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金记之金龙之鳞|第一百二十五章:玉灵手镯

车市快讯2021-02-20 10:24:03



       那位老者正好相反,头发已经花白,就连眉毛都是白的,乍一看去,此人怎么也得八十往上了,可是,在那一头白发中间,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张稚嫩的脸庞。白皙的小圆脸,明眸的双眼,脸部皮肤犹如婴儿般的水嫩,这简直就是逆生长,实在是不可思议至极!

     此时,我们已经难以分辨我们面前的人到底是老人还是年轻人。

老掌柜见到坐在八仙椅上的老板,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说道:“老夫人,我把他们带来了,您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就好了,我先退下了!”

老夫人?看来,这位所谓的老板是一位老者啊,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将自己的皮肤保养的如此好。

     老掌柜话毕,那位站在旁边的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见掌柜离去,我们更是诧异了,表哥鞠了一躬,然后客气的问道:“不知道二位夫人叫我们来有什么事,不是说是做生意吗?”

     那位坐着的老夫人回答道:“是有生意要做,你们不是来典当的吗,我想先问问你们是如何得到那个玉灵手镯的?”

     玉灵手镯,什么玩意儿,难不成说的是我们手上拿的这个手镯,可是,我看它挺普通啊,为啥这个老夫人如此重视呢!

     还有,老夫人的声音实在恐怖,不仅苍老,还略带沙哑,这跟他白皙的脸庞极为不搭调,只是,这也或许正常,否则,我们无法解释她的白发了,这人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年轻人,或许都已经进入垂暮之年了!

     表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这个镯子是从贾润甫的地宫带来,而镯子又是黄巢所藏宝物之一,对此,我们根本无法跟眼前的这位老夫人解释,或者说,即便说出实情,她恐怕也不信。

     见我们不搭话,旁边那位老夫人开口问道:“夫人问话,怎么不回答,难不成是不义之财?”

     这位夫人一张口,我们再次惊呆了,与坐着的那位夫人说话声音不同的是,这位的声音竟然宛如二十岁的小姑娘的声音,清脆的很。单听声音,怎么都不会跟眼前的这位满脸皱纹的老者联系到一起,这,这真真是诡异。

     老者问完话,表哥竟然有些呆住了,我赶紧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表哥清醒了过来,然后吞吞吐吐的说道:“这,这是我们家的祖传宝物,怎么就不义之财了,若非急用钱,我们断然是不会将它典当的!”

     坐着的老夫人听罢,操着沙哑的声音笑了两声,然后继续说道:“这怎么就是你们的祖传之物了呢,这明明是我们玉灵一族在千年前遗失的宝物,这个手镯原本是一对,你们手上恐怕只有这一个吧!”

     我去,感情这镯子是她们家的啊,这下我们没法继续编瞎话了,表哥疑惑道:“哦?那也就是说老夫人您也有一只了?”

     表哥话音刚落地,就见旁边站着的那位夫人从旁边的八仙桌上拿起一个极其精致的木盒,然后轻轻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只玉镯,我们定睛一看,别说,这个镯子跟我们手上拿的这个还真像,只是,玉镯原本天然而成,能找到如此一致的两只手镯也的确不易。

     那老夫人见我们傻呆了,继续说道:“这对手镯叫玉灵,它可不是简单的手镯,而是带有仙灵之气的手镯,千年前,其中一只遗失,遗失之地就在海东,因此,我们定居于此开此典当铺,就是为了寻找丢失的玉灵手镯!” 

     表哥纳闷道:“不就是一只手镯吗,怎么能让你们一直持续寻找了千余年呢?”

     老夫人接着说道:“别说千余年,就是万余年,我们都会找下去,当年若不是战乱,这只手镯说什么都不会丢失。这对手镯对我们玉灵一族来说就是命,我们的使命就是用生命来呵护这对玉镯,正是因为当年遗失了其中一只,我们遭受诅咒,让我们一族······!”

     老夫人没有把话说完,声音就开始有些哽咽了,其实,她不用说完,我们已经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必然是因为她们族人丢失了玉灵手镯,然后遭到了某种诅咒,从而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老不老、小不小的!

     老夫人继续说道:“你们看到我们的模样一定很奇怪吧,也不瞒你们两位小哥,因为遭受诅咒,我们玉灵一族跟普通人不一样,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我旁边这位看似苍老实则年轻的很,她才十八岁,而我,看似年轻实则已入垂暮之年,我已经是快九十的人了。”

     老夫人这么一说,我跟表哥直接是虎躯一震,被惊的不轻快,然后用疑惑的眼光继续看着眼前的老夫人。

     老夫人继续道来:“我们的生命从十八岁开始就乱了,该年轻时我们老了,该老时又年轻了,生命的轨迹被彻底打乱,由此,也影响到了我们的繁衍,现在我们玉灵一族族人已经不多了,最怕的就是等不到这只玉灵手镯就全部灭了族啊,现在,你们竟然拿着我们的玉灵找上门来了,这都是天意啊,看来上苍对我们的惩罚要结束了,年轻人,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要什么,这还用问啊,既然我们来此典当,自然是要钱啊,只是,竟然无意间发现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也真是匪夷所思。

     表哥听罢老夫人一席话,面带微笑的说道:“这位前辈,如果真如您所说,那么这是你们玉灵一族丢失的宝物,那么就让它物归原主吧,我们无意间得到它,说实话,也没把它当成什么宝贝,否则就不会掏出来典当了,至于您说的我们要什么,如果方便,老夫人多少给我们点路费就好了!”

     我去,表哥真大方,明知道这个手镯是一个宝贝,却依然能够如此淡定,如此淡然,好吧,大表哥,您又赢了,看来小弟的气度还得修炼啊,只是不知道大川知道了就这么轻松的把玉镯送给了别人会不会乐意了!

    老夫人见我们无欲无求,还如此大度,惊讶的站了起来,然后不停的点头,意思好像在说,你们这两个年轻后生,好人啊!

     表哥见老夫人站了起来,赶紧迎上去,然后把手中的玉灵手镯送给老夫人,老夫人拿着那只玉灵手镯,眼里竟然掉下一滴眼泪,而这滴眼泪则恰好的落在了玉灵手镯之上,然后就见玉灵手镯如同真的有了灵气一样,竟然浑身发出摧残的金光。

     老夫人轻轻抚摸着玉灵,好似抚摸着久久不见的孩子一样,约莫过了一刻钟,老夫人才不舍的将那只手镯也放在那个精致的木盒里,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那个盒子原本就是可以放置两只手镯的。

     老夫人收好玉灵手镯,然后示意旁边站着的人去拿钱,不一会儿,那人便给我们拿来一包东西递给我们,表哥轻轻掂量了一下,里面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老夫人说道:“既然你们需要钱,这一百块大洋你们先拿着花,如果不够随时来我们这里找郭掌柜的取即可,无论如何,得感谢你们,若不是你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遗失的玉灵手镯!”

     说罢就要起身离开,表哥见老夫人要走,突然开口问道:“老夫人,不知道您知道金龙鳞吗?”

     我去,表哥原来在下一盘大棋啊,怪不得如此大方,看来也是对人家有所求啊,估计是表哥断定眼前的老夫人绝非凡人,因此,想趁机试探着再问问金龙鳞的事情。

     就在表哥说出金龙鳞三个字的时候,原本已经转身向后堂走的老夫人一下停住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直视着我们,就这样,屋内的空气凝固了!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