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悦读| 武松杀人全家,却在墙上留下自己大名,背后深意竟然是……

时话实说2022-01-10 09:25:29



中国人的“留名”思想,很早以前就有了。不管是皇帝还是平民,不管地位高低、贫富,都希望能够青史留名,即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扬名四海。



猴子、皇帝和平民都爱“到此一游”(图片来自网络)



皇帝爱留言

“是我的都是我的”



中国人的“留名”思想,很早以前就有了。不管是皇帝还是平民,不管地位高低、贫富,都希望能够青史留名,即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扬名四海。


2016年国庆节,在北京八达岭长城景区内,一对年轻情侣掏出钥匙在墙砖上刻字,女孩刻字时,旁边的男生还拿出手机兴致勃勃地拍照。

     

密密麻麻的“到此一游”刻字,已成为长城身上永远抹不平的伤疤。 “到此一游”的背后,刻的究竟是什么?

 

    秦始皇勒石载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早在3000年前,西周的第五位君主周穆王姬满,就开始在游山玩水后立碑了。从那以后,刻石立碑,似乎成了皇帝游山玩水后的必做功课。

 

(图片来自网络)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12年为帝,先后巡游达5次,平均两年多巡游一次,最终死于第六次巡游途中。


他巡游足迹所至,北到今天的秦皇岛,南到江浙、湖北、湖南地区,东到山东沿海,并在峄山、泰山、琅邪山、之罘山等地留下刻石,以表彰自己的功德。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刻石共有七处,分别称“峄山刻石”、“泰山刻石”、“琅邪刻石”、“之罘刻石”、“东观刻石”、“碣石刻石”和“会稽刻石”。


爱旅游的秦始皇如此刻石立碑,除了“勒石载功”,也是在记录其“到此一游”的盛事。

 

“题字狂魔”乾隆帝  题识盖章如弹幕


当然,热爱题字留名的皇帝并不只是秦始皇,其中,留下“到此一游”最多的君王大概要数乾隆了。


乾隆题字,不错哟


古籍上常常能看到这么一句“乾隆皇帝一时兴起题字……”他御笔一挥再挥,不仅喜欢在山水园林题字立碑,如在趵突泉边题“激湍”,卢沟桥头书“卢沟晓月”,万寿山中刻“山川映发,使人应接不暇”等,更爱在字画上写读后感、签名盖章,恨不得每一件都签上“爱新觉罗·弘历到此一游”。


面对这么多收藏,“题字狂魔”乾隆爷的盖章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名画上,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米芾的《蜀素帖》等,最为“面目全非”的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据专家考证,《子明卷》的画心部分就有多达53通的题识,前后隔水还有2条跋语处,以至于画卷上的空白几乎全被填满,可谓“满目疮痍,体无完肤”。后来实在无从下笔了,才恋恋不舍地题上“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


在今天看来,《子明卷》上留下的题识,非常像现在看视频时满屏的“弹幕”,边角缝都不放过,似乎提醒着人们:注意我!注意我!

 

是我的是我的 统统都是我的

 

其实,无论是秦始皇勒石记功,还是乾隆帝弹幕留名,都是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一种炫耀。


皇帝爱留名,官员自然上行下效,古代州府郡县的官员出行,只要是在自己权力隶属的领地,巡视到哪里也都不会落下“到此一游”的标记。连宋代著名清官包拯,陪他的“上级领导”游览七星岩时,也曾亲笔挥毫:“提点刑狱周湛,同提点刑狱钱聿、知郡事包拯同至。庆历二年三月初九日题。”


皇帝御笔、领导题词、,这些都是中国式的“到此一游”。

   

当然,题字留名的占有欲也并不是只有政客才有,古往今来,。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是强盗式的占有,“你是我的”是浪漫式的占有,“我的地盘我做主”是流行化的占有,最普通的我们也会在自己的书上、本子上、桌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以示占有。香港著名疯子“九龙皇帝”曾灶财,更是用坚持51

    

尽管曾灶财没能成为香港真正的皇帝,可最终他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作品入选威尼斯双年展,成为香港文化的代表元素。

 


题壁诗、朋友圈 

向天下炫耀我来过



 坐拥天下,毕竟是少数人的机会,大部分人想要留名的心声是:这世界,我曾来过。

 

    秀字秀诗秀才华

    亭台楼阁尽是无处安放的情怀


在古代,题字赋诗留名的另一庞大群体,还有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他们还发展出一种“题壁文化”。

 

 汉末师宜官是可考的最早题壁者之一。据《晋书》卷三十六转引卫恒《四体书势》云:“至(汉)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讨钱足而灭之。”

师宜官是东汉书法家。虽然他当时题壁的具体内容我们无从得知,但作为书法家的他,想必是题壁秀书法而获打赏。


除了秀书法,古时候更多文人是题壁秀诗以获赞誉。


唐代诗人李白就喜欢在墙上题诗。有一次,他在洛阳同华间传舍的墙壁上看到一首诗,惊为仙人之作。知道是安徽歙县人许宣平所题后,就特地在东游时拜访,但未能见到,离开时便留下《题许宣平庵诗》:“我吟传舍诗,来访真人居……”


李白壮年时到处游山玩水,更是在各处都留下了诗作。他和杜甫结伴登上黄鹤楼,被眼前美景引得诗兴大发,正想题诗留念,忽然抬头看见崔颢已在此题下的《黄鹤楼》。相传李白连称“绝妙、绝妙!”并用四句“打油诗”感慨:“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有趣的是,“题壁控”李白死后,其位于今安徽马鞍山市境内长江边采石矶附近的墓地,也成为后人涂鸦之地。


到了宋朝,题壁诗的文化也被诗人们传承下来。被称为“小李白”的陆游也很爱题壁。他曾有诗曰:“老去有文无卖处,等闲题遍蜀东西。”意思是说自己年纪大了,有才也没地方“卖弄”,只好在蜀地到处题写。



题壁诗(图片来自网络)


题壁诗之所以兴盛,主观方面是因为文人们秀字秀诗的表达欲,而客观方面,唐宋时期虽然发明了雕版印刷,但印刷能力有限,而题壁简单易行,只要把作品写在墙壁上,天南海北的过往行人便可见而读之,于是墙壁就成了文人墨客“发表作品”的主要载体之一。此外诗歌用字洗练,信息容量大,最宜壁上遣怀。许多诗文杰作,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

 

不管题壁还是发微博

做啥都想留点纪念


题壁文人和微博微信党们的共同点,除了晒不停的心态,还有一种“谨以纪念”的执着,就是那种有事儿没事儿都想留点纪念的心态。



1969716日,“阿波罗”11号登月,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成为首位登月的人类,他们在月球上插上星条旗,并留下了一块类似“某某某到此一游”的金属纪念碑,“公元19697月,来自行星地球的人类第一次驻足月球,我们是为了全人类的和平而来”。


这大概可以称作人类历史上著名的“谨以纪念”了。


星际旅行太少见,出门溜达天天有,这种著名案例不常有,可普通点的就太多太多了,不信你查查那些题壁诗词,再翻翻你的朋友圈,有意气风发的状态,也有愁绪满满的状态,有感怀的,更有无所事事,就想发点东西的。


金庸《天龙八部》中,段誉跌入无量山山洞,以为自己必死,于是打算刻“大理段誉毕命于斯”八字,可是石壁坚硬异常,累了半天,一个“段”字刻得既浅且斜,殊无半点间架笔意,心想:“后人若是见到,还道我段誉连字也不会写,这八个字刻下来,委实遗臭万年。”


《水浒传》中,武松为泄愤在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全家老幼妇小十几口,末了还要用鲜血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这两段刻画,都是文学作品,不过也可见中国诸多“到此一游”君的心理,连临死前还想留下几个字,不忘纪念。


,还在作案场所留下“小偷到此一游”,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晒旅游 晒颜值 晒幸福

都是最炫民族风


古时候,一些热门场所为免墙上脏乱无序有碍观瞻,发明了专供题诗用的板子。板上刷一层白粉,题上诗之后,若不想保存,就可以洗掉,重新粉刷一遍继续使用。这种板子,唐人称之为“诗板”;到了宋代,也有人改称“诗牌”。


这些“诗板”“诗牌”如同网络时代的BBS,题壁诗就像一个个帖子,传播迅速、更新快,甚至还会有人跟帖回复。

    

随着时代推移,时至今日,“诗板”“诗牌”虽然消失了,但人们拥有了更多的发表平台。

  

 

从论坛到贴吧,从微博到微信,人们除了晒诗文展露才华,越来越多的微博微信控晒的东西越来越多,吃货晒美食、情侣晒恩爱、美女晒自拍、富人晒豪车……总之,晒一切可能晒的东西。

    

每到节假日,朋友圈更是会不约而同地开始摄影大赛,每组九宫格还会配一个位置定位,晒出游,刷屏狂魔们的潜台词其实只有一句——“世界很大,我来看过”。

    

而这所有的刷屏和滥晒,说到底都逃不过一个“炫”字,而所有的“炫”,无一不是想向世界宣告:我曾来过。

 


跟着猴子不学好

满世界“到此一游”


 

尽管占有欲和表达欲是人之本能,但“到此一游”四个字被发扬光大,不少人认为最大的推波助澜者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只是,既然大家知道是跟猴子模仿“撒尿”,这行为又有何意义?

   

刻下的匆匆那年 是被悟空和鲁迅带的

 

提到“到此一游”,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有人就说了,今人“到此一游”的习惯并不全是名人政客传承下来的,它的推波助澜者是孙悟空。

   

20135月,南京一名初中生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用中文刻上“丁锦昊到此一游”,引发热议。当丁锦昊同学备受谴责之余,有网友调侃,这事儿都怪悟空。

    

再说说鲁迅先生。小学课本上“鲁迅刻‘早’字”的故事刚好给孩子们的“到此一游”创造了平台——课桌。于是,《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那节课之后,不少人的课桌上便刻上了歪歪扭扭的“早”字或姓氏,就连“到此一游”四个字也突然有了“用武之地”。


这种行为被越来越多的孩子模仿,继而“课桌印记”逐渐发展到更多的平台上,老师不在的时候去黑板上写个“到此一游”,蹲厕无聊时在厕所壁板上写个“到此一游”,恶搞的时候拿同学书本写个“到此一游”,再然后,走出校园拿起石子刻在墙上、砖上、柱子上……直到遍布神州大地。

 

就是简单的模仿和从众  他留啥我留啥

 

电影《匆匆那年》曾发布过一款“刻在课桌上的匆匆那年”宣传片。宣传片中,展示了网友们曾经刻在课桌上的“青春印记”,有吐槽考试挂科的,有开展“占座业务”的,更多的是把梦想、喜欢的人的名字刻在课桌上。

 


暂不说课桌刻字是否损坏公物,南京的丁锦昊同学如果也是把“到此一游”刻在课桌上,尚可勉强算作一种“青春印记”,可偏偏他跑到了国外,还刻在了3500年前的文物上,于是才遭到热议和广泛谴责。

    

同样在2013年,北京故宫一口大铜缸上被刻下“梁齐齐到此一游”,气愤的网友们发起了“梁齐齐,故宫喊你回家剁手”的声讨。

   

20169月,北京怪石山景区也被“到此一游”,53岁的陈志成用红色喷漆在十余处景观石上留名……


随着人们出游的机会越来越多,“到此一游”的题壁文化由古时物以稀为贵的景观,演变成一种旅游陋习。

 

“到此一游”的群众基础如此普遍,有心理专家认为,还有“破窗效应”从中作祟——一栋房子如果窗户破了,却没人去修补,那么此后其他窗户也会莫名其妙被人砸破;如果窗户完好无缺,则很少有愿意成为第一个砸破窗户的人。

   

无价值的刻字留名 

都如同狗撒尿

 

当然,“留名爱好者”并非只存在于中国,外国也不少见。


《环球时报》曾发表旅美学者的评论,称游客在景点刻字并非中国人独有的习惯,而是一种各种族群、各色人等基于留念需要的自然心理行为。

    

1920年,英国作家毛姆游历中国,在北京天坛,他亲眼看到美国人安特梅耶在清朝皇帝叩首祈福的地方刻写自己的姓名和家乡。


 
 老外也在长城上到此一游


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写道,也曾发现浪荡子拜伦在希腊神庙的柱子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还有网友发现,重灾区八达岭长城上,也有各种不规则的英文字母。就在20161010日,来华参加 NBA 中国赛的火箭队球员布朗在长城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球衣号码,并在微博上晒出照片。布朗的这一行为也引发了网友的不满,随后他在微博上公开道歉。

    

有心理专家说:“刻字留名是占有欲的表现,往雅处说,这是追求‘生后不朽’的国民心理;往俗里说,这跟狗撒尿圈地盘的原理相似。”

看,都跟狗撒尿的原理一样了,说明这是人类的本能,一种原始冲动,怪不得古今中外都有。

 


东方今报记者 丁新湍/文 李诚/编辑


“深悦读”是东方今报新近开辟的栏目。这里有最意想不到的冷知识,有最轻松可读的海量信息。你心里的十万个为什么,想找到答案,只要在微信公号留言或加入深悦读点题群。我们会给你最“生”“猛”“海”“鲜”的解答。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进群↓↓↓

您看此文用  ·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时话实说”声明|

  1. 本公号由东方今报编辑部出品,原创文章版权归东方今报所有,所有媒体、自媒体如转载,务必取得授权,并正确标明来源及作者名,违者必究。欢迎朋友圈转发。

  2. 合作或投稿:dfjbbjb@126.com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时话实说”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