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相思如长剑 往事谜团 4

丛虫时移事往2021-02-22 11:16:55


注: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文红柳在外面听了,闻声而下。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一条周身赤红的大蟒蛇,水桶粗细,长约三丈,带着一阵腥风冲冷鸿扑过来,冷鸿被那腥风吹得气息一窒,没来得及出声示警,文红柳从洞口直接荡进来,正正地对着蛇头飞去。巨蛇张大了口,眼看她那纤细的身子就要投到蛇口里去。


冷鸿大惊拔剑,整个人运气蹿起,断水剑寒光闪动,抢在文红柳前面,对着蛇头斩了数十下,那蛇也不知怎生练就铜皮铁骨,以断水剑之利都未能斩动它身上的鳞甲和嘴里的巨大白牙,但其中一剑砍断了蛇信,那蛇信火红,分了数个分叉,狰狞恐怖。


大蛇吃痛,一双铜铃巨眼盯住眼前的人,蛇尾飞快地盘了过来,意欲把两人勒死,但文红柳落地便从身上掏出一包硫磺粉末,撒在大蛇身上,接着点燃火折,蓬地一声,那蛇身半身起火,火焰蓝印印地阴森可怖。大蛇见火受惊,嗖嗖后退,冷鸿见机又一次飞身而起,一剑飞刺蛇口。


巨蛇又中了一剑,张嘴狂喷污血,冷鸿和文红柳齐齐后退,,这洞并不算很深,两人一退已到尽头,冷鸿回手一摸冰冷,岩壁竟是青铜所铸。他身在铸剑派,对各种金属十分熟悉,一摸到青铜心有所感,耳边却听文红柳惊叫一声:动手!


他忙横剑当胸,剑气已出,森寒之气让巨蛇也略略忌惮,这一瞬间文红柳手中发出短箭,正中大蛇的左眼。


巨蛇暴怒,不顾一切甩起蛇尾打过来,文红柳和冷鸿分左右退避,冷鸿见蛇尾较蛇身细了许多,便使白猿剑法中的力字诀,运起浑身之力,气贯丹田,由心至腕,力透剑尖,那剑风浩荡,不亚于巨蛇的一卷之威,蛇尾与断水剑相交,冷鸿震得连退数步,而蛇尾却被这一剑横着砍断,飞了出去。



巨蛇回身欲咬冷鸿,文红柳却在这时出手,她双手各有一样短兵器,似判官笔又似峨嵋刺,在巨蛇腹部一刺没入,她双手一划,整个人都扑在上面,猛地跑出十余步。冷鸿见她一动手,巨蛇又要去攻击她,立即再次跳起剑攻蛇口,逗引蛇头。


文红柳跑出去后猛地拔出兵器,那巨蛇挺立半身,僵立了一下,轰然倒地,整个腹部,已被文红柳完全剖开,深红鳞甲中笔直一线雪白蛇皮,就是它的致命处。


两人喘息良久,相视一笑,都觉得并肩作战后对方看起来亲切许多。两人同时开口,冷鸿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文红柳说的正是答案:这里是镜夫人的宝藏谜藏。


冷鸿一愣:宝藏?谜藏?


文红柳仰望着那巨大的青铜墙壁,伸手遥遥一指:那上面有一面镜子,是镜夫人的开门钥匙,开门的办法也简单,只要把这面镜子击碎就可以了。镜夫人说连大好河山都是有力者得之,何况区区宝藏了。她言语中感慨甚多,颇觉老气横秋。


冷鸿看了一下距离,助跑几步,腾身而起,左右脚分踩铜门借力,飞起一剑,已中明镜,只听一声极刺耳的尖锐声响,那镜面毫无损伤,断水剑锐利无匹,却似刺中寒冰,被滑开了。


文红柳从大蛇身上撬下几片蛇鳞,以弩机发射出去,力道也不弱,但以蛇鳞之硬,也伤不到那面镜子。


冷鸿索性从蛇身上连撬了几十片鳞甲,文红柳一一射出,那明镜连受重击,还是不见异样,但到了最后一片,镜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文红柳上去察看,是溅了一点蛇血上去。


忽然之间,她眼睛一亮,欢叫:有办法了。冷鸿见她露出小女儿态,心说明明是个少女,不知为什么要做这些可怕的事。


文红柳转回那条巨蛇身边,冷鸿正坐在旁边,用剑缓缓地切下几片蛇肉。文红柳看他切肉,无语浅笑。冷鸿哼了一声:有本事一会儿就不要吃。文红柳笑笑:可是我一定会吃的。


山洞前面有些落下来的朽叶枯枝,多半都沾了水气,冷鸿挑了些比较干燥的,升起火来,虽然勉强燃起却仍有浓烟。他在山中久居也见惯了,自顾自地烤肉。


文红柳在那蛇身中搜到了他的毒囊,极小心地开了个口子,用一片凹陷的石头盛了近半毒液,回身喊冷鸿:冷大侠,过来帮帮忙。


冷鸿把肉翻了下,放在旁边一片洁净的石头上。走过来问:什么事?


文红柳笑嘻嘻地说:想麻烦大侠,帮我搭个人梯,如果我自己跳上去,毒液撒了可不是玩的。


原来她是想把毒液泼到镜子上,腐蚀了那镜子再击碎,冷鸿也为这妙计叫好,可是看她娇滴滴的模样,怕那巨毒可别撒到身上一星半点,忍不住说:还是我来吧。


文红柳一笑:小瞧我么?冷大侠,你乖乖地站好就行了。


说话间已飞身而且,脚尖一踩冷鸿的肩头,整个人几乎跃到了岩洞的顶端,衣袂飘飘,飞仙一样自那片镜子上掠过,那石片凹陷中的毒液,点滴部剩统统倾在那镜面上,流下去的几滴腐蚀了青铜门,嗤嗤作响。


文红柳连那石片也扔得远远的,在空中一个跟头翻下来,落地无声,姿势曼妙难言。冷鸿情不自禁地喊了声好。文红柳倒没在意,全神贯注,只是看着那镜子。


果然毒液厉害,那镜子原本宝光灿烂,现在却蒙了一层污渍,黯淡了下来。


文红柳见计策生效,这才笑逐颜开,去瀑布那里洗了洗手,悠悠地坐在火堆旁,看看那块烤肉最好吃。


那蛇生成异种,肉嫩鲜美,熏烤出来略有烟气也不掩其美。文红柳吃了一片,连连赞好。冷鸿见她喜欢,又架上几片烤起来。


两人饱餐了蛇肉,喝了些水,文红柳这才抬头去察看那镜子,毒液似将镜子腐蚀了许多,她又踩着冷鸿上去拿短兵器击打了几下,果然这回就片片应手而碎。换她做人梯,冷鸿运起断水剑全力一击,那镜子咔嚓一声彻底碎了。


下面露出一个乌黑的手柄。冷鸿与文红柳互看一眼,知道入门关键就在此时,难免心中都有些激动。文红柳晕生双颊,双眸如星,冷鸿见状有些害羞,悄悄走开几步不知她又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耳边却听文红柳柔声细语:


我七你三,冷大侠,你功劳太大了,不过也不能更多了。


冷鸿心说这就叫语不惊人死不休,从你当众说你和我在床上,就应该料到了,每句话都是绝对想不到,而且非把我气到吐血不可。


他语声干涩,答应了一声:好的。既然你不按理出牌,我也只好见招拆招了。


文红柳又是一声欢呼,伸手拍拍自己的肩膀,两人联手渐有默契,冷鸿飞踏而上,正欲借力跃起,文红柳却一闪动,冷鸿失足跌落,幸亏他身手本佳,在空中竭力保持平衡,落地一个翻滚,才好好地站起来。正要质问她,却见文红柳脸色凝重,目光如剑,象是想到了什么关窍。


不等冷鸿问,她已平地跃起一人多高,瞄准那手柄,用弩机发了一枚石块上去,力道不轻不重,那手柄甚重,不为所动。


冷鸿才知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这种远距离发射石块去推动手柄,比他真人上去要安全多了,这青铜门就不知有几万斤,里面必然财富惊人,没有可能不设下一些机关保护周密的。


文红柳连射十余个石块,那手柄缓缓地动了一下,蓬地一声射出许多牛毛粗细的银针,跟着又是一动,一股青紫色的毒烟飘了出来。文冷二人站在门下,看得仔细,若是靠近了去开门,任你武功绝世,也难幸免。


文红柳并不邀功,冷鸿还是说了句:我本来也没有用要用手,当然是用剑了。


文红柳假装没听到,正想再跃起发射石块,冷鸿却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文红柳一笑而上,脚下站稳了,手上力道拿捏得准,嗖嗖嗖连发三个石块。


那手柄吱嘎一声,没入了石壁中,只听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那青铜门真的被打开了。


文冷两人急速避到山洞边缘,生怕里面再触动什么机关发射暗器或是喷射毒雾。文红柳轻嗅了下:有药气。


两人忙去瀑布浸湿了衣襟,兜在口鼻上。


半晌,未有异动。文红柳先揭了衣襟,就手擦了把脸,她肤色雪白,擦拭后似明珠美玉,熠熠有光。冷鸿扭头过去不看,自己也揭下了衣服。


空气中还是药气浓厚,不过有种干草似的芬芳。文红柳掏了一颗药丸吃下:冷大侠,就不给你了,你的双雪丹药力还在,可以辟毒的。冷鸿应了一声。文红柳心情甚好,口无遮拦:还是要多小心,有种毒药据说如果碰到了,欲念如焚,需男女交合才能解毒。


冷鸿被她气得声音颤抖:文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这么……再说你神通广大,不知道身边带着多少药吧。


文红柳很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么说话有什么不好,我又没说谎,这是我从书上看来的。


冷鸿狠狠地在地上啐了一口:写这种东西的书,不是什么好书!


今天是公号开通4个月整,撒花庆祝下。


小说连载


自古相思如长剑 往事谜团 3

自古相思如长剑 往事谜团 2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8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7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6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5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4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3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2

自古相思如长剑  匹夫无罪 1

自古相思如长剑 下山  4

自古相思如长剑 下山 3


自古相思如长剑 下山 1





微信公号:ccstory2016


微博:丛虫时移事往



长按二维码保持关注


若喜欢 请分享 谢谢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