籽语:随波逐流(小说连载36)

我们的净土2021-09-09 16:23:33

 

 

隔行如隔山,胜南的西洋参生意依然没有做成。做贸易,胜南是门外汉,繁琐的进出口手续、远洋运输、货物仓储、食品保健品卫生许可、进口商品的中文标签、进驻超市药店的准入……搞得胜南失去了耐心。关键还是对这些知之甚少,不如建筑业熟悉。

 

五十多岁,这个尴尬的年龄,既担心闲得发慌,又怕忙得力不从心。正在无所适从之际,一次偶然的机会,让胜南又有了新的想法。

 

那是在加拿大的一次社区派对上,胜南结识了一位名叫比尔的华裔工料测量师,因为彼此的专业都是建筑工程类的,共同的话题很多。胜南问起加拿大的独栋房子是用什么材料造的,看上去墙壁不厚,保温性能却不错。比尔说,大部分的小屋都是混凝土地基、轻钢结构柱梁、轻钢龙骨墙体骨架、木制地板和楼板、复合板内外墙面、复合防水材料屋面、定制的门窗和各种内部装饰材料。在加拿大销售的楼盘,几乎没有清水的毛胚房,基本都是全装修的,包括照明设备、厨卫设备、电器洗碗机、洗衣机、干衣机、冰箱、壁炉、吸尘器等等,甚至还包括地暖和空调设备,入驻的房主只要自己选购窗帘和家具就可以了。当然,对于装修,购房者也可以选择,比如墙纸的花色、地毯地板的材质和颜色、装修的风格,也有不同的档次可挑选。总体来说,是真正的拎包入住。



 

胜南也说起中国的商品房交房标准,大都是毛胚房交付,也有少量是装修房,可是都不包括家电。同样是别墅,中国的房子一般是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或砖混结构。购房者入住前,还得自己另外找装潢公司装修,一般最快也得装修两三个月。



 

两人交谈甚欢,出于对建筑工程专业的兴趣,第二天胜南在比尔的引领下,参观了一个别墅建筑工地。比尔介绍说,这种两三百平方米的两层楼房子,一般三个月就能完工,还包含全部装修,而且造价也不贵,大概六万加元左右。这让胜南很惊讶,一栋设施齐全的别墅,不仅保温性能和抗震效果俱佳,而且施工工期短、造价还便宜,为什么不能引入中国呢?

 

比尔又带胜南参观了一栋十八层的电梯公寓,介绍说,这样的房子就比较贵了,因为用了砂石混凝土,在加拿大,木头是最便宜的建筑材料。

 

胜南的兴趣和热情被勾了出来,比尔也很乐意带胜南到处参观。之后的几天,胜南又去看了木材加工厂、门窗生产厂、家用电器营销展示厅、地毯生产厂……胜南惊奇地发现,加拿大的木制品加工业非常发达,作为外墙板的木质复合板材,居然可以在水中浸泡数周都不会变形。

 

通过比尔,胜南认识了很多业内的朋友。在这些朋友中,有人早就在动脑筋进军中国市场,其中有个名叫托马斯的建材商对此尤为感兴趣,跟胜南交谈后,他有意将加拿大的别墅搬到中国。几次接触后,胜南和托马斯不仅成了好朋友,还携手成了合作伙伴。

 

在大举进军中国市场之前,胜南建议让她先去打头阵,因为这类房子在中国市场很少见到,是否被准入还存在不确定性。回到国内,胜南先找到了以前设计院的同事,把加拿大带来的别墅图纸给了他们,请结构工程师郝工帮忙转换成国内的结构图,并按照国内的标准进行结构计算,看是否复合规范要求。经过两周的工作,郝工的回复是,这类轻型钢骨不能作为梁柱结构使用,因为目前的计算软件中,没有这类型号钢骨作为主体构件的选项,而且轻钢龙骨也只能用在非承重内隔墙中。接着,胜南利用自己在行业内的关系,找到了建筑结构行业协会的朋友,了解到轻型钢骨作为建筑的主体结构尚未得到批准,虽然目前国家规范正在修订,也有专家提出过这方面的建议,但推进很慢,有关结构体系的安全,专家也很谨慎。接着,建筑工程师也给出了反馈意见,木质复合板材不符合国家的防火规范,不能作为维护结构大面积使用。究其根源,建筑师调侃说,两千多年前项羽一把火烧了阿房宫,如果不是木头建造的宫殿,就不会烧得那么彻底。

 

胜南一五一十地把这些反馈给了托马斯,不甘心接受现实的托马斯亲自飞到了上海,要求胜南做向导,带他去参观中国的楼盘。当发现中国的别墅都是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时,托马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房子更牢固耐用,可以作为永久建筑。胜南还带托马斯参观了建材市场,托马斯觉得把加拿大的地板打入中国市场一定会销路不错,尤其当他们周末参观宜家家居时,看到人挤人的火爆场面,就更坚定了这一想法,中国的市场潜力无限。飞回加拿大后,胜南开始跟随托马斯深入了解加拿大的木质地板,准备合作启动跨国贸易。

 

正在这时,周启新在QQ上说起他哥哥周启明得了一种怪病,肢体无力、肌肉萎缩,据医生诊断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也就是渐冻人症。胜南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她上网查了查,才知道: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是病的一种,是累及上运动神经元()、又到下运动神经元(颅神经核、脊髓前角细胞)及其的躯干、四肢和头面部肌肉的一种进行性变性疾病。上常为上、下运动神经元合并受损的混合性瘫痪。

 

胜南无法想象启明瘫痪会是什么样子,她心急火燎地上网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这种连发病机制都尚不明确的病症,几乎是无药可救的。目前世界上得这一怪病的人不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英国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史蒂芬·威廉·霍金,被誉为宇宙之王的科学家都摆脱不了病魔,周启明一定凶多吉少了。想到这里,胜南仿佛一下子失去了重心,那种从未有过的内心绝望无法形容。她不顾一切要马上回国,跟丈夫徐卫国和儿子朗晨说这次离开加拿大的时间会比较长。

 

在机场,胜南给托马斯打了电话,告诉托马斯她会在中国帮托马斯找个可靠的合作伙伴,而她自己恐怕暂时没法参与合作了。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反倒轻松了,多日的辗转反侧彻夜不眠,使得身心俱疲的胜南在航班起飞的时刻,终于进入了梦乡。

 

这时,似乎响起了萨克斯的旋律,胜南飘飘忽忽地走进了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这儿很熟悉,以前一定来过……耳畔的旋律也很熟悉,淡淡的伤感……一阵微风吹散云雾,眼前似有青山绿水……脚下是云梯浮动,云梯尽头琼楼玉宇……胜南沿着云梯走啊走,虽然云梯的尽头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走不到……这时脚下的云梯忽然破了个大窟窿,胜南毫无预兆地落入其中,仿佛从高处自由落体般下坠……不禁惊醒,一身冷汗。

 

飞机上,空姐正在分发餐点,也不知道是早餐还是晚餐。胜南接过餐盘,用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向飞机舷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机翼上的灯在闪烁。胜南吃不下饭,只喝了饮料、吃了点水果。饭后不久,机舱里便安静了下来,大多数乘客都进入了梦乡,胜南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她试图回忆刚才的梦境,回忆那段背景音乐,萨克斯,对,是萨克斯,是《天堂之约》。手机里存着那段曲子,启明演奏的,真想听听,可惜飞机上不让开手机。

 

胜南记得自己高中毕业插队落户刚到潆州汐湖镇湖西村时,曾因水土不服而腹泻不止,虽然是轻度腹泻,可一个月下来还是瘦了一圈,接下来是腹泻伴着低热。从上海带去的药都试过了,没用,村里的赤脚医生也无计可施。张思筠告诉胜南,自己刚下乡时也是这样,再过两个月适应了就会好的。思筠特别照顾胜南,白天上工的时候,让她在知青点休息,自己一个人包揽了两个人的活。

 

这天知青们都到地里去了,胜南独自靠在床上无所事事,因为有点低热,头晕晕的。周启明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来看胜南,还带来了的大白兔奶糖和一包上海的泥土。

 

启明说:“我刚来潆州时也有过水土不服的经历,这包泥土是从天平路旁边的梧桐树下挖来的,你经常闻闻就会好的。”

 

“谢谢!”胜南接过塑料袋,打开来闻了闻,没什么特殊的气味,就是普通的泥土,“你怎么知道我水土不服?”

 

“其实我早该把泥土给你送来了,一忙就耽搁了。昨天你们知青点有人到县里办事,说起有几个新来的知青病了,我猜想也许其中就有你,所以马上就来了。”启明的笑容总是让人感到温暖,这种温暖犹如雪中送炭。

 

这是启明第一次到湖西村来看胜南。第二次来就是两年以后了,那也是最后一次,启明开着吉普车来通知胜南被大学录取,同时带她离开了汐湖镇湖西村,直接送上潆州开往上海的火车。

 

坐在吉普车上的胜南,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惊喜中反应过来,就糊里糊涂地来到了潆州火车站。直到列车启动,胜南才如梦初醒,感觉自己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胜南离开知青点时走得匆忙,忘了带上那包泥土。大学期间去砖瓦厂实习,看见厂里除了用粘土烧制大批量的砖瓦,还制作少量古典园林中的镂空窗,巧手的工人师傅还会烧制一些陶土工艺品。胜南就特地到天平路的梧桐树下挖了一包泥土拿到厂里,让工人师傅配了其它原料后,帮着捏了个“马踏飞燕”的经典造型,烧制成陶俑。



 

当年胜南被保送上大学时,是有学成毕业后回潆州的说法的。胜南特地为那尊“马踏飞燕”配了个木盒子,还写了一封信。信里说,自己毕业后要回潆州,希望能和周启明一起工作。胜南和启明的弟弟同龄,都是属马的,胜南相信这点不用说,启明也一定会明白。信和装着“马踏飞燕”的木盒子一起飞向潆州。胜南是想用陶俑“马踏飞燕”向启明表达自己归心似箭的迫切心情。

 

邮寄包裹后,胜南就心心念念地盼着启明的回信,可是左等右等没有等来回信,却等来了周启明结婚的消息。记得那是在金秋十月,学校里正在放映电影《春苗》。开班级信箱的同学是在电影开场前把信交到胜南手上的,那是周启新寄来的信,信中说他哥哥结婚了,过两周要带着嫂嫂回上海,因为嫂子是北方人,所以家里准备在燕云楼办两桌,就请几位至亲好友,希望胜南一起参加婚宴。胜南刚看完信,大礼堂的照明灯就熄灭了,电影开始。胜南忍不住想哭,又怕被同学看见,她悄悄离开了前排的靠背长椅,独自一人躲到了大礼堂的后排,后排是没有靠背的长条板凳,同学们都集中在前面。这场电影放了多久,胜南就无声哭泣了多久,手绢和袖口都被泪水湿透。电影结束后,胜南一个人在校园里晃到很晚,直到熄灯后,才悄悄回到寝室,她怕被室友看到哭肿的双眼。

 

启明的婚宴,胜南怕失态没有去,找了个到外地实习的借口。其实胜南一直很馋燕云楼的烤鸭,她倒是希望自己能活得没心没肺,这样就不至于泪水流得比咽到肚里的口水还多了。

 

即便启明不能成为爱人,可他至少也是胜南的恩人,胜南还是亲手用钩针和线勾了一套台布,包括用在饭桌上的、五斗橱上的、还有两个床头柜上的,一并托启新转交给启明。

 

第二年胜南大学毕业分配时,便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了上海。

 

也正是因为对周启明的这番情愫,胜南无法接受启明的弟弟启新送来的红玫瑰。所有人都认为她许胜南和周启新是天生的一对,包括双方父母、老师同学,还有启新本人,可是她却偏偏爱上了哥哥周启明。胜南不敢告诉任何人,甚至在启明面前也总是欲言又止,她怕被拒绝,更怕启明本对她无意。她盼着启明能够明白她的心意,并告诉她,他也喜欢她很多年了。如果是这样,胜南一定会爱得义无反顾。但是事与愿违,她的心心念念终将是一场单相思。

 

至于嫁给徐卫国,也许这是比较好的选择,不能简单以“将就”这两个字来定性。徐卫国是胜南大学的同班同学,虽然不及周家兄弟帅气,却也朴实而勤奋,是班里唯一继续升学读研的好学生。胜南就读的是工科类大学,男女生比例失调,女生成了稀有珍惜物种,择偶选择的余地很大,追求胜南的男生很多,徐卫国是他们中间最优秀的。为了逃避将来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尴尬,胜南决定嫁给徐卫国,踏踏实实过今后的日子。

 

半夜里,机舱里很安静,周围的乘客都睡着了,胜南游走在半梦半醒之间,渐渐迷迷糊糊也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天亮,飞行旅程即将结束,飞机很快就要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