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寻心:智械与丧尸演奏的命运交响曲 【完】

玩转僵尸世界2021-02-19 14:13:00

上部:末日寻心:智械与丧尸演奏的命运交响曲


然而这座为数不多的人类孤岛,很快被丧尸攻陷了。

那些刚刚还在对他们表示厌恶的人类瞬间四散逃离,脆弱的信任瞬间崩塌,虽然他们其中不乏相互扶持着逃离的,但是更多的,是在这样危机的关头,踏着别人的生路逃跑的人。

阻挡大门的装甲车被推翻,成千上万的丧尸涌了进来。

粒和DR站在顶楼,看着那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样涌动的尸群,女生问对方:“我们吊着这个滑索去对面,有多大的生存几率?”

DR几乎是瞬间报出了答案:“不到20%。”

是的,尸群太过庞大,而滑索中间部分极低,他们很有可能落到另一个已经被攻陷的屋顶。

粒微笑道:“反正也还有10%多,我们一起吧。”

DR代表着嘴唇的发声器一亮,像是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它没有发出声音来。

 

正常人是不会去挑战那道滑索的,因为基本等同于送命。

但是粒不怕,因为她不知道什么叫送命。


于是她爬上了DR的肩膀,让它抓住把手,然后用力一蹬,两人以无比迅猛的速度疾驰向对面。

风呼呼的吹向粒,她很兴奋,压抑着喉咙里的尖叫,感觉那些腐烂的尸体与咀嚼人体时的恶心之音都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两人即将没入眼前站满了丧尸的屋顶。

就在这时DR让粒站到了自己的肩上,它自己则也向上爬了爬。

那段滑索并不长,但是粒感觉到了恐惧。

索道吱呀作响,她的心也越悬越高。

千万的丧尸在她耳边吼叫,腐臭的味道几乎能点燃空气,让活人窒息。

 

DR几乎整个身体都贴上了绳索,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丧尸抓住了它的肩膀,冲力太猛,丧尸又抓住不放,一时间竟然在屋顶上带出一条路来。

可他们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了,

眼见着就要停下,DR不知道启动了什么装置,只听咔吧一声,它的手臂自动卸下,遗留在了丧尸群里。

然后,他们极为缓慢地滑出楼顶。

再然后,DR一松手,两个人一起掉下滑索去。

 

粒不是金属外壳,自然被摔得七荤八素。

DR迅速扫描了对方的全身一遍,说:“这次与地面撞击,会导致你的手肘和右腿膝盖外侧淤青。”

粒点点头:“谢谢你啊,下次松手能不能和我说一声。”

DR说:“我抓不住了。”

一条手臂无法负担一人一机器的重量,就算DR的力气够大,但是它身上的机械关节也不允许了,所以为了活命,DR只能选择放手。

然而粒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

“你为什么没直说?”她很敏锐,“你是不是在懊恼?”

“我不明白什么叫懊恼。”DR回答道。

粒笑了一声:“切,你明明就明白。”

DR如实道:“我能够理解,却不能感同身受。”

粒没有再和它扯这些,失去了一条手臂的DR,已经有诸多不便,他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能再度获得片刻的安宁。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他们仍旧在达斯特区不断逃亡。

能够容身的地方越来越少,活人也是,几乎已经死绝了,粒虽然不知道什么叫绝望,但是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焦灼。

死亡是物质的消亡,如果她死了,就无法感知到这个世界了,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跑了。

想到这个,粒就很焦躁。

她总是挂着笑的脸上也很少有笑了,忧心忡忡地看着外面。

 

他们藏身的地方很狭窄,两个人蜷缩进去就已经没了空间。

粒皱起眉,把DR背着的大包小包扔了出去。

“这些都不要了!”

“人类需要进食和补充水分,”DR平静地说,“不然你会死。”

粒烦躁地说:“吃了也会死,还不如早点死。”

DR罕见地沉默了一下,才说:“粒,你开始像个人类了。”

粒撇撇嘴:“有什么好的?”

DR又沉默了。

粒说:“我觉得你也像个人了。”

 

DR平静道:“我无法通过计算变得像个人类,永远不行。”

粒乘胜追击:“你会加重语气了。”

“……”

DR再度沉默。

粒哈哈大笑,算是开心了一些。

她收起腿,把洞口的木板遮挡的更严了一些,然后翻个身,嘟嘟囔囔的,这是她睡觉之前的样子,DR十分熟悉。

机器人没有再说话,它以一种防备和守卫的姿态坐下了,用背部挡住了洞口,让粒可以踏实沉睡。

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粒含糊地说:“你也休息一会儿吧,不会有丧尸的……”

DR回答她:“我不需要休息。”

……


不知睡了多久,粒突然醒过来,听到了外面巨大的轰鸣声与丧尸的吼叫声,明明是深夜,街道上却有光闪过。

她瞪大了眼睛,直到看见DR,才放下心。

“发生什么了?”

“达斯特要被摧毁了,”DR说,“经计算,他们要炸毁这里,从而彻底清理丧尸病毒。”

粒眨了眨眼:“我们会死吗?”

DR愣了一下,金属头颅上,竟然浮现出了属于人类的茫然。

“也许会。”

没有注意到它话中类同于人类的语气,粒咬了咬牙:“走,我们杀出去!”

“这是无用功。”

“那也好过死在这里,”粒不服气地撇撇嘴,“走吧,我不想在这里死掉。”

 

DR似乎是犹豫了片刻,然后推开木板,走了出去。

它失去了一条手臂,因为太过高大,所以有些重心不稳,它晃了晃,向前走了几步,沉重的身体与地面相接,发出声响,丧尸们听到了,转身看向它。

粒也钻了出来,她从背包里抽出一把刀,走到DR的身边。

像是与她有心灵感应似的,DR从容地将粒背起,虽然它只有一条手臂,但是仍然很稳当,它是不会累的,也不会因为失去了什么,就放下背上的人。

 

DR。”

就像是刚刚醒来,重复着对方教她说话时那样,粒叫他。

机器人扭过头,看着她。

它有着发着光的视觉系统,能够灵敏地捕捉到对方的一切表情,它看到女生满脸都是笑容,丝毫没有赴死之前的畏惧,她明明已经明白了生与死,却仍然不觉得害怕。

想到这里DR忽然有些奇怪,它为什么会在心里想这些事情?

想,对于它来说,本来就是奢侈的。

而奇怪这样的情绪,更奢侈。

 

“走吧!我们冲!”粒笑起来,她举起刀,问机器人,“这次,我们的存活率是多少?”

 

战斗机的大灯将达斯特区照的亮如白昼。

废弃多年的大楼玻璃闪闪发亮,就像是早些年新建成时那样。

机器人的脚步沉重,机械音与丧尸的吼叫不绝于耳。

 

无数条程序和千万种计算方式告诉DR,他们的存活率为零。

这片土地,即将变成废墟,而他们绝无生还的可能,这里的一切,都将随着爆炸化为尘埃,归于尘土。

他们都会死。

但是DR思索了片刻,撒了谎。

这个从不说谎的机器人,突然说谎了。

100%。”

他说。

——完——





玩转僵尸世界

末日百科 生存日记

微信号:funzombie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