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纸砚的故事,不可不转的经典!

汉民族2021-02-22 10:20:25
关注汉民族,一起涨姿势呦~


 
城墙涂鸦的魏碑
人生观有点尖锐
练就一手的国粹
不做敲字的同类
这是小羊非常喜欢的歌《笔墨伺候》
中的一段歌词。书法,是中国的国粹,
然而这种国粹,即将被遗失,同样遗
失的,还有那书写山河的笔墨纸砚。

文房四宝在古代汉族人的书房中独具
一格,为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关于文房四宝,又有很多风雅的故事
和传说,下面就和小羊一起感受下传
统艺术的魅力吧。

湖笔十八称
笔为文房四宝之首,而湖笔在古时,人们曾经赋予各种别致的代称,至今广泛应用。意趣盎然,耐人寻味。
一、 管:《笺》:“彤管”,笔亦管也。
二、 管子:唐《开元遗事》:有一书生,进谒李林甫,称笔为“管子”。
三、 毛颖:宋 陈渊《墨堂文集》:“我行何所挟,万里一毛颖。”
四、 管城子:唐 韩愈《毛颖传》:“秦皇帝使(蒙恬)恬赐之汤沐,而封诸侯管城,号曰管城子。笔为蒙恬所造,故称。宋
黄庭坚《戏呈孔毅父》诗曰:“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文兄有绝交书”。
五、 管城侯:《文房四谱》有此一说。又文嵩《管城侯传》:宣传毛元锐,学文锋,封为管城侯。
六、 中书君:《毛颖传》:毛颖者,中山人也。封管城子,累拜中书令,呼为“中书君”。宋代苏东坡《自笑》诗:“多谢中书君,伴我此幽栖”,即咏此事。
七、 毛锥:南宋 杨万里《诚斋集》:“仰枕槽丘俯墨池,左提大剑右毛锥。”
八、 毛锥子:《新五代史
弘肇传》:“弘肇曰:‘安朝廷,定祸乱,直须长枪大剑,若毛锥子安足用哉’?三司使王章曰:‘无毛锥子,军赋何从集乎’?毛锥子盖言笔也”。
九、 毫、毫素:晋 陆机《文赋》中云:或含毫而邀然,“唯毫素之所拟”。李善注:“毫,笔也,书谦曰素”,故亦作“毫素”。
十、 毫锥:《白乐天集》:乐天与元微之各有纤锋细管笔,携以就试,目为“毫锥”。
十一、 秋毫:苏东坡《鲜于子骏见遗吴道子画》:“觉来落笔不经意,神妙独到秋毫颠”。
十二、 健毫、圆锋:《山堂肆考》:唐时,赶考举子将入场之际,嗜利者争卖“健毫”、“圆锋”名笔。其价高过平时十倍,“号定名笔”。
十三、 羊毫、狼毫、兼毫:湖笔的原料由羊毛、狼尾毛或两种混合制成。羊毛笔头乘羊毫、狼毛笔头称狼毫、两种混合笔头称兼毫。故有人也以羊毫、狼毫、兼毫等称谓“笔”之别称。
十四、 龙须:《龙须颂》:“再释其笔,曰龙须友”。笔有一副颂誉联:龙须作友,鸲眼流光。“龙须”指笔。
十五、 兔毫、麟管:楹联:“兔毫推赵国,麟管赐张华”,这里有两个典故。上联出自王羲之的《笔经》:汉时诸郡献兔毫,惟有赵国毫中用。“下联出自东晋王嘉的《拾遗祀》:张华著《博物志》,晋武帝赐给名笔“麟角管”,作为鼓励。
十六、 鸡距、鹿毛、鼠须、麟角:有一对联:“鸡距鹿毛花开五色,鼠须麟角笔扫千军”。上联“鸡距”、“鹿毛”均为古代名笔。前者典出白居易的《鸡距笔赋》:“不得兔毫,无以成起草之用;不名鸡距,无以表入本之功。”后者典出《唐书
地理志》:蕲州蕲春郡士贡:白纾箪,鹿毛笔。下联“鼠须”、“麟角”亦俱为古名笔。《笔经》云:“世传张芝、钟繇用鼠须笔,笔锋劲强有芒。”“麟角”即为“麟角管”。
十七、 佩阿、昌化:《致虚阁杂俎》:笔神叫做“佩阿”,又叫做“昌化”。
十八、 湖颖:湖笔又称湖颖。湖颖,是湖笔最大的特点。所谓“颖”,就是指笔头尖端有一段整齐而透明发亮的缝颖,业内人称之为“黑子”,这是其他笔所没有的。故而称之。
墨的传说
药墨的传说
儿时在农村常见有人用墨汁给痄腮病人治病。见他们一边口中念咒语,一边用毛笔在病人疖肿处画符,最后完全用墨汁涂成黑墨窝,外观像铁上黑膏药,并且疗效还不错。学医后才知道,那咒语只是心理暗示,而真正起效果的则是墨汁。
据史料记载,以药入墨大约始于三国。其时制墨专家韦诞“参以珍珠、麝香捣细末合烟下铁臼,捣万杵”,首开贵重药物入墨之先河。至南唐时,制墨工艺得到长足发展,药墨也随之兴起,有在墨中加人藤黄、冰片、犀角、巴豆等名贵中药,使墨“芬芳馥郁”“其坚如防”,一时官宦人家和文人士大夫竞相争用。至宋时,制墨家潘古采用民间配方“百草灰”制成“百草霜”治疗扭伤出血、通便秘等,广受百姓欢迎。明清两代,药墨在民间广为流行,当时的商甲将士即使不通文墨,外出时身边亦常有墨锭,以备急用。而药墨确实也医治过不少人的疾病。后人又有以墨与其他药物制成的成方,如万应锭、八宝止血药墨等。
药墨治病已被历代名医载入史册。晋代葛洪的《肘后方》载有“姜墨丸”治疗痢疾,唐代孙思邈在《千金方》中有“研浓墨点眼”治疗“飞丝入目红肿”的记载,《本草纲目》云“墨气味辛温无毒,主治止血、生肌肤、合金疮、治产后血晕崩中。”
药墨作为文房四宝之一,不受虫蛀,利于保管。作为药用,治病广泛,消炎解毒、止血止痛、和血降压、镇惊解痉,深受病家的青睐。
墨溪的传说
传说当年瑶箐仙子为民造竹获得成功后,土地神便禀告玉帝,请求赦免瑶箐的罪名。于是玉帝就派文曲星下凡查访事情的真假。文曲星下凡后变化成一个游方道士来到竹海,但见得此处娇翠欲滴,葱绿峻秀,修篁古木静幽清远。老仙竟然耍心大发,乐不思归,寻得深幽的溪谷处结茅为屋,点化几方巨石为椅为桌。白天探寻佳境,吟诗作画;夜晚邀约村夫野老,煮酒品茶,对弈论武。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上一日,人间三年,大概文同星下凡久久未归,终于惹怒了玉帝,就派风神和雷神前来敦促文曲星返回天庭。二位神仙一路风雷来到竹海,风吼雷鸣,地动山摇,文曲星慌忙收起棋子跟着风、雷二神上天界。慌乱中,不慎将作画写诗的墨水打翻在溪水之中,等到第二天山民们又云找老道士谈古论今时,却发现茅屋石桌已荡然无存,只有那墨色的溪水和溪边散落的几颗已化成石头的棋子,还依稀留有仙家的气息。后来,北宋有个大诗人叫黄庭坚游览竹海,为这个传说所吸引,还亲笔书目写了“墨溪”二字在溪边的石头上。至今,墨溪边仍有“棋盘石”、“晒经石”,而忘忧谷里的“石破天惊”处的那一破为二巨石,据说也是当年雷神劈开的。
"纸"字:为什么从糸旁?
在纸诞生以前,丝绸曾扮演过重要的角色,为我们光辉灿烂的古文化立下过功勋。
追溯中国文字,甲骨文是刻在鳖甲壳及牛胛骨上的,以甲和骨作为文字的载体;钟鼎文——金文,是铭铸在金属器件的文字,其载体是金属。
除此之外,还有将文字刻划在陶器、瓦当上的,称瓦当文字;还有刻在岩石上的,称刻石。这些文字阅读起来极不方便,因而稍后出现了书简。
在秦代,皇家的文件也都是写在竹简上的。到了西汉,发展为写在缣素(白色丝织物)上,称为帛书。那时,重要的文件就都用帛书了。其实,帛书不是始于西汉,在这之前,就已有在丝织物上写字的了。在《鲁论》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孔子的弟子子张问关于士大夫的品行,孔子回答他“要言忠信,行笃敬”,子张要马上记录下来,来不及去拿简,就写在绅上(绅是丝制宽腰带)。
目前已出土最早的帛书是战国楚帛书,可惜实物已为美国所收藏,我们不能知其面貌,据说很奇特,上面有书有画。大概是因为丝织品代价太高,或者古代传流下来的大量书简未曾全部换代。所以在西汉,简书与帛书并存。但是最有说服力的还是出土文物,马王堆一号汉墓(轪侯利苍的夫人)出土的大量竹简,都是目前已失传的古代典籍,如孙膑兵法等,都是非常宝贵的史料。同时又在三号墓(利苍的儿子)发现了大量帛书,有20多种古籍,约12万字,其中有《老子》、《易经》、《战国策》等,与现代本不尽相同,都写在缣素上。综上所述,帛书始见于战国,到西汉逐步被广泛采用,但囿于缣素价昂,所以与竹简并存。
话说到这儿,“纸”已经呼之欲出了,竹简笨重,缣素价昂,那么用什么东西来替代它们呢?那就是纸。什么叫纸?据东汉许慎所作的《说文解字》一书中对纸下的定义是“纸,丝滓也”。也就是说,原始的纸是茧衣、缫丝过程中的下脚废丝以及漂絮时留存在箧底的丝屑纤维形成的一种薄绵片。这种絮片当然亦能写字,比起缣素来要便宜得多了,但强度不及缣素。后来,就专门用此种丝滓来制作絮片。因为它是由丝组成的,取名曰“纸”,从糸旁。用现代技术名称来说,其实它是属于一种“非织造布”(凡用可纺纤维粘合压制成的絮片,现代称“非织造布”,以区别于纸)。非织造布是一个非常广宽的领域,随着科学的发展,它将应用于各个方面。另外,还有一种也是由丝构成的纸,是利用蚕儿在平面上吐丝,使不能成茧,所得平面丝片,加以压制,称茧纸。日本至今还在生产这种茧纸。
用丝来做纸,成本还是太高,后来就出现了用其他纤维(如麻)来造纸。发现最早的这类纸是在西汉。到东汉蔡伦将造纸技术改进,正式生产纸,至此丝与纸才分道扬镳。后来造纸又改用非纺织纤维(如木质纤维)。为了区别两种不同的纸,另外又造了一个字,称“”或帋,但是这个字推广不开,大家还是喜欢用“纸”字。因而“纸”字就沿用至今。
歙砚“庙前青”的历史与神话
歙砚石品,林林总总,其中尤为名贵、稀缺和神妙者,当数“庙前青”。此类歙砚通体青碧,宛如绿玉,呵气生水,温润细腻,在当今的古砚收藏者中闻名遐迩,但在悠久的砚史上却有一个逐渐被发现和认知的过程。也许,对“庙前青”的考索探微,迄今还没有终结。
早在北宋,随着以婺源龙尾山为中心的多处歙石矿峒的开发,时人已将歙砚列为海内名砚。在诸如唐询、米芾、高似孙、苏易简、唐积等所著砚谱和苏轼、黄庭坚等的诗文中,对歙砚的各种石品(金星、眉纹、罗纹、涮丝等等)及其细目,已作出了较为准确的分类;其时虽然也有人注意到以苍黑为基色的歙石中,偶亦有色调青莹者,但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并没有出现“庙前青”的概念。在宋代士大夫的相关著录里,似只有曾知青州唐询描述过此类青砚的特征。曹继善的《辨歙石说》转引其文云:唐在金陵同僚处曾“见一砚,方四五寸许,其色淡青如秋雨新霁,远望暮天;表里莹洁,都无纹理,盖所谓砚之美者也。云得于歙,不知出于何坑,今不复有。”大概是这种石品的稀少,加之唐氏“今不复有”的权威性论断弱化了时人的期待,相关青莹歙石形质的细腻素描在此后的著录中颇为鲜见。直到清康熙年间,歙人汪徵远才又有述及。他大约研读过前引文本,在其《龙尾石辨》中用与之雷同的笔法写道:他曾从友人处得一黻字古砚,“石色淡清,亦如秋雨新霁,表里莹洁”,“乃知龙尾之精以色青肌腻为贵”。汪文较唐文进一步提出此石出于龙尾,但仍未予命名,并以“色青肌腻”概括出其基本特征也未提及其产于龙尾山何处坑口。
“庙前青”的概念始于近代徽州藏家,而对其形质加以明确界定的是当代已故砚史专家李明回。李氏在1980年代出版的《中国安徽文房四宝》中提出:“歙石似黑实青,佳者透绿,呈青碧色,其通体青绿者,为‘庙前青’,是歙石中之珍品。”据此,他认为前述两砚都可以断定为“庙前青”。
“庙前青”到底出于何处?有一个古老的传说:龙尾山中“庙前坑”。此说首见于文献者大约是清代官绅徐毅的《歙砚辑考》。徐氏于雍正朝中举,出任新安卫,后协助安徽抚臬、徽州知府等办理乾隆朝的贡砚事务,对歙砚多有评述。其书称:庙前坑在罗纹山(按指龙尾山)古庙前,石如紫玉色,间以金星,宋景祐时取石数块,即迷失其处,至今失传云云。近现代以来徽州等地的砚史研究者据此记载及收藏实践,多倾向于神庙说。如认为“庙前青”乃“庙前坑”之讹,而此坑由于并出青、红两色砚材,故与徐氏所录“石如紫玉”相合;1990年代初,人们在龙尾山口附近找到了长期“迷茫莫辨”的神庙旧址,使奇石珍品再现于世。这种“发现——迷失——再发现”的砚史叙事,辗转相传,似成定论。
按徐氏《辑考》勾稽古史,爬梳逸事,长于博闻而短于求证。书中关于景祐年间(1034-1037)采石该坑的记载可能接近于史实,当时唐询(1005-1064)正近而立之年,其入仕成名,著书访友,在金陵得睹“庙前青”,似可作为旁证。但该坑是否首发于景祐,目前尚无从证实或证伪;至坑后是否确有“神庙”,是否采石数块即神秘地“迷失其处”,以至下延数代俱无踪可寻?则其中疑点颇多,尚可探究。
一、笔者曾两度到龙尾山采风,颇觉神庙说似嫌牵强。“庙前坑”遗迹地处龙尾山阳的古坑群落之中,东去百五六十米许即为砚山村口,其坑址地势高出山下芙蓉溪仅约二、三十米;其旁三十米许,为与之平行的眉纹中坑,以及逶迤而下的罗纹坑、水舷坑(当地称金星坑);南面隔河相向,为砚山村水口左近的水蕨坑(当地称黄皮坑)。“庙前坑”矿面较小,板层不甚稳定,近年小批量出产过青、红两色石料,也有两色相杂,或青底黑带者,故村民习惯称之为“玉带坑”。历询当地砚友,俱称此坑近年开掘殆遍,实为废墟,无论砚山石工或前来考察的歙砚研究者,都没有在这里发现过“神庙”的任何文化遗存。按徽州古俗崇拜多神。神庙是乡土历史的表征,村落兴衰的标志;且其地处水口要冲、村路一侧,周边矿峒遍布,而单谓此坑出石即佚,似不在常理之中。故“庙前”一说,尚可存疑。
二、青莹歙石虽然稀缺,但自宋至清,历代都有少量“庙前青”(或“庙前红”)歙砚传世,并非北宋时乍发即失,“今不复有”。仅笔者经多年搜寻,即分别藏有此类旧砚计三方。其一为南宋砚,纵21厘米,前宽13.5厘米、高3.5厘米;后宽14厘米、高4厘米。变形蝉首池,顺水流淌式,砚堂微鼓,四侧内敛,桥梁抄手。通体青绿,间有苍青色“玉带”,金星少许。询及当地砚友,据称龙尾诸坑中,只有玉带坑(即“庙前坑”)才出这种石料,其底色多为浅灰,佳者泛绿,带纹苍黑,而通体深绿者绝少。可见该砚当出于此坑,且具有“庙前青”石品的重要特征。
另一方系典型的明代早期作工:纵24厘米,横 15.5厘米,高55厘米。淌水形,抄手式,修长敦厚。落潮处精雕鲤鱼化龙图。砚面左部约三分之二色青碧,右小半部色暗红;背部通体深绿,诚如唐询所言,表里青莹,都无纹理。其色泽与近年开发的“庙前坑”青红双色砚相同,而其质地更为纯净空明。惜乎传世日久,砚面右半部残损,其残破处红色片岩细密精致。
又一方应为清三代制砚:纵20.7厘米,横15.2厘米,高2.8厘米,较明砚制式略宽而稍薄。平堂月池,四周浮雕松石流云作拦水线。色淡青,背部冻纹两条,如雷电闪于暮夜长空。品相完整,大器可观。
这三方砚,其色泽纹理略有区别,但都具有通体青碧、晶莹如玉、若见肌里的石品特征,符合李明回先生关于“庙前青”的界定。另安徽省博物馆也藏有定为乾隆年间的“庙前青歙砚”一方,更属龙尾之精。可见自宋以降,历代都有“庙前青”歙砚小量问世、有序传承的物证。
三、经笔者对当代“庙前青”、“庙前红”开发过程的跟踪调查,也获得了晚近百年内外,“庙前坑”仍在断续出石的实证。该坑在当代得以确认和经营性开发,得益于原徽州地区及婺源县不止一代歙砚研究者的努力。据笔者所知,近代徽州古砚研究者许承尧、曹一尘先生,在著述或口述里,都叙及、称扬过“庙前青”或“庙前红”。李明回先生据此著书详细介绍,提示世人“勿使此异品沦没”。至1980年代末,海阳歙砚研究者郑国庆先生循前辈线索,几经调查,率先在砚山村翻拆的老屋房基中发现红色、杂色和青红双色(时称“彩带”)的石料,经研究对比,循石索坑,终于在前述村民称之为“玉带坑”废墟中找到了与前人文本记载相符的实物留存。
据采访调查,这些老屋大率建于清末民初,距今不过百年左右。唯1980年代前,当地石工多以金星、眉坑诸坑石材为上品,“玉带”石也较受重视,但不识“红石”或“杂色石”发墨利毫,故致此类石料或弃于河滩山谷,或用于屋础坝基。历史上的文本研究和当地田野开采的长时段脱节,造成了古坑迷踪的假象。
关注
汉民族
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