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刚:房价继续升 黄金投资价值高 | 首席对策

中国平安许文广2020-10-17 13:07:51

作者:李策

摄像:杨立培 姜一鹤


首席对策

《首席对策》第二十期专访华尔街巨头花旗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董事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利刚。今年上半年,刘利刚先生离开澳新银行,加入花旗集团。他曾任澳新银行(ANZ)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及首席经济学家,主管大中华区宏观经济、汇率和策略研究。在此之前,任职于香港金管局、亚洲发展银行学院、世界银行和彼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经济学家刘利刚作为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在经济领域发表了很多的点评文章,对中国经济形势发表了众多独到见解。


英国脱欧导致外汇市场波动,国际避险情绪高涨,资本流出压力陡增,作为投资者,如何在当前环境下做资产配置来保值增值是受众关心的焦点问题。刘利刚在接受《首席对策》专访时开宗明义:第一:在所有中国经济不定因素当中,房地产市场是中国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那么房价今年的上升是一个可预测的,可确定的事情;第二:稀有的金属黄金作为防守型资产,还是有很高的投资价值;第三:中国的一些理财产品,这些地方政府债券,我觉得还是一个可投资的好的品种,因为它是高于现在一年期的银行存款利息,相对来说可以给我们投资人一些比较好的收益率。


他曾在文章中表示:英国公投选择代表了一种与全球化经济潮流“逆向而行”的力量,某种程度上说,英国人选择了开经济区域化,一体化的“倒车”,对于此观点的逻辑,刘利刚分析认为:英国退欧是全球化的一个分水岭,朝前看的话会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然后更多的就是说一些发达国家会用一些区域的贸易自由化的方式来代替WTO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这种趋势。那么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化的最大的得益者,前30年的快速的经济增长,是因为我们很强的出口动力而带动了很多。那么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中国受到的影响应该是中长期比较大,但是短期因为中英之间的贸易还不是很大,那么我们把欧盟在今后有经济放缓的迹象放进去来看,中国经济在今年可能会受到比较小的负面的影响,可能会降低0.1个百分点的增速,但是,对中国经济来说这样的一种放缓是可以得到控制,特别是我们的货币政策放松的空间还很大,今年的财政政策的这种积极性也非常地高。预期今年中国还会有三次降准,一次降息的机会


在此基础上,中国保证6.5%的经济增长率大有可能,但是中长期来看,全球在今后自由贸易中将会有更多的壁垒的出现,那么中国的出口会得到更多的抑制,就需要中国加速中国经济的改革和转型,由于面临严重的债务问题,那么当务之急是怎么样把债务问题解决,同时使中国经济再有一个平衡,从一个投资拉动的经济逐渐过渡到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型。 

   专访视频


一财 李策:英国脱欧导致外汇市场波动,国际避险情绪高涨,资本流出压力陡增,最近有传闻某地外管局限制个人购汇,但随后被辟谣。您认为这个事件是否反映了资本管制政策趋紧的倾向?作为投资者,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来保值增值?


首席 刘利刚:对,我觉得确实如果说人民币有进一步贬值的这种压力的话,这会引起居民重新做资产配置这种欲望的上升。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人民币在今后一段时间的相对稳定,它会稳定中国金融市场。那么这样一来就是说资本流出的这种压力会相对的下降,我们还是认为就是说人民币今年可能大概最低会在6.75左右,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就是说人民币如果说有一个单边贬值的预期形成,我们会看到重新兴起的这种资本大幅流出的状况,对中国金融的稳定是完全负面的,所以说央行应该完全意识到这一点的。所以我觉得人民币在今后一段时间还会保持相对的稳定,至于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居民怎么来重新配置自己的资产,我觉得从现在中国可投资的这些资产来说,其实我觉得很多居民还会把一部分的储蓄放在房地产市场,就是说因为确实这个周期还是一个上升的周期。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的城镇化还有十年二十年可走,所以说我觉得在今后一些中小城市的这种房地产投资的潜力可能更大一些。另外我觉得黄金还是一个非常的,就是说防守型的资产,我们已经看到全球经济的大的趋势,主要的央行,包括日本的央行,欧洲央行还在放水,那么美国的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也要一个很缓慢的时间。人民银行在今后一段时间也是一个大的货币政策放松的趋势,所以说在这样的一种纸币饭碗的金融市场上,就是说我觉得稀有的金属黄金还是有很高的投资价值。另外我觉得中国的一些理财产品,这些地方政府债券,我觉得还是一个可投资的好的品种,因为它是高于现在一年期的银行存款利息,相对来说可以给我们投资人一些比较好的收益率。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在今后中国的资本市场会逐渐的放开,那么我觉得很多居民也有这个在海外配置他的投资的欲望,那么我觉得这样是一个大的趋势,会逐渐的出现。我觉得其实对人民币不应该过度的悲观,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最近央行的一些资本市场开放的举措,是非常的有效的,那就是在今后其实海外的长期的养老金的投资人或者投资基金可以到中国来买中国的人民币的债券这样将会引起新一轮的大幅资本的流入,如果说我们的资本账户开放的政策做的好,同时我们的结构改革的政策推出的比较及时的话,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中国在现在全球各个国家,特别是这些发达经济体的这种收益率非常低的情况下,资本还会向中国流入。如果说中国有更多资本流入的话,人民币中长期应该是一个升值的货币,而不是一个贬值的货币


一财 李策:我们看到年初时通胀有所抬头,猪价、油价以及大宗商品有上涨的势头,您认为目前通胀是否到了一个峰值,降准降息有没有明确的预期?


首席 刘利刚:我觉得中国的通胀已经到了一个峰值,比如说我们看5月份的通胀率它已经降了0.3个百分点同比的话,说明随着一些季节性的因素,比如说在夏天蔬菜价格将会大幅的下降,那么猪肉的价格我觉得从现在开始也会有一个逐渐下调的状况,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看到大宗商品的价格已经大幅的回调,比如说铁矿石的价格已经从今年最高的70美元到现在的49美元左右。那么说明就是说朝前看我们的PPI还会受到很多的通缩的压力,那么在这样的状况下,就是说制造业其实没有任何的传导的这种余地到CPI的通胀指标里面。那么我觉得在下半年中国的通胀将会继续的下滑,这样为货币政策进一步的放松有一个大的空间。朝前看的话我还是认为如果说你看前几个月中国资本流出的这种状况,然后在利息有点上升的这种压力,那么央行现在在今后一段时间还是有大的降准的概率,那么至于是不是要降息,我们要满通胀率是不是会下调2%以下,如果说通胀率继续的下调我觉得降息也是有可能,我们预期今年中国还有大概三次降准的机会,一次降息的机会

    

一财 李策:近来,央行连续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再次进行2100亿7天期逆回购,加上1500亿逆回购到期,净投放600亿,自6月20日以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累计投放5700亿,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现在流动性出现了问题?怎么样解读这样的措施平复市场避险情绪?


首席 刘利刚:对,这些短期的公开市场的操作,只会给金融市场注入一些短期的流动性。但是这些短期流动性的注入它不会改变银行对它的贷款利息的预期的改变,那就是这些短期的资金的注入,在半个月之后或者三个月之后还会偿还给央行,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银行是不会把他的贷款利息降下来,但是我们今年应该非常的明确,那就是中央经济会议的五个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如何把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下来。那么在一个流动性偏紧的情况下,特别是在资本还是向海外流出的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银行的贷款利息很难降下来,如果说没有降准的这种状况的话,我觉得今后企业的融资成本还会高居不下,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真正讲企业的融资成本,我觉得货币政策特别是降准,还是一个比较有效的货币政策的工具


一财 李策:我们看到现在企业面临高负债的问题,很多国外的市场都担心我们中国现在有严重的债务危机,现在社会整体的负债率达到了235%,可能企业的高负债在其中也是做了很大的贡献,那么您认为我们这个债务问题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首席 刘利刚:我觉得确实中国的总的债务占GDP的比重非常地高,相对一个发展中的国家,235%的GDP比重,是一个很高的数额。那么我们要看就是说我们中国整个经济体的债务分布,其实在四个主要的负债表里面,就是我们的中央政府和我们的居民负债率非常非常地低,那么我们中央政府的负债率是大概占GDP的18%,我们的居民负债率不超过GDP的40%,但是最大的一部分是在的企业以国企的负债为主,另外就是地方政府的负债也比较高,相对它现在税收的资源来看40%的GDP的负债率,相对于税收资源是过高。那么我们已经看到就是说地方政府的去杠杆已经在进行,财政部允许地方政府在今后几年发大概15万亿的债务置换债,那么这样一来我们不但心地方融资平台的这种破产,这样一来违约的风险降低,对整个金融风险的控制有很大的帮助。那么最大的一个风险还是在我们的企业层面,企业的负债率现在非常地高,那么我们的一些计算表明就是说企业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是很难用它将来的利润去偿付他高额的债务。所以说我们难看到用一个增长的方式来解决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债务问题,朝前看我觉得一些改革的措施必须推出,我觉得如果说我们在下一步能够看到更多的债转股,这样一来就是说通过产权多元化的这种改革,如果说国家把它的一部分国有企业的持股卖出,允许民营企业、外资,甚至职工持股的话,我觉得中国的高的这种企业的债务还是可控。但是我们改革的空间或者是时间可能也不是很多及原因很简单,就是从国际金融大势来看,那就是美国的美联储的加息在加强,那么这样就是说很多资金从新兴市场会流到海外市场。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市场,那么这样一来就是说一个企业有很高额的债务,同时资本在流出,这样会使一些企业有违约的风险,所以我觉得改革是当务之急。

    

一财 李策:您前面也提到了美联储加息的步骤,我们看到6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声明偏鸽派,又出现了英国退欧,您认为英国退欧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美联储年内加息时间表?    


首席 刘利刚:对,我觉得就是英国退欧,对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确实是一个负面的影响,那么它将会延迟美联储今年加息的步骤。我们花旗的预测可能是9月份有加息的可能性,但是1 ,我觉得中国的高的这种企业的债务还是可控。但是我们改革的空间或者是时间可能也不是很多及原因很简单,就是从国际金融大势来看,那就是美国的美联储的加息在加强,那么这样就是说很多资金从新兴市场会流到海外市场。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市场,那么这样一来就是说一个企业有很高额的债务,同时资本在流出,这样会使一些企业有违约的风险,所以我觉得改革是当务之急。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