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器在合手丨这个不油腻的中年铁匠,复活了宋代金属冷锻技艺

留住手艺2021-09-10 12:48:14

铜钵,精神内敛,神物自晦


日本的器物在于传承,

台湾的在于设计,而我在意合手。

——安自强

他是一位不油腻的中年铁匠。

在木艺这行已沉淀三十余载,

于五年前决定转战铁器,

缘于一段美丽的文字。

一段关于宋朝金属冷锻法的记载文字。

 

沈括在《梦溪笔谈》卷十九中,

对于宋代青唐羌族的冷锻瘊子甲有详细的说明:


青堂羌善锻甲,铁色青黑,莹彻可鉴毛发,

以麝皮为綇旅之,柔薄而韧。

镇戎军有一铁甲,椟藏之,相传以为宝器。

韩魏公帅泾、原,曾取试之。

去之五十步,强弩射之,不能入。

尝有一矢贯札,乃是中其钻空,为钻空所刮,铁皆反卷,其坚如此。

——(原文)

卷中举例瘊子甲的坚硬:

在距离铁甲五十步远的地方,用强弩来射不能射入。

用箭来射穿铠甲的甲片,只射中其穿带子的小孔。

后箭头被钻孔刮削,铁反卷了。
自冷锻甲出现之后,

很快成为了当时重骑兵的标准装备,

可见冷锻甲的坚硬程度。


轻击之,声悠远,如罄音般清澈、清净

 

这种东西源于古代宋朝,

怎么现在没人玩这个?

不如一试?

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用了几年时间,他复活了这个技法,金属冷锻法。

 

因着阅历之丰富,内力之深厚,

他的作品有品质,有故事,更有灵魂。


《妈妈》

小时候,妈妈摘一匹树叶,给我,我把树叶
捲在心灵的记忆里,今天,我拿出来
锻锻,成了我的香船,一枝香,袅袅的烟
是我对妈妈的怀念



传统文化是孝,是根,传承不会断

 

以孝治国,

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传承。

你在北京、四川,

但是你老家在父母那儿。

你父母老家在哪儿呢?

在他们的父母那儿。

祖祖辈辈,

这种延续性,

在人的生活里形成一种习惯,

交流的文字记录的记忆不会断,

使用的器物制造的记忆也不会断。

所以我们的文化传承,不会断。

 

那时,安自强母亲生病住院,

因家中兄弟姊妹众多,

可轮流守着。

早上出医院后,他回到工作室,

继续制器。

之前制茶具,总不正,斜斜的。

意外地,那次将莲瓣茶具做正了。

亦是那天,母亲过世,

那片莲瓣茶具便一直保留着,

后来做成头像,守孝三年不换。

如今,接近四年。

因着习惯,沿用至今。

那是对母亲的记忆。

 

文化是让它被用,

让器物来用,

对器物形成习惯性审美,

文化自然就传承了。



鸟之表细刀走线,

成之效果,不下五百刀也,

故有其机理而无其刀痕,

简繁之道统一于一鸟之上。



器物的生活美学


器物,日常器物,何来美感?

源于制器者的制作。

制日用之物不会过心,不会审视,

不会花过多的时间来对器型调整,

制审美之器,会不计时间成本,

不计材料成本,不计人工成本。

器型的美成为第一要素,

思千遍做百形而成一器是谓精致,

成器之趣也在这儿了。

让这样的器物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使用,流行,

这也是我们希望的生活美学。

 

因醉心于宋朝器物简单纯粹之美,

安自强作品灵感多出于宋朝的器物。


有了灵感后,便是创作。 

由于冷锻是在常温下锻打,

没有模具,

全凭一手功夫。

冷锻,其力在心。

轻剩重,慢剩快,少剩多。

其线曲易得,直难求。

不求其锻痕,

求型之过程锻够其机理自现。

其制器之过程忌,快,力大,心急。

 

徒手捶打、轧制过程中,

金属材料内部分子会改变,结构硬化。

以此锻造出的铁器,

坚硬不易变形。

 

因成型慢,多了修正的时间,

亦有了与心交流的时间。

慢,是成型的关键,

造型是慢,

生活亦是这样的慢。

 

长时间琢磨下来,

成就了一种音律之美。

“轻击之,声悠远,与未锻之铁发声天上地下。”

 

如涓涓细流,是欲张却敛的生活之美。

 


枝头一片叶,可以做茶勺。
舀得四海水,平分三秋高。



真正好器物,在于合手


一些手艺流程技法极为复杂,

令很多人望而止步。

因少部分人掌握着工艺的秘诀,

更多只传承小部分人,

如此循环,使手艺高于生活,

造就了一种高级疏离感。

 

但安自强说,

手艺不应该超越生活,

就像器物必须要使用一样,

在少部分人手中是在于,

器物制作的难度。

因此决定了器物的价格。

 

一门手艺,基础手艺,

是一个让人生活,让人吃饭,

养家糊口的一个技能。

但技能背后的东西,

一般文字难以描述,

亦非器物本身可以代表,

这正是器物高贵之处。

所以,器物的美在生活之上,是客观存在的。


除了谋生,那些做到深层的手艺人,

是设计师,是美学家,更是是哲学家。

日本是家族做茶,有仪式感,

台湾做茶多为文化人,注重美,

大陆商人做茶,在乎茶多贵,

制器也是这样,

日本的器物在于传承,台湾的在于设计,

而他,在意是合手。

 

合手,是器物拿在手中,

是使用者手的延续。

唯有在手中使用,器物才得以流传,

像文物一样放置在博物馆,

就只能是文物。

是铁器就一定会生锈,

他没有完成品,

做的只有三分之二,

剩下的三分之一,

是使用者的延续。

让器物适应使用者,让使用者适应器物。

 

孔子曰,席不正不坐,

割不正不食,

吾日三省吾身。

在在中国传统中,

器以正行,器物的使用可规范人的德行。

 

使用者借助器物修正自己。

在手艺人那儿,

更是制器如做人,

用做人的严谨来制器,

绝对能做得出好的器物。

 

择好器物,往生坚持。


 

安自强系列铁器作品欣赏—— 


茶具


丛林法则



叶子


花器


一只宋朝的鸟


以钵托心



 安自强,1965年生,高级工艺美术师
87年开始创作木艺,以艺术陈设品为主

 91年作品《轮回》在中国美术馆获得银奖

96年摄影作品《回家去》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行的亚太地区摄影比赛优秀奖

2011年成立工作室《木意思》

2012复活了宋代金属冷锻法,并开始以冷锻法制器 









往期回顾

 茶席窥美 

为什么现代人比古时候更需要茶?

秋天,有秋天的味道!

不作不死,为了那个可以干一辈子的事 

温柔的震撼

爱上青花,她用残碎的瓷片讲述美丽的故事

中国千年前的电影,另一个《百鸟朝凤》

鸟去留笼,玩儿出来的指尖神工——刘子元的微笼技艺

活在历史里的村庄——丁村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