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大侠与灵气公主》第九章

大侠如风2020-06-29 15:39:59

文链接











第九章

宠物的育种。

人们一定是出于对宠物的喜爱,才开始强化他们的某种特点。梗犬下垂的面孔,波斯猫的塌鼻梁,布偶猫消失的痛觉神经,每种特别的性状,都意味着生活中的痛苦,一切牺牲,都是为了我们的喜爱。当然,如果它们受到人类的宠爱,即使身体畸形,也要比生活在野外的动物来的轻松。最美的宠物,最多的宠爱。对于这些宠物来说,长相决定它们一生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境遇就是天壤之别。

比如这只抢不到奶吃的浅色小公猫。

这是一窝英国短毛猫,公猫深色,母猫浅色,四只刚能睁眼的小奶猫挤在母猫的怀里争着吃奶。他们四只花色不一样,颜色由深到浅,深色的那只是纯蓝色的公猫,最美,也最健壮,浅色的那只是垫窝,体力不及三个哥哥姐姐,总被挤出适合吃奶的位置。

它们的主人很少帮助那只浅色的小猫,可能他觉得这只猫花色不好,卖不出好价钱。在这只小猫三个月大的时候,它的主人检查它的身体,发现它先天残疾,做不了种猫。此后不久,它被阉割,作为这一窝中唯一被绝育的一只,直到被人买走时,它都没有名字。

它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情景。

一对青年男女走进店门,女孩花枝招展,男孩意气风发,男孩搂住女孩的腰,往橱窗里指指点点。主人打开玻璃门,把它被拎出猫舍。猫舍外好冷,它又冷又怕,浑身不住的发抖。它被塞进一个包里,透过包的网格,它看见自己的父亲和三个兄弟姐妹在温暖的猫舍中或是熟睡或是打闹,完全不在意它的消失,只有母亲趴在橱窗上,对着它不住得叫唤,它被带出房间,母亲一直看着它,不安、焦急、左右踱步,它向母亲呼唤,声音消失在黑暗的夜里。寒冷,孤独,不见阳光,也许这是命运在昭示。

新家又冷又潮,地上铺的瓷砖时常会起一层雾水,缝隙里是油腻腻的黑色污垢,空旷的房间,没有地方躲藏。

它也许被取名了,它记不清,因为在新家中,两个年轻人很快就不爱理睬它。他们更爱相互大声说话,摔东西,女孩爱趴在床上哭泣,男孩爱用力关门。男孩在房间里时,女孩还会经常照顾它,可男孩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女孩每天蓬头垢面,白天不开窗帘,晚上不开灯,守在电脑前发愣。

食物越来越少,水越来越脏,猫砂越来越满,它感到自己开始虚弱,经常打喷嚏,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渐渐的,它没有力量再站起来,眼睛睁不开,也闭不上。

曾经,女孩会抚摸它,她温暖、柔软的掌心,让它想起躺在母亲怀里的日子,好像在做梦,如果这是梦,它希望永远不要醒来。但当它躺倒在潮湿阴冷的地上,眼睛肿胀,无论昼夜都半梦半醒时,女孩就再也没有碰触过它。

“好冷……”


一股寒气钻到它的毛发里,它勉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纸盒子中,女孩抱着纸盒子,脸上戴着口罩和墨镜。天空阴沉,树枝上没有叶子。它被放在地上,寒意在身下蔓延,比空气更冷,冷得像是针扎,它想翻个身子,可是没有力气。

“好冷……”

女孩蹲在纸盒子前,看看它,她好像说了什么,它听不清,疼痛像是回声般在它的脑袋里乱撞。女孩离开了,没有再抚摸它。它突然察觉到自己有了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如此强烈,强烈到像要脱离自己的身体——它好想再感受一下女孩手心的温度,那个曾经让它感到温暖的温度,那温暖,让它感觉自己被爱过。

天色渐渐的暗淡下去,它感到鼻头上长出一层冰霜,冰霜长了根,刀子一样的冰碴往肉里钻。它心中隐约有个声音在说:要结束了。

一切都要结束了,寒冷要结束了,痛苦要结束了,永远不能被满足的小小的愿望也要结束了,也许,这样也好……

命运均匀的推动着万物运行,她从来不在乎那是一个生命还是一块石头,她不会为一个得到拯救的生命感到欣喜,也不会为了一个生命的逝去而伤悲。天地不仁,她只是制造着痛苦,安排着相遇,没有一点感情。

它听到有人哭泣,暖意从身下蔓延,它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睁开眼,以为是女孩回来了。它看到了一个眼睛细长的姑娘,把它捧在手里,又抱着它奔跑。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滑下来,滴到它干枯的毛上,溅出晶莹的白光。很快的,它感到呼吸通畅,脑袋里的痛疼迅速消散,它甚至能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蹦跳,温暖的感觉从胸口散发到全身。

这个姑娘把它抱进一个明亮又温暖的房间,几只大小不一的狗本能的冲它吠,空气中臭味和香味混杂在一起。它被姑娘放在一个台子上,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在它身上摸来摸去,又用凉凉的金属贴在它的胸口。

“身体状态挺好的啊,死不了,死不了,就是有点呆……”它看着穿白大褂的嘴,眼睛都瞪圆了,它发现自己不仅能分辨出人类说出的音节,而且明白其中的意思——它能听懂人话。人类的每句话都包含着海量准确的信息,它虽然能听懂,但完全不适应,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整只猫都懵逼了。

“你刚捡的?准备起什么名字?”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又说。

那个眼睛细长的姑娘脸上还带着泪痕,却已经乐开花,她一边跳一边拍手,说到:“它这么命大,就叫大侠吧!哈哈哈哈哈哈!”

 

***

 

“大侠,那欣昕是在哪捡……在哪和你相遇的?”赵美姬坐在工位上,仰视坐在柜子上的大侠,现在正是中午用餐的时间,大多数人都出去吃饭,赵美姬习惯自己带便当,公司一层只有她一个人类。

“是啊,侠侠,欣昕是在哪把你捡起来哒?”如风坐在赵美姬面前的桌子上,头歪在一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闭嘴!不许你直呼欣昕公主的名字!你要叫公主殿下!”大侠冲着如风呵斥。“还有!我不是……你也是捡来的!你这只Low猫!”

赵美姬听不懂如风说话,大侠呵斥如风时也没看她,所以她只听得大侠冲如风嘶嘶叫,完全不知所谓。

“不要凶如风嘛,大侠。”赵美姬说着,撸起大侠的脑壳。

“好好好,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大侠躲开赵美姬的爱抚,思考了一会。“我们想遇在——冬季,就是这样。”

一时间没有人和猫说话,大家都在等着大侠的下文。

“真的就是在冬天啦,其它的事情我也记不清,成为欣昕公主的骑士以后我就会说话了,用人类的语言思考很辛苦,信息量爆炸,以前很多事都记得模糊。”大侠说。

“侠侠,原来你是刚刚被公主殿下捡来的吗?”如风看着窗外被吹歪的光秃树枝说。

“……不是今年冬天!你这个白痴!”大侠反应了一下,冲着如风呵斥。“哼,说到你这只Low猫,我倒是挺好奇你的心魔让你有什么变化。”

“哦——没感觉呢。”如风盯着天花板仔细思考。

大侠斜眼看赵美姬,说:“你感觉如风最近有什么变化吗?”

“你这么一说……如风刚来时脾气挺大的,突然有一天温和多了,又赖又软,软得像一条大拖布。”

“还有让人变软的心魔吗……我还以为是让它变傻的心魔呢。”大侠说道。

“啊?”如风还在想着大侠刚才的问题。

“我刚才说你是不是傻——。”大侠说。

“我才不傻呢!哼!”如风两腮一鼓,扭头走了。

如风走到公司门口,趴在玻璃门前向外张望,这时陈欣昕正好进门,她吃力的放下一个大盒子,弯腰去摸如风的脑袋,如风却不高兴的咬了一口陈欣昕的手,跑向二楼。

“嘿?!Low猫!站住!看我怎么教训你!”大侠气得直接从柜子上蹿出四五米,着地时差点磕到下巴。

“欣昕,你今天来的好晚啊。”赵美姬迎上去说。

“唉,早上我爸突然让我把我的娃娃带过来,好像是我爸把老板说服了,真不知道在搞什么……”陈欣昕一边说一边拆盒子,里面是一个水晶罩,另一个小盒子里,躺着安静的伊丽莎白。

“伊、伊、伊丽莎白?!”大侠突然停步,转向陈欣昕,看着她把水晶罩放好,让伊丽莎白坐在里面,激动的哭了。“陈大帅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呜……”

 

***

 

“不能你说带走就带走啊!”陈欣昕看向伊丽莎白,它脸上的眉眼唇睫,身上的纱裙蕾丝,都是自己一点一点做好的。“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只能在家里!”

“闺女,以前啊,你常能偷拍到大侠和伊丽莎白在一起,对不对?唉,可现在大侠远在他乡,熟悉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他独自一人,得多希望能和自己的恋……”陈大帅忽然怔住,眨眨眼接着说:“恋恋不舍的娃娃在一起啊。”

“公司那么多人,也不是每天打扫,人多灰尘多,伊丽莎白过去的话太危险了,不可以不可以。”说到大侠,陈欣昕懂了恻隐之心,但想想伊丽莎白的白裙子,就还是有些不愿意。

“嘿嘿,着你放心吧闺女,我策动了你的老板,让他给伊丽莎白网购了一个水晶罩子,专门安放伊丽莎白,而且,‘不许员工碰触伊丽莎白’已经写入了你们公司的章程里。”陈大帅得意的屡屡胡子。

陈大帅将一个大盒子从卧室里搬出来,打开包装的那一刻,陈欣昕觉得整个房间为之一亮。这是半根水晶晶体,高有三四十厘米,呈五边形,上端保持着自然的尖顶,下端削平,水晶有一大半是完全透明的,另一半有很多杂质,呈白色,透明的部分占了五边中的三边,白色部分占两边,这根水晶的透明部分被掏空,成为一个有三个透明平面,背靠白色背景的展示柜,浑然天成,工艺精细,完全是一件艺术品。

陈欣昕看得目瞪口呆。

“我只是跟你老板说,把伊丽莎白放在公司里,再准备一个展示柜,保证三年后公司就能上市,这个……也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

“爸……这个是很漂亮……”陈欣昕盯着水晶柜,目光呆滞。“但,我得搬到公司吗?多少斤……?”

 

       完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