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bbien|服从、命令与天命,自由若能逃避

牧羊少年2021-09-11 07:32:59

····还有必要进一步说明发展了的人对于尚未发展的人还有某些用处,这就是要对那些不要自由也不想受自由之惠的人们指出,如果他们容许他人利用自由而不予阻碍,他们也会在某些不难理解的方式下得到报酬的。
约翰·斯图尔特·穆勒, 论自由


实际上,除非我们选择非集权化的道路,不把人当手段去追求实用科学,而是把实用科学当手段来产生一个自由人的种族,否则,我们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或者 是出现若干个民族主义、军国主义的集权政权,把原子弹恐怖当做依仗,随之而来的是文明的毁灭(或者,如果是有限战争,则是军国主义的根深蒂固);或者是一个凌驾于各国之上的集权主义政权在一般的科技突飞猛进与特殊的原子革命所引起的社会混乱的召唤之下应运而生,按照效率与稳定的要求,发展进入乌托邦的福利专制。
阿道斯·伦纳德·赫胥黎, 美妙的新世界 (译林经典)


如果生命失去了生命的意义,那么,人便无可救药了。如果我们不能看出一般人的未经发觉的痛苦遭遇,那么,我们便不能发觉,发自文化人性基础的,威胁到我们文化的危险,即是:愿意接受任何理念,和任何领袖,只要他能令人兴奋,只要他能和给予一种表面似乎能使人的生命有意义及有秩序的政治结构与象征。人类失去 了自动行为的能力,是法西斯主义可以实现其政治目的的根本原因。
[美]E.弗洛姆, 逃避自由,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

这句是我说的 。

人类常以大善之名,行最恶之事。

这句还是我说的。


就在我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带领着欧洲国众与昔日的日不落大帝国重整经济雄风、美国人继续拿着人权问题和习大大互相表示“价值差异”的时候,ISIS这个迅速蹿升的网红,用最原始的方式,让我们意识到了很多荒谬但却严肃的事情。就比如,


文明是必须的么?如果我不呢?

自由的必须的么?如果,我还是说不呢?


今天从早上七点起床,吃完饭,到中午一点中吃午饭,我都挂在SNS上面刷#Parisattack 这个tag。并且在微博、豆瓣、知乎以及各位智慧的伙伴的分享之下get了目前足够的信息来支撑我写完这篇文章。

会很难懂。毕竟我不是个营销号。

爷是卖黑药的。

有一种描述将ISIS称之为二十一世纪的手段和武器之下的十七世纪原始人,原文作者用了一个例子:他们用着智能手机,却在分享”和白人握手会传播艾滋病“这样的信息。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真心的想起来我国各大网站的养生贴鸡汤文是中国人就转发··· 我的心好痛。言归正传,已经身处于文明社会的我们,多数属于无神论或者不知论者的我们,在今天铺天盖地的“ISIS是什么”这类强行解说之前,很难去理解这个问题:一场几百年之前的刺杀以及由此导致的内部的分裂,会是今日恐怖血腥的根源;在绝大多数国人不明确信教但是却有着基本的信念——“向善”——的今天,一个“国家”会以屠杀和扩张作为自己的信仰的核心部分。


ISIS,一言以蔽之,他们不要和平,他们的诉求就是毁灭一切阻挡他们回到中世纪黄金时代的异教徒,实现经文里的预言。

他们服从他们的经文法典,自认为是天命所召。

论自由?论NMLGB,异教徒去死。

文明?那是不合法典的,统统毁掉。

人权?我们先知说了,要娶四个老婆,还要蓄奴。

不服?想聊?我只会用火箭弹,不会聊。

突然觉得啊,这个行事风格,还真是符合我的一个准则——“不服就干”,然而我是在“求同存异”的前提下。他们是一群扔石头all or none的存在。把自己和恐怖分子区别开来,真是冷冷的。他们智商低么?不一定比你我低。很多都是欧洲发达国家的青年抛弃了自己的一切投身前线的。他们脑残?人家有信念,有完整的价值体系,按照心理学对精神不正常的判断标准的七条规则套一下,估计比我们多数人健康,我们还有很多自相矛盾的信念呢。


所以,ISIS错了么?


这个问题看似很可笑,可是当我们的普世价值不在他们身上被接受,而他们的背景群体占地球总人口的23%,他们是这23%中的1%并且可以轻易的震惊世界让法兰西为之哭泣时,我们还是要考虑一下这个荒谬的问题的。


我们按下这个宏大的价值问题,

聊另一个比较好懂一点的。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心理学研究范围内比较诡异的一个存在。受害者在于施加伤害的人的相处过程中,对这个坏人产生了爱意,依赖感,甚至对这种伤害关系产生了依赖。等到警察叔叔把受害者救出来,往往出现的是受害人不承认自己受害的事实,如果事件当事人说自己是“自愿”的,公检法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在我国可能会有办法吧,毕竟我国法律程序奇诡。

开篇的时候问了两个问题,ISIS对应的是“文明是必须的么?”

斯德哥尔摩也许可以对应一下,“自由是必须的么?”

同理可以考虑一下似乎成为了小众圈政治正确的SM行为。若是你情我愿,当事人愿意受到这种“伤害”,是否存在一种权利去强制停止这种放弃自由的行为呢?很庆幸亲爱的你们都不是美国人,真正的去考虑这个问题对你们可能仅仅是很困惑,对早就习惯了“人权”“民主”“自由”的价值体系的美国人,就是三观毁信仰碎的问题了。


正确错误我就不评判了。一是说不明白,二是你们听不懂。需要交代的背景知识太多,想要了解的,把开篇引用的三本书看了先。


我今天看了个电影,讲大叔拐带青春期少女回家,监禁,希望和少女发自真心的相爱的故事。这故事要是发生在《犯罪心理》里面,妥妥的下饭。然而这是日本人拍的啊!所以在剧情进展中,萝莉发现这种关系好棒啊,完全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不需要一个“自我”,只要接受就可以了。

只要你给的,我都要。

只要你画下的轨迹,我就照做。

然后萝莉推倒了大叔。大叔被警察发现了,萝莉对警探说,我是自愿的,很快乐的在和他同居。

真是完美的故事=A=


宗教在那些信教的国家,甚至说,没能政教分离、没能接受世俗为何物的国家(我们就是某种意义的世俗国家),就是一种类似的存在。教徒可以把自己交付出去,不需要自己做决定了,不需要自己去思考“我”为何物“存在”的意义了。照做就可以了啊!

本公众号ID是“maktub1721”,maktub,就是天命的意思。然而这里我有更多融合了儒释道和现代科学内涵的东西,不纯粹表示命定理论的原意。


心理学在二战期间最繁荣。就如同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的,日本的医学是在侵华战争中构建起来的一样,心理学在美国的繁荣,是多亏了战争。并且那个时代欧美大师们,十分的不懂辩证。他们一旦抛弃了“愚昧”,就会坚定的认为自己的“理性”是绝对正确的。有一个人叫做米尔格莱姆,他想知道,找一群普通人,让他们去操纵一个机器做一个电击实验电击另一个并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些普通人会怎么做。他事先调查了很多人的看法, 从精英到平民,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操纵者一定会在很低的电压就停下来。伤害他人的行为,大家都是不愿意的嘛。还有一个心理学家,叫做阿希,他很坏坏的。他找了一群大学生骗他们做一个莫名的实验,其实每个被试前面的几个被试都是他的人,都是他安排好用来骗这个无辜的羔羊的。他会问一个不是特别难的问题,他安排好的坏坏助手们,会故意说一个错的答案。然后他的实验因变量是,看真被试会选择实际正确的答案,抑或是与前几个人一样的答案。还有还有啊,还有个心理学家,叫做谢里夫。他也做了一个实验,毕竟没有实验的心理学家一定是研究心理学史的心理学家,内容是,让一群被试在一个屋子里,可以看到对面黑暗里有一个光点。他会先单独询问每个人“光点移动了多远?”再让所有屋子里的人进行一定的讨论,再重复问。


以上三个实验结果可能你都听说过。没听过我可以简单的告诉你呀。


电击实验的结果是,超过70%的人会在“权威的主试”的要求下将电压调到明显标注为【危险】的最高电压水平,并且这期间是听得到“看不见的被电击者”的痛苦叫喊的。想起了汉娜·阿伦特的《平庸的恶》。

阿希实验的结果是,多数真的被试会选择跟随前几个人的选项,即使事后询问的时候,他们表示,自己知道另一个是正确的。

谢里夫这个最会玩啦!他发现经过不超过三轮的沟通,所有人会倾向于得到一个一致的答案。而实际上呢?这个光点是没有移动的。这是著名的“自主运动”现象,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单一的光点似乎总是在动,因为你的视觉系统不能找到参照物确定它是静止的。既然是错觉,哪里会有什么对错呢?可是被试没学过心理学啊,欸。


米尔格莱姆证明了服从的强大威力,阿希证明了如今我们熟知的“随大流”即从众现象,谢里夫依靠一个不会动的小光点研究了社会规范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心理学基本规律,和物理学基本规律是一样的,是the law of nature。纵使你理解的再透彻, 你很难逃脱它的束缚。后来心理学有了伦理限制,这门学科再也没有过如此伟大的发现【其实不是的】。


ISIS所信仰的伊斯兰原教旨,就是一套极其严苛的规则体系,不给你任何的自由和选择机会,杀人或者被杀,服从或者被视为阻碍。这是多有诱惑力的一个信仰啊。所有生而为人的重担,全都可以抛下了。


抛砖引玉。希望你一点都没有听懂。毕竟这是那么那么黑暗的人性所在。


大三的时候参加一个心理沙龙,一个物理学系的师弟提问,大意是我们难道不应该先探查一下人的各方面极限在哪然后再去研究么?我当时以我的角度解释了他的问题,虽然他表示我们所有人都不懂他的意思。心理学是理科出身。对于物理学体系我还是知道些的。比如这个金属不同条件下熔点沸点是多少?知道了这些我们才可以继续研究。怎么可以不确定界限呢?

而人,人最美丽的地方,也是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统一。每一个屠杀犹太人的纳粹都是孩子的好父亲,每一个自杀袭击者都可能曾经是发达国家曾经拿全额奖学金的一个少年。扶老奶奶过马路的那个人,他可能昨天刚刚骗走了合伙人的全部家当。


人性不可探查。永远别去试探人心。

就如同,永远别想让你的爱人证明他到底有多爱你,你只会证明,他真的是会不爱你的。【嗯人生导师才是本性】


“ISIS 和SM 在某一点上,是人性的神秘中某一点的蔓延。”这是今天这篇文章的主线,而我说出来的目的,还是希望,你们永远都不会懂。

好好的洗个脸,是时候和你在意的人,说句晚安,等待太阳照常升起的明天了。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