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第一腰面对面跟我讨论肉体,这感觉好羞耻

毒舌电影2021-04-04 09:50:38

就在前两天,表妹经历了人生最鸡冻的十分钟。


心跳漏拍是什么感觉,这次算是体会到了。


按说表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和新海诚、马呆萌、范冰冰都聊过。


但面对这样的目光,表妹还是露出了迷妹的马脚。



对滴,表妹一对一,和法鲨(Michael Fassbender)聊了十分钟


时间不长,但足够表妹回味好一阵了。


走进采访间的时候,法鲨就坐在背景板前,虽然发布会上已经见过真人,但近距离看到底还是不一样——


比表妹想象中要瘦一些,属于那种有肌肉但不壮的类型,关键是那双蓝绿色的眼睛,灯光打在上面,会有一种类似于玻璃的透亮感。


四个字:不。让。人。活。



从门口到椅子的短短几步,男神一直用标准的“鲨式微笑”迎接表妹,在亲切笑容和蓝眼睛的夹击下,本来在脑里预演好的步骤,握手、坐下、问候、夸他两句,最后只变成一句“Hello Michael”。


接下来的十分钟,表妹和法鲨聊了他主演的新片《刺客信条》(悄悄剧透你,表妹还拷问了男神的肉体。)



鲨式角色


表妹还记得在首映现场,主持人问他这部电影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法鲨的回答是,故事


他觉得最难的是把故事清晰地讲给观众听。


确实,《刺客信条》(以下简称《刺客》)这款游戏本身的世界观就宏大,中世纪历史、刺客、基因工程、虚拟现实,对于非游戏迷来说,门槛高度大概与脑门平齐。



不想冒犯游戏粉又要对路人友好,《刺客》电影的改编选择在原著游戏背景下,用全新的人物来讲故事


法鲨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被抓起来做实验的暴力罪犯卡勒姆,一个是穿越回中世纪的刺客阿圭拉。


两个角色一脉相承,卡勒姆身上有着阿圭拉的基因。



在接角色之前,法鲨是个“游戏小白”,吸引他的是游戏的故事。


他们给我讲了这个游戏的故事,里面提到很多关于DNA的东西,它假设如果我们拥有了祖先的DNA,就能拥有之前的记忆甚至技能,我觉得非常酷。


但吸引他的游戏故事里,并没有他要演的角色。


因为这次法鲨饰演的男主角卡勒姆·林奇,是个全新的角色。



没有游戏给你做参考,是更难了还是更容易了?


听完问题,法鲨先抓了抓脖子,然后蹦出一个词,Tricky(微妙)


挑战肯定是有,但我一直都想尝试新的角色,希望这样(电影)能和游戏世界已经建立起来的一切有点区别。



尝试,是法鲨作为演员的关键标签。


从古代到未来,从机器人到变种人,今年40岁、入行16年的法鲨,角色一直在“变”。


斯巴达勇士、反抗领袖、出轨渣男、变种人大Boss……他的尝试都不重样。


但怎么变,法鲨的角色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都是残缺的


这些角色都有着生理或者心理上的不完整。


《斯蒂夫·乔布斯》里的苹果教主乔布斯,一个偏执、不懂感情的天才。



《普罗米修斯》里的生化机器人大卫。


明明是批量生产的机器人,却想着成为真人类,最后只能变成别扭的模仿者。



《弗兰克》里戴着头套的音乐家弗兰克。


音乐才华爆棚的另一面,是自卑到不能与人直面的孤独症。



角色残缺的缝隙里,正是人物层次叠加的空间。


就像表妹最喜欢的弗兰克,戴上头套,可以和小伙伴创作、演奏,甚至在草坪上撒欢。



但摘下头套,是个不敢直视别人眼睛,话少又慢半拍的孤独症。


前后的反差,在终于抬头与别人对视,边流泪边唱的时候,让他的孤独与不被理解,全数释放。



和法鲨合作过三次的导演斯蒂夫·麦奎因(《饥饿》《羞耻》《为奴十二年》)评价他“不怕自己显得脆弱”。


他男子气概十足,但同时又具有美丽的脆弱。


用法鲨自己的话说,每个残缺的角色都是一次体验机会。


我喜欢有瑕疵的角色,因为我们都是有瑕疵的。人是复杂的,人与人之间产生的行为举止很奇怪。所以我希望获得机会去洞察那些东西。(翻译:豆瓣网友@黄青蕉)


鲨式表演


聊过角色,表妹打算和法鲨聊聊他在《刺客》里的表演。


被表妹问到“角色最有挑战的部分”时,法鲨听成“最有挑战的角色”(怪表妹,肯定是太激动口误了)


“斯蒂夫·乔布斯。”法鲨几乎脱口而出。


虽然答的不是表妹的原题,但跟抢答一样的反应速度,把表妹小小吓了一跳。


看来,当年乔帮主这个角色把他折磨得够呛。



2015年,法鲨出演了由索金编剧、丹尼·博伊尔执导的《斯蒂夫·乔布斯》。


120分钟的电影有290多页的剧本,是正常剧本的两倍多(好莱坞剧本的一般法则是“一分钟一页”)


为了啃下这份剧本,他本不离手,饭后读睡前读,读到连晚上做梦都梦见乔布斯。之后他又把本子分成三部分(电影总共三段戏),在每部分拍摄前逼自己把所有台词背完。


这段被剧本“折磨”的经历,法鲨经常在采访里提到。


时间宝贵,表妹赶紧纠正了一下问题,强调“是《刺客》里角色最难的部分”。


毫无意外他先回答了“动作戏”。


就在表妹以为他要接着描述自己“如何飞檐走壁”时,法鲨给了表妹一个惊喜。


他觉得,比动作戏更难的是表现角色的前后变化


因为他(指卡勒姆·林奇)是被选中的,所以怎么面对被扔进去的(中世纪)世界是一件难事。像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要被执刑了,结果又重生去到实验室,面对这种巨大转变你要怎么反应,揣摩这种前后的变化,很考验演员。


他口中的前后变化,也是表妹看戏时印象很深的一场。


法鲨饰演的卡勒姆,是个即将被执刑的杀人犯。


面对死亡,他通过绷紧面部和大口呼吸来克服恐惧,但眼神出卖了他。



之后被救下转移到实验室的时候,对未知的恐惧,同样是面部紧绷,却用愤怒的眼神来“虚张声势”。



对“害怕”的表现,前者是颤抖,后者则是咬牙切齿,两个眼神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情绪。


让表妹说法鲨表演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张克制的脸上有一双情感丰盛的眼睛


别小看这种配搭,比如帮他拿下威尼斯影帝的《羞耻》,法鲨饰演的布兰登是个对爱无能的性瘾者。



对妹妹的爱说不出口,但看着她唱歌的眼神里全能表达。


这是法鲨的拿手好戏,除眼睛和嘴角外其他面部肌肉基本不活动,形成一张克制的脸,但恰好能放大眼神里的感情。


泪水从眼角慢慢溢出来


最后布兰登为了满足性瘾去3P,填了“瘾”却补不上爱的无能。


面部还是绷紧的,用下垂的眼角和空洞的眼神带出绝望。


用演技补贴颜值


除了控制表情,法鲨还会从生活里找到演绎角色的方法


《普罗米修斯》里的机器人大卫,生而为机器却处处模仿人类。


硬邦邦的机器人模仿真人什么感觉?


两个字,别扭。


先来一张动图直观地感受一下别扭大卫。



这样有点不自然的昂首挺胸“浮夸感”步姿像谁呢?


答案是,跳水运动员。法鲨参考了小时候看电视时跳水运动员格莱格·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走跳板的姿势,用在了大卫的步子上。


我只是想到了精通瑜伽动作的人

或者是有着良好姿态的人

这就是我想在这个机器人身上体现的


(字幕来源:Fassbender字幕组)


就像法鲨在采访时说的,“虽然和角色不是同一个人,但每个角色都会有一部分的我”。


鲨式肉体


接下来表妹开始了关于肉体的拷问


表妹先赞了法鲨在戏里的腱子肉,为了狗腿男神,还用了“许多迷妹都说光为了身材就值得买票进场了”,法鲨听到后咧嘴笑了起来(那笑容,你们懂)


被问到身材是怎么练的时候,他说“感谢CGI”。


非常幸运有CGI,它能改变很多东西,它让一切看起来效果很棒。


实际上CGI只是辅助,为了美好的肉体,法鲨连续四个月每周五天进行健身,最后才有了下图的效果。



这不得不提一下,法鲨之前为表演做的生理准备。


《饥饿》里绝食而死的反叛军领袖桑兹。法鲨用2个半月的严格节食减下28斤,瘦成“皮包骨”。


到最后,身高183的法鲨只剩下120斤不到


但早在《斯巴达300勇士》里,法鲨也是用2个半月,每天4小时一周5天待在健身房,练出很多人以为是后期制作的“特效肌肉”。


欧洲第一腰并非浪得虚名


既然说到肉体,表妹再给大家附赠一个小花絮好了。


在《刺客》里,比起中世纪的动作戏,表妹更好奇在实验室的部分。


法鲨被一根机械臂吊着,和古代“刺客”同步打斗。



这条叫“阿尼姆斯”(animus)的机械臂,在游戏里只是一张躺椅。


嗯,跟理发店里洗头躺的椅子差不多。



在电影里被改成机械臂的阿尼姆斯,通过读取林奇的基因片段,让他“穿越”回基因记忆里的遥远古代,同步打斗。



虽然有“看着法鲨玩VR”的既视感,但男神在空中旋转、跳跃的各种动作还是有看头滴(尤其最后裸着上半身)


被表妹问到这场戏在现实中是怎么操作的时候。


法鲨耸了耸肩,说“都是实拍,吊着威压拍的”。


正当表妹准备追问细节的时候,没想到法鲨突然坦白:


我不喜欢吊威亚,它很不舒服,尤其作为男演员。


听到这句,表妹居然可耻地笑…了……(丢脸max)


大概是看见表妹露出了迷の微笑,法鲨自己也笑开了,摆摆手——


嗯,我就不细说了。


一个没有偶像包袱的耿直鲨,太好玩了。


鲨式幽默


聊过角色、演技这种正经事,表妹当然得聊点别的。


法鲨的幽默表妹在前一天的发布会上就领教过了。


发布会上,一家媒体问他和一美(詹姆斯·麦克沃伊)的关系?


法鲨开玩笑说,我俩关系可好啦,他现在正在家里给我做着饭呢。



这样发糖的姿势表妹服气。


一美&法鲨


采访到中段,表妹怕法鲨被“干货”问题闷倒,抛出了个好玩的题。


如果万磁王和卡勒姆·林奇打起来谁会赢?


大概是听到个意料之外的问题,法鲨的嘴一下就裂开了,马上回答是老万赢。


你想连我们这个房间也到处是金属,刺客身上都是匕首弓箭,杠不过老万的。


来,大家感受一下这份魔性


但想了想又加了句:


如果周围都是绝缘,两个人赤手空拳单挑的话,林奇赢定了。


按表妹说,林奇还是老万,不都是你赢嘛。


最后表妹问他,如果随便你选一个地方,你最想在哪里来一次信仰之跃?


一听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就来一句“cool!”,还认真地思考起来。



第一个从我脑里蹦出的地方是瀑布,可以的话我想在伊瓜苏大瀑布上试一次。


P.S.伊瓜苏大瀑布是世界上最宽的瀑布哟


帮不了男神实现愿望,帮你p个图表妹还是可以的。




这是一条即将和法鲨说拜拜的分界线


十分钟过得比表妹想象中还要快。


采访结束后法鲨主动跟表妹握手,那双手果然和想象中一样又大又暖(嗯还有点硬)


眼看就要走了,表妹决定奋不顾身地……给自己谋福利


趁着握手,表妹问:


自从在《饥饿》里看了你的表演就被圈粉了,可以抱一抱么?


为了加强崇拜力,表妹用了huge huge huge fan,连续三个huge以示爱意。


“Of course”,法鲨爽快的回答。


接着表妹就落入了一个紧实、温暖、宽厚、温柔……(此处省略100个形容词)的拥抱里。


临走前法鲨还冲表妹的背影喊了句“See you”,表妹那刚平复一点的心又鸡冻起来了(唉……)


如果要表妹概括这次帝都的访鲨之旅,四个字,冻死也值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鼠标手爱德华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