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将军:富裕的“知识分子们”尚武精神丧失,国家必败!

军中大微2022-08-20 15:32:39

 


文:徐焰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历史上出现的贫困打败富裕、野蛮征服文明的赫赫战绩,关键在于富裕的“知识分子们”尚武精神丧失,贫困的“野蛮人”奋发图强,掌握当时先进的军事技术。


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中,迦太基人的造船技术虽高,却挡不住罗马人接舷格斗。

国无军不立,古代、近代的执国柄者也都清楚这一点,除了极度昏聩的君主外都注重保持国家的军事力量,往往视兵权如命。不过注重军事之国,并不一定能够强军,历史上经常有兵强马壮之国会逐渐变得衰弱不堪,重要原因就在于军事思想僵化和体制腐朽,不能引导变革甚至堕落得一代不如一代。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3世纪称雄西方的古罗马,就因军事体制崩坏落得个瓦解的下场,此后意大利半岛还出现了千年分裂的局面。

从古至今的军事变革,绝不是仅靠换些新武器,或提些新口号,而是需要以下三方面的并举:

1、提出创新的军事指导思想;

2、更换新式的武器装备;

3、实现军队的新编制和结构重组。

了解历史的国人都知道,宋朝在人类战争史上最早开始大规模使用火器,军队装备上出现了划时代进步的萌芽。然而此时因封建腐朽习气的压制,以宋太宗、徽宗、钦宗为首的朝廷都没有进取性的军事思想,对臃肿无能的军队也未进行改革,武器改进这一“单骑独进”并没有改变宋军的衰弱面貌,更谈不上实现什么军事变革。

19世纪后期清朝搞“洋务”时,购买了外国的先进军舰、火炮和洋枪,却仍维持着腐朽的军事思想和落后的官制、兵制。相比之下,此时进行明治维新的日本在军事变革中却是“三头并取”,,全面更换新式武器装备,编制上全面仿照西方军队建设多兵种有机结合的合成军。

中日甲午战争中,双方军事较量形成这样的对峙场面:一方是拿着近代武器的古代军队,一方是作战思想、武器和编制都已是近代化的军队。虽说清军在外购的铁甲舰和克虏伯大炮、加特林机枪等某些单项武器上有优势,在军事变革的总体进程中和日本却已存在“代差”,作战理念和军事体制上的落后,导致了清军在陆地与海上每遇交锋都一败涂地。

如果把军事变革形象地比喻为一个人,军事思想就是头脑,武器装备就是手足,编制体制就是躯干。在三者之中,头脑自然最重要,军事理念的进步才能有效指导变革。

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是“存在决定意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军事思想与其生活的地理环境有重大关系,中华民族形成的国家意识也是如此。纵观人类古代史,基本上有着三种文明,其生存环境决定了民族特点和军事特征:

河流文明——崇尚和平、文化水平高却又比较保守;

游牧文明——文化水平较低,剽悍善战;

海洋文明——长于商业,却常常进行殖民扩张。

地处爱琴海的群岛之国——希腊,是西方文明发源地之一,连接欧亚非的战略要地,其古代建军便是海陆并重,并对外不断扩展殖民地。希腊本身虽然在中世纪和近代衰落,其历史文化基因却被西方国家包括现在的美国所继承。

作为多民族组合而成的中华民族的主体——华夏民族,在历史上长期处于河流文明状态,虽然北方少数民族在数千年间多次南下,融入了游牧民族的特点,然而在短时间内又被农耕文明影响,被同化。中国古代王朝的文化传统,决定了其在防务问题上崇尚礼义与和睦,鄙夷征服式扩张奴役他国,。如中国从战国时期至明朝的两千多年间一直修筑长城,这便是军事上的防御性理念的突出代表,也是河流文明的深刻体现。

熟悉自然地理的人会发现,两千多年来历朝历代修筑的长城,其走向大致与350毫米等降水量线相吻合。长城以北天气寒冷,降水量少,不适宜种庄稼;长城以南气候温暖,降水丰富,适合农作物的耕作。长城是农业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从实质上看是农业文明防范游牧文明的一道院墙。

汉族当政的王朝,直接管辖区大都局限于适于农耕的长城之内,汉朝、唐朝虽有短期向外扩张却也很快退回长城之内。以满族作为最高统治者的清朝,在前期融合各民族,终于形成了我国多民族国家的基本疆域。清朝进入后期,对外开拓的精神完全丧失,加上武器和军制落后,国家防务完全堕落为消极保守的防御型。

回顾中国自秦汉以后两千多年的民族冲突,经济上是北方穷、南方富,军事上却一般是西强东弱、北强南弱。像诸葛亮的蜀军是以山地步兵为主,北伐时一旦越过秦岭,进入关中平原就难敌曹魏的骑兵,只能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一令人叹息的结局。再观历史上其他朝代的北伐,,其余的没有一次成功。像岳飞那种“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理想,就是没有宋高宗“十二道金牌”的阻挠,也绝无实现的可能。首先我们从军事角度分析,由于北方以畜牧业为主,适合发展骑兵,当地民风彪悍、善战,在冷兵器时代,占据了体力、机动力、战斗精神三项优势。南方以耕种为主,难以养马,军队多以步兵为主,民风也相对柔弱,。

现代的人们总愿意称赞华夏民族的汉朝、唐朝,认为它们开创了值得夸耀的盛世。在军事上,当时华夏民族确实击败了北方的匈奴和突厥。从社会面貌和思想观念上考虑,汉唐前期的统治者还保留着开拓进取的精神,并注重改进军制,打造先进的武器。汉唐两朝的前期,突破性地将农业和畜牧业结合起来,在长城内外的马场上养育了数以十万计的战马,大力发展冶金业,生产大量优质的铁制兵器。汉军同匈奴进行了百年骑兵大战,双方的战马和骑术基本相当,汉军有金属盔甲、尖铁箭头和强弩,匈奴却只有皮甲、骨头制作的箭头和简易弓,武器装备上同汉军有着重大差距,这些决定了双方交锋时的胜负次数。不过汉军因习惯于农业社会的生活而不能在草原久居,因此无法彻底消灭游牧于各地的匈奴,最后只能以“和亲”的方式求得双方休战,和睦相处。

唐朝初期,战马数量超过汉朝,金属铠甲和铁制兵器也较突厥占优,才能有太宗、高宗时期的辉煌盛世。

白江口战役,唐王朝大胜,显示了盛唐强大的军事力量,也打击了日本贵族的气焰,使日本之后1000多年不敢来犯。

不过唐朝中期,当权者和汉族农民普遍厌倦战事,朝廷不得不改征兵制为募兵制,愿意应募当兵的多是擅长骑战的胡人,安禄山、史思明这些少数民族将领由此壮大了实力,从而发动叛乱。唐朝虽然经过七年苦战,借来回纥骑兵平定了安史之乱,而藏族的吐蕃王国却乘机占领了唐朝的陇右马场。塞外养马的肥美草场丧失,,由此也丧失了对北方少数民族的军事优势。唐朝后期和宋朝、明朝,内地的尚武精神逐渐衰落,北方少数民族却日益强势。,对南方的威胁日益增强。

北方游牧民族虽说总体经济文化落后,却建立了统辖力较强的辽朝、西夏、,除了战马的强壮、士兵的彪悍,还得益于较高的金属冶炼和兵器制造水平。虽然成吉思汗是个文盲,却特别重视提升武器质量,到处搜罗制造火器和攻城机械的工匠,蒙古军保持骑兵优势的同时在盔甲制作、发炮装置方面不亚于宋军。再加上蒙古民族强悍的作战精神,。

同样的历史悲剧,后来又发生在大明王朝同北方的清朝之间,努尔哈赤时代“满洲铁骑”使明军步兵难敌,明朝的袁崇焕还可以利用“红衣大炮”的优势取得少许胜利。当皇太极招降明朝火器队,建立铸炮业时,军事实力远胜于李自成的军队,明军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这就再次上演了贫瘠的北方征服富裕南方的历史剧目。

总结这些历史经验可以看出,中国历史上出现的贫困打败富裕、野蛮征服文明的赫赫战绩,关键在于富裕的“知识分子们”尚武精神丧失,贫困的“野蛮人”奋发图强,掌握当时先进的军事技术。这一情形在近现代世界上也一再出现过,如“二战”中的意大利也算得上是二流工业国,却打不过希腊这样的落后小国,原因也在于这些罗马帝国的后裔丧失了前人的战斗精神而只重享乐。



作者简介


徐焰,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校军事思想历史学科带头人。

,曾任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四川大学等十几所高校的兼职教授;连续三次被评为国防大学杰出教授,“全军优秀教师”称号和“全军杰出科技人才奖”获得者。

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军备控制中心、日本防卫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和讲学。20多年来单独撰写的学术著作已出版《金门之战1949-1959》《解放军为什么能赢》等20多部,有一些还被翻译成日、英文在国外出版,有的作品还获得全军科研一等奖、中国图书奖和解放军图书奖。此外,还撰写过几十部电视片并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播出,并长期担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特邀嘉宾。





中大微公众号第198期

声明:文章凝结大微汗水,如有转发请注明来源:军中大微公众号(JUNzhongda-V)。敬请点赞!欢迎留言!感谢转发!诚邀合作!大微微信号Greatmount653,欢迎加入正能量战队!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