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又见菜花黄

阅读关怀2022-08-20 11:20:53

提示:请点上方↑↑↑阅读关怀一键关注!

《阅读关怀》与您相约

阳春三月回到故乡,驻足静赏久违的树绿麦青花黄的故乡美景,春风拂过脸庞,送来缕缕清香,醉了,沉醉在我的衣胞之乡。

旷野里墨绿的麦田,被一垄垄菜花黄条,镶成一幅幅金色画框,还有各种不规则图形的黄色菜地,好像画家打翻了调色盘,溅得绿色原野的画布,满是跳跃的黄色颜料;最惹眼的是那金黄的油菜花,浮托着故乡的小村庄,那刷白了的墙体捧着或红或灰的屋面,掩映在小河两岸的绿树下,好似一幅生动的水彩画晕染铺陈。眼前的这一切,真的醉倒了我,恍惚中分不清哪座房子是我的老屋了。

家乡的油菜花正开得热热闹闹,踏着金色的阳光,我走在故土的田埂上,染一身油菜花的清香,心情十分的愉悦欢畅。小小的花枝一株株、一片片紧密连结在一起,每朵花都是大自然的天使,毫无保留地把最靓丽的容颜展现了出来,把一股恬淡、宁静绽放出来,组成令人陶醉的金黄,把浮躁、疲惫的我一下子激活,欲将这金黄的小可爱看个够。 

细看那一棵棵油菜花儿紧紧依偎、亭亭玉立,三五片宽大绿叶陪衬,每一朵花都是由五个小小的花瓣组合而成,一簇簇黄花儿缀在浅青淡粉的菜茎顶上,中间的花蕊像倒立着的音符,有时团聚并拢,有时舒展绽开。绿中泛着黄,黄与绿交融。那几小瓣嫩蕊,围成五菱形的圆花朵,还有些许绒绒覆盖在瓣儿面上,黄花的粉儿予绒丝轻托,随轻风飘散。小小的黄花朵啊,就像少女的脸,尽显青春俏丽,在春风轻揽微荡,送爽于我的那份黄啊,灼灼地勾着我的魂儿。那缕缕的香啊,伴着湿润的泥土气息,向我围涌袭来,直透胸腔,让我彻彻底底沉醉了,什么也不想,什么全都忘,只能接受这黄花儿的盛情抚慰。

在这春日醉人的菜花黄中,掐一朵灿灿黄的油菜花,轻嗅那特有的淡淡清香味,深深吸进鼻孔里,使劲地送入到肺腑中,满眼的黄晕香韵,鼻尖也染黄了,像一只硕大的恋香蜜蜂,采集着故乡那份浓郁的菜花黄,那份香魂不觉将我带回那无猜而有趣的童年。

儿时的农舍都是茅草屋面,檐口都是用切成二尺长的芦柴斜斜地铺成,檐口上那一根根半空的芦柴,成了野蜜蜂天然的蜂房,勤劳的蜜蜂将采集的花蜜,全都储存在芦柴管中,最后在柴管口用泥巴封起来。那时的我是个十足的 “皮猴子”,古怪精灵的我发现这个秘密后,总是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沿着屋檐逐个巡查,确定了有新泥封口的芦柴管,就发动几个小伙伴一起,抬出吃饭的桌子,再摞上小板凳,逐级爬上去,将那蜜蜂的蜂房抽出来一截,在第一节结处折断后,再回复檐口原状。将收获的一段段柴管剥开,黄灿灿的蜂蜜又甜又香,一直香到肺里、甜到心里,每天总要想方设法尝个鲜,连睡在蜜黄里透明的那个虫都大胆地吃了,还总为自己结实的身体和养得白白胖胖而暗暗自豪着。

日子长了,本来黑色陈旧的檐口,出现一个个簇崭新的柴管,父母猜到个中缘由,就搞了一次突然袭击,当我们正在 “高空作业”的时候,被逮了个正着。那些胆小的“兔子样的龟孙”全溜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半空的小凳上,战栗着、摇晃着,裤裆悄然湿了。高大的父亲好气又好笑地将我抱下来,脱下潮了的裤子,在粉嫩的屁股上落了几个红红的巴掌印,从此不敢再登高掏蜜蜂房了。

耳畔蜜蜂响嗡嗡,在和花儿呢喃低语;眼前蜜蜂黄绒绒,在花朵上流连忘返,欢欣地忙碌着,亲吻密舔那份份甜黄,可爱的小蜜蜂啊,当然知道那金黄的里面,藏着世间最美好的玉露琼浆。

养蜂人在那片白杨林中安营扎寨,我蹲在他们帐篷外,远远地看他们都裹着脸,全身紧紧地被包裹着,很少裸露出皮肤,在成排的蜂箱间忙来忙去。大帐篷里,一个圆形的金属桶上,架着一个带摇柄的装置,一个个蜂房板在桶中快速旋转,浓香粘稠的蜂蜜集聚到桶里,旁边重重叠叠放着一瓶瓶蜜罐,那是我们心仪已久的家乡原生态蜂蜜,是故乡行的重要采购品之一。

金黄的油菜花是家乡父老的致富花,油菜花沐浴着春风春雨,在春光里茂茂繁繁地开着,预示着今年的油菜籽又是一个丰收年,父老乡亲望着遍野的油菜花,笑得合不拢嘴,仿佛嗅到了新鲜菜油的清香,更看到那收获的金色希望。

又见菜花黄,赏“菜花黄”的神,品“菜花黄”的韵,最妙的是远远地看一眼,或是静静地望一会儿,或者干脆呆呆地望上一天。余下的事情,就是安静闲适地闭上眼睛,微微眯一会儿也行,接下来发挥自己无限的想象力,去随性剪辑、恣意裁减、尽情涂抹、随意泼墨,定然是妙不可言的绿野黄花海。

陈以忠   建湖县沿河初级中学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