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Fox先生(4)

童年的太阳2020-06-29 14:28:44

——疯狂的实验室

豪猪詹勒斯和老虎阿莫卡塞弗。

河马警长奇怪地问:“老同学,怎么是你们?”

詹勒斯不慌不忙地说:“Fox先生安排我们做这个项目,所以当让是我们!”他猛吸了一口香烟,仿佛这是一种骄傲。

犀利紧握着河马警长给他的搏击棒,生气地问:“礼堂中为什么有兔子先生的毛?Fox先生又去哪儿干坏事去了?”

“小家伙,别着急,虽说都是一个祖宗的后代,我们老大要比你沉稳多了!”詹勒斯吐着烟圈。

“你们再也从这儿跑不出去了,还嘴硬!”按摩卡塞夫说着摁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那扇有密码锁的门“咔”一下关住了,然后他丧心病狂地把遥控器扔进了一盆硫酸里,瞬间化为几股白气。

“你们两个竟然是坏蛋,害的我误会了兔子先生!”河马警长拿着电流棒指着阿莫卡塞夫。

阿莫卡塞弗双手塞进了白大褂的衣袋中:“说起那只笨兔子,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不是你们忘记撕Fox先生的英文指示了吗?”河马警长不屑地拿出那纸条。

聪明的阿莫卡塞弗一下就明白了,对詹勒斯生气地说:“叫你做的你做,不叫你做的你别做,不要画蛇添足。”詹勒斯吓得手中没燃尽的半根香烟跌到了地上。

阿莫卡塞弗好像“良心发现”,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鉴于朋友的面上,我让你死的明白一点!”

“老大出国以前,特地叮嘱我们要守好这个实验室。然后和詹勒斯用一架无人机将那笨兔子引入了Fox别墅,我用它——”他掏出了一个金黄色的打火机,上面雕着一只卧虎,“催眠了那个傻瓜,然后让他把伪造的字条贴上了蒸笼,这样你们认为这家伙是研究这东西的恶人了。”

阿莫卡塞弗顿了一下,和Fox先生一样露出了作恶后特有的笑容。然后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满了面粉一样的东西,“海洛因真是宝,一点就能卖几十万呀!”

犀利终于明白了,这两个坏蛋的项目就是制毒品,卖毒品。

“你们已经知道的已经够多了,该上路了。”说完阿莫卡塞弗和詹勒斯爬上了身后的绳梯,那可恶的绳梯被可恶的豪猪绕断了。阿莫卡塞弗关上了唯一出口。“吧”的一声,一股硫酸从河马警长耳边飞过,落到了玻璃台上的金属架上,精致的金属架一下被毁容了。

“躲到玻璃台后面!”河马警长和犀利连滚带爬地跑了过去。

硫酸像雨一样喷射着,犀利和河马警长一动也不敢动。突然,硫酸雨停了,牛队长从天花扳上跳了下来,在凌乱的实验室中找到了河马警长和犀利,向河马警长报告消息,捉到了两名Fox先生的部下,缴获海洛因78.5克。

     把阿莫卡塞弗和詹勒斯押上警车时,犀利有了一个疑问:“你是怎么和牛队长联系上的?”河马警长又点了一支烟:“是这个打火机,它是可以定位的,要知道,出行时要做好准备哦!”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