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越狱

摩罗街2021-09-12 14:21:07

    龙本信司将扣出的口子用剪刀使劲地上下切割,密封条松动了不少,远远可以听见一些来往货轮的鸣笛声,甚至还可以听见不远处有人用粤语指挥吊放货柜的口令声。看样子这里应该是香港的某处海湾,专门用来堆放集装箱的什么码头,天色已经渐晚,应该是货场要下班的时候了。

    龙本信司努力用剪刀使劲划,可是这只是两片玻璃钢的接缝,即使再宽,顶多也只是伸出只手,想整个人逃出去根本不可能。折腾了半天,他发觉想用剪刀划出的缝隙里钻出去是绝无可能,只好沮丧地坐下来休息。

    这让龙本信司觉得十分窝囊,自己从上海偷渡出来后,经过几十年的打拼,也算事业有成,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居然被人给绑架到了这个货柜改成的囚室里,实在是太可笑了。想着老万还有阿宝一定在到处寻找自己,可是自己一点也没办法通知他们,龙本信司焦躁地用头抵着墙壁,重重地撞击着自己的脑袋,玻璃钢的柜壁上传来有节奏的“咚咚”的撞击声。


    忽然,他隐约听见远处有人用中国话在说:“哪里来的声音?”“听声音好像是小日本的货柜那里?”这让龙本信司顿时喜出望外,外面似乎一阵噪杂,但是很快就听见有人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你们,干什么?这里是三井会社的地盘,和你们支那人没关系。”显然黑龙会的人在阻止有人靠近囚禁龙本信司的位置。

    “小日本堆场还有自己的保安?都放了什么东西,这么神秘?”“算了算了,走吧,也不管我们事情,喝酒去,操那份心干嘛?”声音渐远,似乎先前好奇的中国工人一个个离去了,龙本信司想高声呼救,可是明白这样非但救不了自己,还可能激怒黑龙会的人……果然,没一会,监视孔的盖子被打开,一个日本人冲着龙本信司怒斥道:“混蛋东西,想找死是么?乖乖呆着,别耍花招,想合作了再放你出来!别再给我们惹什么麻烦!”

    说完,对方合上监视孔的盖子,龙本信司一言不发,脑子里静静回放着刚刚的一幕:显然,自己就是被关押在某个货场里,自己呆的就是个货柜改建的囚室,这片应该是日本某个船运公司的货场,但是附近有很多中国的作业工人,但是黑龙会在四周布下了一些保安看守自己,即使自己能挖出什么洞,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顺利逃出这些人的看守。

     他焦躁地一边想着,一边捏着手里的剪刀往地上踱着,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用手里的剪刀金属柄试探地在玻璃钢的柜面敲击了几下,虽然很轻,但是因为材质坚硬,声音还是很清晰,他脑子里有了个主意……


      

     雍仁会馆内,黄玉林爵士正想和阿宝以及豪叔解释海图隐藏的秘密,忽然阿宝的身上的手机想了,阿宝瞥了一眼,电话竟然是之前的香港警察罗清远督察打来的,阿宝疑惑地接起了电话:“喂,罗先生,你好,这么晚……”电话另一头还没等阿宝寒暄完,电话里,罗督察快速地说道:“你们还在雍仁会馆吧,准备下,我派人来接你们,龙本先生找到了。”

      阿宝顿时又惊又喜,捂着电话大喊起来:“真的!?真的?实在太好了!他在哪里?人还好吧?”

     一旁的豪叔和黄玉林爵士听见,也惊讶地不约而同地相互看了一眼,豪叔急忙抢过几步,把脸凑近阿宝的手机边,想听得清楚一些。

      “具体等你们来了再说吧,接你们的车已经在路上,大概还有十多分钟就到,你们尽快上车赶来,地址司机知道。”说着,罗督察挂上了电话。

      阿宝也没心思再听黄玉林爵士说什么故事,怔怔看着豪叔,等豪叔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她才醒过神,慌慌张张地就要去门口。

     黄玉林爵士听到阿宝打电话时候的问话,猜想肯定是龙本信司被找到了,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命这么大,连被黑龙会抓去都可以逃出来,不对,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自己逃出来的,还是被警方解救出来的,不过,老于世故的 黄玉林爵士依旧微笑着向阿宝表示祝贺,表示后面有机会再将关于海图的故事一一说给阿宝听。

      当阿宝和豪叔在门口告辞黄玉林爵士时,一辆闪着警灯,没有拉响警报器的黑色奔驰SUV悄无声息地贴着马路边疾驰而来,车到了阿宝身边,身穿黑色西装的“司机”将副驾驶打开,要阿宝坐到副驾驶座位。万叔则被要求坐在了车后。

    “先生,你知道我父亲怎么样了么?他受伤了吧,严重不严重?”阿宝迫不及待地想问问接自己的司机是否还知道什么内情。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我的任务就是接二位,等到了地方,您也自然清楚了。”开车的司机显然也是个老江湖,半天实话也没有。

     奔驰车接到阿宝和豪叔后,立即开始加速,路上,阿宝不管问什么问题,对方也不接茬,这让阿宝觉得有些焦急。

     谁知汽车七拐八绕地开到了某处海湾,这里虽然已经天黑,但是还是有很多夜钓的爱好者依旧围绕着某处景点。       

     阿宝远远地就看见四周有警察在设置路障,检查了奔驰车的车主身份后,值班警察很快就让他们进了已经封闭的现场区域。

     远远地,阿宝到处找寻了一遍,依旧没能找到自己父亲的踪影,她忍不住有些慌乱起来。

     豪叔对这个情形似乎倒是要镇定很多,他瞥见罗督察有些面容疲惫地,手里捏着个手电筒,慢慢走了过来。

     阿宝满怀希望地迎上去,冲着罗督察说道:“罗先生,我照着你说的做了,我爸爸呢?不是说解救他出来了么?他人在哪里呢?”

     罗督察看着阿宝,微微苦笑了下,说道:“你爸爸我们找到的时候已经因为流血过多,人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目前还在ICU救护中。”

      阿宝又是一阵心慌,她努力镇定了下,想了想,问罗督察:“我想知道,你们警方在哪里找到我爸爸的?又是怎么找到的?”

     罗督察明显表情有些尴尬,他告诉阿宝……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