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期:维也纳, 欢快的王族旋律 4

意路小跑2022-08-04 07:08:30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意路小跑”快速关注


维也纳(Wien),欢快的旋律将布达佩斯的沉重一扫而净。除了“音乐之都”的美名,美泉宫,霍夫堡宫,茜茜公主,圣斯蒂凡大教堂均在欧洲闻名遐迩,然而,景点背后,都聚焦到那个古老的,哈布斯堡家族(House of Habsburg)。


上接《第45期:维也纳,欢快的王族旋律 3》


中餐,实惠、便宜、方便。中餐与Kebab(土耳其烤肉),是“意路小跑”出门在外的两个主要选择。相对于Kebab的多样 (孟加拉版,摩洛哥版,突尼斯版,巴基斯坦版),中餐馆的故事简直千篇一律。浙江温州或者青田,老板出来20多年了,子女都在欧洲这边,几乎不能说中国话了。父母这一代一年还会回国一两次,但到了子女这一代,几乎是土生土长的欧洲生活方式(详见布达佩斯篇,第39期)

生命之道

,还有一个华人小书店,生命之道。“维也纳180万人口中,有3万多华人,我老公是德国人,在此生活多年了,这个小书店,算是宣扬上帝在我们心中的一个地方”,老板平静的对我说。临走,她送我一本小书,“愿主保佑你”。我还之以复杂的微笑。


霎那间,回想起在布达佩斯,一位来自瑞典的造纸工人的一番话。

“我本人是新教徒,。,基督的世界就靠你们来捍卫,对抗穆斯林崛起了。。。”我当时不置可否。然后在布达佩斯的教堂,欧洲的年轻人在对着穹顶画画,而中国女人带着孩子在祈祷;还有在巴塞罗那的圣家堂,国人组团到此唱诗,那份虔诚至少比起维也纳人,有过之无不及。把这一幕幕场景联系在一起,我终于可以理解瑞典人的话了。

圣殇

实话说,在“意路小跑”看来,维也纳的宗教的氛围并不浓郁。可能是因为发生在16世纪“宗教改革”深深的影响了奥地利,,引发了“三十年战争”,,大大弱化了教会的地位。


但,,在嘉布遣会教堂(Kapuzinerkirche),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个位于霍夫堡宫建筑群中,不起眼的小小教堂,陈放着140多具金属棺,那是哈布斯堡王族的尸体。最著名的两对夫妇,玛利亚-特蕾莎和弗朗茨-斯蒂凡(详见维也纳篇,第45期),还有弗朗茨-约瑟夫和茜茜公主(详见间奏篇)


嘉布遣会教堂(Kapuzinerkirche)

玛丽亚-特蕾莎之棺

茜茜公主一家之棺(中间是弗朗茨-约瑟夫 )

霍夫堡宫,哈布斯堡的“冬宫”,见证了家族的荣光与落没。几百年来,经过家族的不断扩建,霍夫堡宫如今已然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包含了许许多多的小教堂, 陈放着王族尸体的嘉布遣会教堂只是其中之一。


同处于霍夫堡宫内,还有另外一座小小教堂,,那里记录着哈布斯堡家族的幸福时刻。玛利亚-特蕾莎和弗朗茨-斯蒂凡,还有弗朗茨-约瑟夫和茜茜公主,穿越时空的两位传奇女性,他们各自的甜蜜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除了见证奢华隆重的婚礼,,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小瓶子,那里安放着哈布斯堡王族的一个个心脏。王族的葬礼分为三部分,除了尸体和心脏,最后一部分,王族的内脏,存放在圣斯蒂凡大教堂(详见维也纳篇,第44期)

霍夫堡宫全景图 Hofburg

往事如烟,沧桑巨变,跨出维也纳的旧城区,最后回眸那高耸的哥特塔尖,告别王族的那一份沉重。一个充满欢乐,井然有序的城市揭开了面纱。轨道交通,车辆的新旧程度自然比不了我大天朝,但德国式的准时还是让我朝望尘莫及。地铁站旁边的马路上,笔直的自行车道旁边,立着这个小秤,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掉。20欧分,测一测体重,检验下运动成果,维也纳城市的人性化设计露出了一个小小的侧面。


再往前走,是著名的中央公园,施特劳斯小金人闪闪发亮,夜幕降临之后,莫扎特的雕像耸立在另一座公园。好吧,终于触碰了维也纳的本源,“意路小跑”下一次该聊一聊欢快的旋律了。。。

自行车道旁边的小秤

金色的施特劳斯 夜幕下的莫扎特


意路小跑

ID:Yiluxiaopao_zjzll

涵盖文化、历史、宗教、遇见的背包故事!


点击⬇️ “阅读原文”,意路小跑完整的背包故事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