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的那一场雪(四)

原创故事吧2018-06-09 20:07:43

       三人坐在火车上,火车已经开过了山海关。

“已经进关了,出东北了。”小蔡说道“按道理我们已经安全了,黑妈妈是东三省的出马师兄总头目,这里已经是马家的地盘了,但是我们不要大意了!”

“好的”二李兄弟齐声回答。

可事情的发展恰恰不按照三人的想法发展,三人渐渐发现,火车每次到站,总会下去很多人,但是不见有人上来,管理车厢的乘务员也不再来管理车厢。

“出事了”小蔡默念道!

“快点离开”小蔡对二李兄弟说“跳车也行!”

“来不及了”二李兄弟说道,“现在这辆车已经进入异时空,蔡主管你感应不到吗?”

“我全力镇压大烟袋,已经无力再做其他的事情了”小蔡说道“后面的事情全都仰仗各位了”

“好的”

这时,这节车厢人走的只剩下三人了“他们要抢走大烟袋锅子,就得连我一起带走,不然里面的东西放出来,要为祸一方,这期间的因果谁也受不起。所以我暂时是安全的,你们放开手去做吧”小蔡说道。

二李兄弟,对小蔡抱拳行礼说道“这次拖累蔡主管,此情一定加倍奉还”说罢,二人分头,高个的大李向车头的方向走去,矮个的二李向车尾的方向走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分割线¥¥¥¥¥¥

大李走出这节车厢,眼前的景物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车厢内饰变得虚无缥缈,反而多了岩石,树木和湖泊,车厢和景物融合在了一起。这是改变环境的阵法,让适应环境的人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战斗力,降低对手的适应性。大李对此视而不见,他在身后的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剑鞘,从里面抽出一把剑。这把剑,就是黑乎乎棍子的安了一个把手。大李把手在剑上摸了一把,剑身闪出一道银光“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个大字。

大喝一声“我李峰在此,哪个上前一战!”

言罢,数个身影向他扑了过来,这些身影有慢有快,左右穿插跳跃,一道身影最迅速,冲在前面,到了李峰面前,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头上戴着金属的面具,手中执一面大盾,盾面涂着黑漆漆没有一丝反光,盾面有四个尖锐的突起,明显不是一个单纯的防御武器。后面有四个人也显露出来,手持刀剑。执盾者与李峰僵持住,后面几人伺机进攻。李峰并不慌张,看到来人离得近了,手中剑从下向上一撩,轰的一声巨响,连人带盾被打飞了出去,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周,眼看活不成了。后面几人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事到眼前也只有向前冲了,李峰变了剑法,左突右刺,杀得4人连连后退,不一会,四人中就有2人中了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剩下的人也被杀得不停的后退。

 “合阵”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大喊,又有5个人从其他地方跳了出来,原本准备伏击,现在形势不好只好显露身形跳了出来。7人围成一个圈子,将李峰围在中间,一个执盾人为首。李峰如同在树林中闲庭信步一般,挥舞手中宝剑将7人的进攻全部打退,还不时递出一剑,将这群人杀得不得不回防。

 这七人虽然不是李峰的对手,但也将他困住。突然之间,七日的攻击猛烈了起来,不顾损伤拼杀,李峰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被逼的手忙脚乱。一道火光出现在远处,趁李峰在抵挡七人的时候发射出来,七人都躲在盾后面,炸弹在李峰面前爆炸,烈焰火光将李峰包围。火光之中,黑烟滚滚,一个人影从中走出来,他的脸被正面击中,却闪烁着银色的光芒,身上的衣服被炸坏了多处。里面露出金属的身体。李峰竟然是机械人。李峰金属的面孔上挂着嘲讽的微笑。闪烁着红色光线的电子眼巡视周围。

“全部撤退,代号3317”后面的指挥者在通讯器里面狂喊,他心中惊诧“这是政府正在研究的项目,怎么就用到实战上了”说话间七人小队已经向后面撤退,李峰并非没有听到,但是这次的任务是保护蔡主管平安回到洛阳,所以并没有逼迫得太过于严厉。

看着七人小队和后面埋伏的各类人员都退走了,李峰向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邪恶的分割线++++++++++

李钢走到另一节车厢里面,这节车厢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没有多少乘客,只是在车厢的今天,有几个道士模样的人在那里站着,看到李钢走进来,手中的法器都拿了出来,一位首领站了出来,对李钢说道:“李先生,这次的事情你们办的太不地道。老太太是东三省的道门护法,她的东西你们都敢动,也太看不起我们三清一脉了”

李钢从随身带的背包中取出一副手套戴在手上,对着对面的道士拱了拱手“这次的事情,说不得是我们兄弟对不住老太太,但是这东西,还是要带走的”

对面的道士看到这情况,说道:“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向后面退了两步,退到人群之中。

对面的二人都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多说什么话,可见双方都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也就不再做无用的事情。

李钢双手结出手印,向地面上印去,地面瞬间出现一个五芒星图案,五星的尖角上闪烁着,红色,绿色,白色,黄色和蓝色的光芒。李看到光芒起来了,从挎包取出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小斧子,放在阵法中间,口中念道:“宇宙万物真理之等价交换”,光芒闪烁,阵法收敛,一只怪鸟出现,怪鸟三只头上各有一只眼睛,口中长着锋利的牙齿,绿色的口水从口中流淌而出,黑灰色的羽毛覆盖全身,怪异的是这只鸟只有一只脚爪。

动作行云流水,瞬间就完成布阵召唤,对面的道士们也知道无法阻止,也就让他完成,也落得大度。

“是九头鸟的幼鸟”李对面的老道惊叫道“怎么召唤出了这个邪物”

惊喜道“今天是真是幸运,有各位忙活的,不过我还是规劝各位不要对它出手,我兄弟自感谢啦各位高抬贵手,未来自会报答。”说完,转头对召唤物道“孽畜,这里交给您了,只要将他们阻在此地即可,最好不要闹出人命”转头向来路走了回去。怪鸟呱呱叫了两声作为回答,却对着老道们微微张开鸟喙。老道们看出着怪鸟显然不拿李的话当回事,而且它是吃肉的。怪鸟看到对面的人不过是一只又一只行走的火腿。哪有不吃的道理,碍于召唤原理,不能离开阵法太远,不然这只鸟早想扑到人群中大吃一顿了。

带头的老道说道:“各位既然来了,就没办法袖手旁观,不做这一次是不行的,请各显神通把。”老道说话明显中气不足,跟随他来的各人,来自不同的门派,心中有各自的打算,一盘散沙,李看得透彻,所有当他超水平的召唤术使出以后,就不再关注这边,不过他召唤使用的祭品也是珍贵至极,心想回去怎么也要加倍讨要更好的。

老道这边虽然口中说要上前一战,可是没人动手,几个人在这里尴尬的站着。有个小道士二十多岁,心思伶俐,看到冷了场面,于是问道,这人是谁,为何有这样的本事?老道看有人问话,于是接口说道:“这人的来历奇特,三、五年前我就听说此人名头,使用的是召唤之术。开始有些道门认为他是学了东洋神鬼术或西洋的魔术,跑的东方来撒野。就跟他做过了几场,结果发现他用的是正规的五行法术。有人查阅典籍,才发现他用的是先秦的方士术法,每次召唤都得需要金属的祭品,召唤出来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当时有人给他个外号叫做(钢之炼金术士)”。

回到原来的车厢里面,蔡主管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一本小说。李不声不响的坐在一旁,过了一会李峰也回来了。战斗的原因,身上破破烂烂的,蔡主管看了一眼,笑着问道,现在国家的科技这么强大了,人造人已经能够这么用了?李给解释道:“并不是完全的人造人,底子还是茅山拍的僵尸术,不过这几年,国家确实强大了,很多的技术都有了突破。科学院的专家和我们这些老派的供奉联合起来,茅山派出了大了,把他们一位前辈所化的飞僵的残躯贡献出来,说起这飞僵也是大大的有名”李说了一个名字,在抗日时期刺杀了日本的几位大员,“当时的情况日本的大员身边也有各种奇人异士保护,这位前辈虽然舍身化为飞僵,但也身受重伤,回到茅山道以后,马上要坐化,幸亏有人送来了****才得以保护全了部分躯体”李说完这些,沉默了一会“最近这阵,技术上有了进步,有能了让前辈重新得以行动,商议的结果就是您现在看到的样子,这个计划代号‘阿诺德·舒华力辛帝加’!”蔡主管心中大大的吐槽,眼中留露出鄙夷的神色。“是您所想的,当年因为那10年,我们道门受到的没顶的打击,现在科学院里面的供奉都是湾湾那边过来的,这位前辈也是从那边过来的,名字自然是他们起的”说话的时候,李峰从箱子里面又拿出一套新衣服换上,又戴上了一个新的面罩,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协调,但是不再是一副骷髅头的样子了。

说话之间,火车已经开出很远,火车的车厢并没有受到众人打斗的影响,经过各个车站人又逐渐多了起来,说话间就到了洛阳站,三人下了火车,见火车边上就有几辆军队的“勇士”牌吉普车停在一边,车上下来几名战士,有一人手中拿了一个银色的箱子下来,蔡主管看到,将大烟袋锅子拿出来,放在箱子里面,二李兄弟上前接过箱子和几位战士一起上了车,转头对蔡主管说道:“这次行动,蔡主管居功至伟,奖励什么的,几天后会有专人送道您家里,我们兄弟先要告辞了”

蔡主管,向他们摇了摇手,自己转头向车站外面走去,这次行动虽然比较完美的执行,自己的同学李超人那里已经被派去的人抹去了记忆(我好苦啊!),但是这次的事件也在他心里有着种种的疑虑。这次显然是ZF主导的任务,为何要派自己这个已经退休的人?黑妈妈显然和ZF关系密切,而借用他的东西为何要偷取?接来的大烟袋锅子里面镇压的东西是出名的邪物,要拿来干什么用?显然ZF不会和黑妈妈断绝关系,东西是要还的,从这次的火车阻击可以看出,黑妈妈一方并没有全力以赴,又是为什么?想知道这些,蔡主管陷入了沉思。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本文

请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转发能让我们走的更远


作 者 连 载 回 顾(点击下方链接)

2007年的那一场雪(一)

2007年的那一场雪(二)

2007年的那一场雪(三)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