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是另一场“范进中举”?真希望那只是虚伪的表演

符号帝国2021-04-05 13:07:20

▲ 范进中举


明朝正德年间,白庙村有一个穷秀才范进,刚刚参加完自己人生中大概第十次高考。这对于一个读了一辈子“明代科举考试辅导专用教材”的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当然他更加习以为常的是高考落榜。对于一个已经落了八九次榜的人来说,他的潜意识里早已不觉得那个公布本科成绩的黄榜跟自己还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他的名字总是在榜单之外。

有一天,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一天,范进起了个大早,因为一会还得背单词。洗嗽之后正准备上公园跑个步好一天学习有精神。这时候老丈人来了,手里提着自家肉铺子卖剩下的猪大肠和一些碎肉。嘴里捣鼓着:我女儿嫁给你这没出息的,一辈子就知道死读书,巴拉巴拉吧……

范进连连点头,是,是,我是不给力。挨了一顿训,他就抱着一只母鸡出门了。老妈说让上市场上卖了换点米回来。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邻居发微信说他考上了,还上了图……自己考上了大学!?终于啊,终于……范进一时欣喜若狂,竟然高兴疯了,疯了……

当然这个我们可以理解,因为真是太不容易了。从20岁考到50岁,整整三十年的时光,从一个小鲜肉熬成了老大叔。终于考上了。


运动场上的范进中举?

比起中举来说,500年后的今天,要是在奥运会上能夺个金牌,就更加难能可贵,因为,明朝的高考三年一次,现在的奥运会四年一届;以前的读书人可以从儿童一直到老死都有参加资格,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考下去;但奥运参赛项目对身体的要求很高,普通运动员大概只有十年的运动生涯,剧烈运动就更命短,只有3-5年。而且参赛人数众多,竞争激烈到无异于上头条。他们退役之后基本与运动无缘,从此风光不再,荣誉不再,福利不再,曝光的机会不再,甚至以前仰望45度都有人前簇后拥,以后弯着腰都会有人装不认识。


▲ 刘翔夺冠


▲ 刘翔因脚伤退出比赛


一旦夺了金牌,奖金、代言、商业广告甚至拍电影写书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以说一朝成名,一飞冲天。

所以,我们可以无数次看到运动健儿夺金那一刻真的是欣喜若狂,不亚于范进中举。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只是看过他们对于成败反差过大的表现之后,我总隐隐觉得背后有一种不正常。


除了金牌,他们还有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胜败乃屌丝常事,更何况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难道不是更加淡定才更合理吗?为什么反而更加疯狂,更加分裂?








一种夸张情绪的背后,必然是巨大的赌注。因为只有豪赌才能让人的悲喜被无限放大。得之则喜,失之则悲。范进在中举天平的另一端是自己30多年的旷日持久的努力,无数个别人唱k约炮旅游把妹的日日夜夜里,范进都是在读那套考试辅导用书,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一场考试。

▲ 龙清泉夺金


运动员押上的则是一生中最美好的5-10年。期间不能有说走就走的人性旅行,不能有个人主义的任性,一切都要服从夺冠目标,要挣得荣光,否则就是辜负了家,辜负了父母,辜负了亲朋好友,总是是辜负了整个朋友圈的人。过了这几年,留下的只有无尽的伤病和白眼。





90%以上的运动员退役之后因为缺乏一技之长很难在社会上长久处于社会上层,随之而来的是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的大幅度缩水。

加上年龄的增加和伤病压力,这无疑像是一场赔上整个人生的豪赌。所以在镜头里,你总能考到那样极端的情绪化。成功了就笑到面容扭曲,身体抽筋;失败了就失魂落魄,捶胸遁地,撕心裂肺。因为他们生命里只有这一样东西,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这是所有希望的寄托。


真希望那只是在表演

这样的人生未免太可悲,也太单薄,太单调了。一时天堂,一朝地狱,像坐过山车一样,整个一生就是一个大写倒立的“V”字。看似曾经风光无限却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何物,生命为何物,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除了夺金项目自己能做什么。仿佛人生除了金牌就一无是处,心里空落无着。太多的运动员只有在夺金那一刻是光芒万丈的,从此之后便从大众的舞台上消失无踪,暗淡无光。 他们为了那片镀金的金属牌付出了所有热情和梦想,过了之后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所以才会那么歇斯底里,那样喜的疯癫和撕心裂肺。 我真希望,所有镜头里的画面都只是一场人前的公关,一场虚伪的表演,胜利时的狂笑不止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自己能够为了赢得这场荣誉,为国争光有多高兴,自己有多热爱这片土地和人民;失败的时候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只是经纪人处于正面形象的设计,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很在乎荣誉的运动员,对于自己失去的机会,自己有多痛心。

真的,我宁愿那些都只是在表演,他们的生命里除了那块金属片,还有很多闪闪发光的东西值得活下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文字为符号帝国原创) 符号帝国:讲述文化符号背后的故事,叫醒不愿继续装睡的人。


识别二维码关注


往期文章精选

 

最美苗乡 | 朝鲜国 | 自由飞跃

 | 世界与你无关 | 华阴老腔 | 爱国

 | 人是什么 | 猴加官 | 精神病人的世界

 | 13岁上天的少年 | 日本最会扫地的匠人

 | 不二情书 | 万科之争 | 悬崖村的上学路

 | 考试 | 隐二代 | 夏至 | 垃圾神器

 | 香烟 | 长颈族 | 归隐日记 | 竹器之美

 | 端午与死亡之花

 | 天妇罗之神

 | 女皮匠

 | 制墨 | 庞贝古城

 | 死亡 | 微雕 | 相机

 油纸伞 | 刀匠 | 

 鞋匠 |  |  |  | 吹糖人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