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荷兰职业学校——赴荷修学日志05(3月13日)

赵俊特级教师工作室2021-04-05 14:43:00

今天参观了两所职业学校,都位于鹿特丹临近港口之地。

第一所应该是高等专科学院吧。

上个世纪90年代这里还是异常繁忙的港口,最多时有多达7000名码头工人。后来亚洲港口兴起,这里就衰落了(真的吗?)

这个厂房里,可以建造潜水艇。据说我国的台湾计划在这里定制什么潜水艇的,由于咱们大陆阻止,没有造成。现在在建造给富豪们使用的游艇。

这个据巴特老师说是荷兰设计的油井平台,其精巧之处不在于体积大小,而是在风浪中能保持高度的平衡和稳定。

本世纪初,RDM公司收购了这个码头公司。一开始没有明确的发展计划,后来与当地某大学的董事会达成共识,原有码头、工厂的厂房、设施基本不变,将之改造成高等专科学院。

原来码头的老工人就变成了技艺娴熟的技术老师。

这几年该公司了这里的发展势头良好,已经把教育、实践、创新孵化和商业化很好地结合起来。

经常可以看到这种电动汽车的充电桩

“厂房”里有很多这样的格子间,就像一个去掉两个侧面的立方体,是很好的小规模交流场所。

进入高大宽阔的“厂房”,看到各种各样的仪式设备,这里其实相当于“创新工场”,你拿出你的点子吸引风投,然后创造出你想要的产品并投入商用。

“创新工场”一门之隔便是学校,教室和厂房连在一起,方便随时开展实际操作活动。真的是活学活用。

3D打印已经非常有使用前景了,上次看到的是巴特使用塑料为耗材的3D打印机,这次看到了以盐、混凝土、金属粉末为耗材的3D打印机。


离开这所高等专业学院,我们又拜访了几步之遥的一所中级职业学校。巴特的夫人就在这里上班。

我们简单参观了学生们实际操作的课程。

这是化学实验室,有一定危险性的实验在这两个带隔断的操作台进行。

一组学生给我们演示一个实验。把一些粉末装在一根试管中,用酒精喷灯加热融化。

或许是因为紧张,负责测温的男生犯了一个错误:他把长长的测试融化液体的温度计从滚烫的试管中取出来,放到冷水中浸了一浸,然后又拿出来小心翼翼地伸进滚烫的试管底部已经熔化的溶液中,果不其然,这个温度计的头部顿时脱落在溶液中了。

老师说,这对最终结果影响不太,于是实验继续进行。两名同学更加小心翼翼地把熔化的溶液倒进一个铝箔小纸盒,说一个小时之后就凝固并降温至正常了,那是会出现一块塑料。

中午遇到我们的学生,他们说听了一节荷兰语文课,压根没听懂。好在下午要去溜冰。

等我们抵达溜冰场,孩子们已经在里面溜起来了。

嗯,水平还不错。

地面是真实的冰面,脚下是金属的冰刀,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啊。

幸好还有这个小冰车,可以很好地帮助初学者练习,请坐好,我来推。

晚餐由艾丝翠德和一位帅小伙做东,请我们吃自助餐。

这位帅小伙已经28岁,没有女朋友,可能是同性恋(荷兰全世界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很健谈,去过日本,也喜欢日本。对中国很不了解,所以问了我们很多问题。

现在发现和西方人打交道,不能太过谦虚,要更加自信地介绍自己,并推介自己的国家,尽管他们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以为中国人的生存状态比他们差了很多,国家比他们落后很多。

所以,我的两位女同事,“火力全开”,用比他更加流畅练达的英语,畅谈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观念,看到他不止一次地表现出愕然的样子,不禁感到好笑。

中国自古以来相信“交相利”的道理,那么现在,一个更富强、更自信,也更加包容的中国正在阔步走向世界——你准备好了吗?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