就笑着在旁边画上一个小圆圈;一旦小锦成心里挂记着与小伙伴们去玩儿将字写差了一些,祖父就再拿出几张纸来,捻亮煤油灯的灯芯,板着脸说:“每个字罚二十个,不写好不准睏瞌睡!”



青年篆刻家李锦成


“嘿!说起来真有意思,我读初中时,一手好字已经写到全校闻名了!连几个老师都要我给他们刻写、油印复习资料及模拟试卷。课余最感兴趣的是那本《古文字字典》。记得我翻开一看,简直是惊呆了!各种字体的演变,仿佛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小生灵,挤挤挨挨、笑笑喊喊地向我跑过来。尤其是那些大小篆,我一下子就喜爱上了! 使我又记起儿时的美术课本上有吴昌硕、齐白石的篆刻作品,那金石红泥间的中国古韵就这样就吸引了我。”


于是,少年李锦成将钉子磨得锋快,当作刻刀在塑料麻将上,用稚嫩的线条刻下了自己的第一枚姓名印。从此,他对篆刻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各类金属、木头、石头都尝试过,李锦成最终还是迷上了石头。课余时间就手抄许慎的《说文解字》和《篆刻字典》上收录的古文字,尤其是那些大篆、小篆,形体匀逼齐整,保存着古代象形文字的明显特点,给人一种原始古朴的美感。从此,各种印石、印泥、刻刀,他常伴左右,一边以明清各书家的篆体字、如吴颐人的《篆刻五十讲》等书为蓝本学习揣摩,一边操刀镌刻。寒来暑往,李锦成所镌刻的印章,可以毫不逊色地称之为“篆刻艺术品”了。


02

以篆刻为业的高校生



珞珈山下的四度春秋,李锦成与文学结缘,与艺术结缘,而篆刻,更是不离不弃。


“你问到我喜欢读哪些书吧,除了中外文学名著之外,我还喜欢读那些史学、哲学一类的书籍,像余秋雨、周国平的著作。还有那些画家、书法家的作品。”李锦成话锋一转,“当然,我课余的大量时间与心血,还是花在了篆刻的创作上了。”


李锦成清楚地记得,在读大一的时候,他就远赴浙江青田,除了采购作为篆刻石材的青田石,更是以“印”会友,拜师学艺,让他大开眼界。


李锦成也清楚地记得,另一所名校的一位教授在一次书法展览上赠予他一本书法篆刻著作。他得到这本书后,当即登门拜访,让这位爱才的教授喜欢上了他。这位教授时任武汉市高校书协的领导人,便热情地为李锦成牵线搭桥,让李锦成接到了一批篆刻印章的活儿,赚取了一笔不菲的润格费。



李锦成在徐本一老师书房


 “书法篆刻并非我所学的专业,但她似乎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刻印于我就像写作似的,想到什么就刻下什么。” 李锦成向我们倾吐初心,“在课余精心篆刻的时间里, 我不为取悦他人,只求满足自己精神上的需求。我还拜师,访友,结交了国内大批书法篆刻家,积累了可贵的人脉资源。”


2008年,李锦成大学毕业。武大中文系的才子,在求职的市场上,机关事业单位向他敞开了大门,杂志编辑部向他敞开了大门,武汉的重点中学也向他敞开了大门。但他放弃了这一切,在武大附近租了间房子,决定以篆刻为业,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当然,这在常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但艺术家就是有点我行我素的范儿,没办法。


就在这一年,李锦成自费编印出版了一本叫做《时光刀》的书。虽是一本很普通的小册子,但却让读者在书中真正领悟到:篆刻艺术独立于书画,自成一格,却又与书画艺术有着密切的关联,篆刻前的字体书写,篆刻后的印章作品,无一不是书法的表现。篆刻艺术的制作过程,就是书法、绘画、雕刻三者结合的艺术。


2011年,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特邀作品展中,李锦成入展的篆刻作品好评如潮。


就在这年冬,李锦成受邀参加某市书画家协会的一次大型年会。在召开会议的酒店大厅里,李锦成的篆刻展台格外引人注目。很多人都按捺不住心中隐隐的兴奋,纷纷地过去观看和询问,并且请他当场篆刻。而李锦成似乎一刻也没闲着,埋头篆刻,间或抬起头来耐心地回答旁观者各式的提问。旁观者们游目骋怀,尽情地感受着李锦成“方寸之间”的“大千世界”。他们都觉得李锦成的篆刻师古不泥,疏密对应,相互揖让,工整匀称,章法富于变化。每刻一件都会给人以美的陶醉,力的震撼。书画界的一位著名老艺术家当场评价说:李锦成温文尔雅,刀石流美,锦然天成。其篆刻异彩纷呈,风格多样,或婉约蕴藉,或古拙遒劲,或春意盎然,或诗情浓郁,或粗犷,或典雅……他所作于技法之外的无序中,营造出深厚的文化底蕴,落落大方,格调高雅,洋溢着金石之味,书卷之气,学者之识。


03

右手中指弯曲变形的恭宽馆主



2012年,在海山艺术城,李锦成的工作室进驻此地。


2014年初,由山西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力作——《恭宽馆印谱》。当李锦成拿出这本书赠我的时候,只见简约而朴素的封面与封底上,印有李锦成自己创作的篆刻作品,鲜亮而醇厚。


“篆刻艺术,是书法(主要是篆书)和镌刻(包括凿、铸)结合,来制作印章的艺术,是汉字特有的艺术形式,迄今已有三千七百多年的历史。篆刻兴起于先秦,盛于汉,衰于晋,败于唐、宋,复兴于明,中兴于清。”在我赏玩这本书的时节,李锦成大谈篆刻之道来了,“篆刻艺术的美,在于她天然、沉静、古朴、典雅。小小方寸间,充满时间的古朴和空间的浑厚。经过时间的磨砺,仍能以温润的光泽、古雅的韵趣,引人玩味。 篆刻与诗书画同为姊妹艺术,在中国书画领域是不可小觑的。千百年来,文人们约定俗成的在墨迹上盖印,不仅有姓名印,书斋印,闲章的内容也是丰富多彩,别开生面。为什么要盖印?所谓画龙点睛,书家们意犹未尽啊!不仅丰富了书法作品的形式美,更重要的是她直接将书家们引向了物我两忘的精神境界,产生更美更强的艺术感染力。基于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对书法字体的认识以及对篆刻艺术的审美,篆刻家用刻刀将思想注入印石,赋予每一块印石新的生命。文字跳跃在印章上,彰显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和独特魅力。 在快节奏生活的时代,能够潜下心来慢慢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实属不易。也正是因为篆刻家的热爱与坚持,让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文化的篆刻艺术得以传承,历久而弥新。”



李锦成在工作室创作中


说话间,李锦成拿出几枚印章,置于案头。从印纽的雕镂,说到边款的刻写,再谈及印面的篆刻。如印纽的镂刻,有古兽、人物、花鸟、鱼虫;有的端庄威严,有的憨态可掬,有的栩栩如生,有的活灵活现;而印面刻有诗词,警句,吉语,姓名,书斋等等。但我这个门外汉,哪里懂得这些道道?我只是注意到他的右手中指,竟然因常年刻印而弯曲变形了!


“一把刻刀,终年镂刻,多少年就这么过来了!”李锦成索性伸出那个手指头给我看,然后大发诗兴了,“但精美绝伦的篆刻艺术,让我乐此不疲。当刻刀在印石上游走的时节,我往往沉醉与刀与石的碰撞之中。一切与篆刻相关的词语,诸如‘印象’、‘铭记’、‘深刻’、‘烙印’等,离开了篆刻,它们还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吗?没有了篆刻,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这么鲜活且激动人心的语句,不知会变得多么空洞!——我向来少年老成,很多年前我就一直在寻求生命的意义,追问人生的终极价值。生命是短暂的,但艺术可以拯救我们。我们这些肉身凡胎,在时间的长河里显得多么短促,但这些印石篆刻,这些精神家园的珍宝,却能够历千年岁月风云,在寂静中奏响自己生命的凯歌!篆刻,汉字最优美的舞姿。印石,篆刻最得意的舞台。让我们尽情地品味这石头上的盛宴吧!”


“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走出李锦成的恭宽馆,我想起宋人陆游《闲居自述》中的两句诗。


【链接】人物名片

李锦成(1983-)、字启德,别署恭宽馆,湖北监利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师从韩天衡、黎伏生、朱恒吉老师学习书法篆刻,随高级工艺美术大师张爱光先生学习印纽。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协会员,武汉市书协理事,武汉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委员会委员,中流印社印学部主任,东岳印社理事,青田印社副秘书长,荆南印社副社长。作品重要入展 :西泠印社第七届全国篆刻艺术评展;西泠印社第八届全国篆刻艺术评展暨“百年西泠,金石华章”全国篆刻艺术选拔大赛入现场总决赛;西泠印社“印汇天下”全国印社邀请展;首届爱国、和谐“朵云轩”杯全国青年篆刻作品展(优秀奖);第七届全国书法新人展;首届“乾元杯”全国书法作品展;湖北省首届书法艺术节邀请展;湖北省第七届书法篆刻作品展;湖北省第二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湖北省第八届书法篆刻展(优秀奖);监利县人民政府“书法突出贡献奖”等。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