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连载 | 原创长篇小说:《人类。霾的国》 005

天生勇气2018-06-19 16:41:56

点击关注,中国最专业、有趣的运动健康自媒体



Story by: Yadi

Written by: Ming


原创科幻小说连载回顾

《人类。霾的国》002

《人类。霾的国》003

《人类。霾的国》004


《霾的国》005



在我来到“黑庄”之前,我对地下世界的认知仅停留在“真空地铁”和“人造食物合成工厂”。

 

真空地铁,就像一颗尖锐的子弹,从大楼射出一条线段从A到B,它是连接大楼之间最快捷的穿梭交通方式,乘客无需佩戴空气过滤罩;人造食物合成工厂,是下层人食物的主要来源,雪梨公司通过模拟自然光源技术,在温暖的地下温室培育了很多人体需要的食物,并且据说食物的品类还在不断增加。

 

而“黑庄”却是我闻所未闻的地方。它处于地下多少层?是什么人建造的?又是用来做什么的?我不得而知。

 

昨天就在我正想质问穿制服的让我参加“初级天攀竞技选拔赛”的真实目的,一颗霾弹突然打在了牢房的玻璃上,瞬间警报大作,从玻璃缝隙中钻入的霾尘气体也让我立即昏倒。

 

等我再次醒来——就是此刻——我和小鲤正被“囹 AF- 27”和“圄 AF- 29”——两位穿制服的狱警——解压着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地下黑庄中。他们的眼神凶狠而兴奋,正自顾着和周围的人打招呼。小鲤趁机悄悄对我说,这里是黑庄。

 

黑庄里的一切都突破了我对霾国的认知。阴暗,潮湿,大块的墙皮脱落,昏暗不明的灯光在闪烁,周围人群大呼小叫,不怀好意地冲着小鲤吹着口哨。我紧张地看了看小鲤,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却发现连自己身处何境都不知道的我,竟然也无能为力。

 

这里的男人赤膊上身,肌肉发达,嘴里叼着霾烟(一种从霾尘中提取的廉价香烟),而女人也衣衫褴褛,放纵地大笑。这让我看清楚了他们的身体,或者说,零件。每个人都不是完整的,有位老人拖着一条半机械化的大腿,腿上斑驳的痕迹好像经历过剧烈的摩擦;小孩子的眼窟窿里装着灰白色的机械眼球,在转头的过程中眼球却保持着水平不动;男人的腹部更加可怖,精密的机械零件像手表机芯一样转动,他把肾脏掏出来,又装进去……

 

我只听说过雪梨公司在做人体半机械化试验,也曾经在雪梨科技博物馆见过第一例半机械化的试验品“多利”,却不曾想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下黑庄,却见到了这么多半机械化的人……或者说,应该叫他们“机器”更加合适?

 

相比之下,我和小鲤反倒显得不是正常人了。看到我们惊慌失措的样子,“囹”朝着我们呲牙一笑,露出两排闪亮的牙齿,敢情这家伙也是半机械化人!毫无疑问,另一位穿制服的“圄”身上的某些部件也不正常。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在黑庄里徘徊,众人听到颜色更变,就连一项跋扈的“囹圄”二位也显得神情格外紧张。

 

“一位典当了牙齿,一位剁了舌头,自从上次两位赌输了之后,好像很久没来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嗓音很粗,有金属般的冰冷,子弹的铿锵。毛骨悚然。

 

人群闪开,一位领袖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两侧众人唯唯诺诺。待走近了我才发现,这哪里还是“人”,明明就是一台高大威猛的机器,右手是个尖锐的金属钩子,左手是彻底的仿人造机械手臂,身体躯干、小腿统统都是暗红色的钢制材料,还有更多的细节让人不忍直视。

 

连囹、圄两位监狱警察也上前鞠躬,口称“蛟老大”。他是谁?

 

这位“蛟老大”看起来十分鄙夷囹圄二人,反而对我和小鲤颇感兴趣。“他们是鲤HP- AF45HP- AF40,” 囹、圄二位指着我们俩,恭恭敬敬地上前对“蛟老大”介绍我和小鲤的来龙去脉,刻意强调了我们在大楼天攀的事迹,当然,讲述中也弱化了他们在过滤罩里做手脚的细节。

 

“蛟老大”再次看了看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惊诧的表情,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把我们带走。囹圄两人从蛟老大手里拿过一叠钞票,显然,我和小鲤被卖了。然而,“囹 AF- 27”似乎嫌给的钞票两个人分不够,蛟老大不屑地抬了抬那只有钩子的手,就见“圄”眼睛凸起,脖子上血脉喷张,喷得“囹”满脸都是鲜血。这一幕再次引得周围一群狂呼。

 

两个人分不够,一个人分就应该够了吧,囹哆哆嗦嗦的收好钞票。回头一瞥看到这一幕的我突然又对他们两人心生同情起来。不待我多想,我和小鲤被带到一件暗室。显然,小鲤比我经历得更多,显得犹为镇定。

 

小鲤说,在黑庄,人们追求的只有两件事,钱和利益。如果一件事不是为了钱和利益,那么一切将失去意义。哦,不对,“蛟 ”是唯一凌驾于钱和利益的存在。如果说大楼是地上文明的正统,那么“蛟”就是地下世界的至尊。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代号,更没有人知道他的城邦和年龄。对于地下世界,蛟就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黑庄常年经营着“天攀大赛”的赌博。我们被当作被看好的种子选手卖到黑庄,人们可以在看好的选手上压赔率,玩家甚至不乏部分慕名而来的上层人士。成功的选手继续角逐更高级别的天攀大赛,而失败的选手却杳无音讯,见识到地下世界真面目的我,猜也能猜到那些失败的选手哪里去了。

 

我在黑屋里静静地听着小鲤的讲述,有些发愣。这里阴暗潮湿,一丝见不得人的光线透过门缝找到破旧的墙壁上。我闭上眼睛回顾着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田野调查被拍晕,莫名其妙关进监狱,遇见小鲤,被逼爬楼天攀,认识一帮有些古怪的天攀者,现在又被卖到黑庄参加天攀大赛,如果失败将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一连串的事情在几天之内接连发生,让我来不及平复自己的心情,也更无暇顾及其他。不知道消失了这么多天,家里的父母已经担心成什么样。我已经旷课多天,不知道学校里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想。

 

我长在一个普通的下层家庭,相对于上层社会的“优生计划”,我的生命中注定充满了瑕疵。我是在霾纪40年(After Frog 40 Year)生在Hope城邦,所以我被分配到的名字是“荻HP- AF40”。在Hope城,这个被看作是“充满希望”之城的地方,出生在这里的名字城邦编号统一为“HP”。


每个人的“名”来自于雪梨超级数据终端的大数据自动分配。在霾国,我们初次介绍时都要带上自己的全名,即终端分配到的“”,每个人的“出生地”和“出生年代”三个重要信息,直到熟络了以后才可以互相称呼“名”当作昵称。


这也是为什么当喃、霄等人拒不透露他们的完整姓名时,我觉得很奇怪的原因。难道是他们在隐藏什么吗?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鲜明特点,“喃”幽默诙谐,“霄”俊逸潇洒,而我.....我长相普通,智力中等,学业无成,没有理想。事实上,我所有的同学跟我状况及其类似,这就是下层人的最大特点:没有特点

 

优生计划”孕育出的现代上层人就优越许多。为了避免疾病的传播,上层人在生命形成的开始就已经被分门别类。

 

按照《霾国蓝天公约》,上层男性的精子按照肤色、智力、身高、家庭等标准,分放进不同的冷冻库,再结合母性的基因,根据人工培育的阶段和大楼人口数量等因素,阶段性诞生。整个过程干净且高效,而且“优生”出来的上层公民,大多体格健壮,五官英俊,食物来源均产自大楼顶层的空中花园,生而对参与社会政治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对上层天攀运动痴迷。

 

对他们来说,雾霾穹顶就是地平线,地平线之下是上层人避而不谈的话题,因为这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即使偶尔看到贸然闯进上面的下层人,他们也会抱着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和至高无上的优越感——与下层人说话甚至是有失体面。

 

雾霾穹顶是一层固体颗粒物的集结体,但是它更像是一层文化禁忌。上层的人不屑于打破禁忌,下层的人不敢打破禁忌。只有一件事能把两类人联系起来,天攀大赛。

 

天攀大赛分为是三个层级:楼内的初级天攀竞技选拔赛规则很简单,只考验基本的爬升高度和速度,每栋大楼的前三名可以继续角逐楼际大赛;楼与楼之间的楼际天攀对抗赛,玩法更加复杂,除了基本的爬升高度、速度、耐力之外,还考察团队协作能力,对抗性更强,也更加残酷。

 

最终的霾国天攀冠军赛,是下层天攀高手的顶级竞技,上层人可以直接参与到冠军赛。上层人的体能和技巧轻松碾压下层人,即使是在冠军赛这种星光熠熠的大赛,下层天攀高手也未必是上层人的对手。冠军赛,是上层人一展身手的舞台,也是下层人褪去下层身份的最好时机。曾经多少天攀高手在这里留下传奇故事……

 

天攀大赛从小就成为了我梦想中的赛事,昨天当喃和小鲤说要训练我的时候,我的心情是矛盾的。此刻,在时空压缩机中经历了霄的短暂培训,我找到了一些天攀的技巧,但至于参加比赛,晋级了好说,输了的话就是一条命…我能行吗?

 

不及我多想,门外传来了沉重的开锁声音。“蛟”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死气沉沉地盯着我们,半晌没有说话。

 

蛟老大指了指小鲤,朝着门卫挥了挥手,门卫点点头,就这么硬生生地把小鲤拖走了!我见过蛟老大挥手杀人的可怖画面,在他面前我丝毫没有反抗能力。但是看着小鲤被拖远,渐远的呼喊声中唤着我的名字,“荻”,想起来相处两天的种种画面,一股热血涌进脑门,不容多想我朝着蛟老大猛扑过去。

 

蛟老大轻蔑地一笑,挥起钩子对准了我的咽喉刺去。钩子锐利得冒着森森寒气,我的皮肤似乎感受到了这种凉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的温度。

 

 

<连载中>



Story by: Yadi

Written by: Ming


原创科幻小说连载回顾

《人类。霾的国》002

《人类。霾的国》003

《人类。霾的国》004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