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VIP 第三百零九章:射杀

雷霆反击2021-02-20 09:11:16

     “你是说,白虎师的人会开小差?所以故意要骗我们?”连长仍然不得要领地追问道,在他看来白虎师的人开小差是不可能的,至于其他的可能性,他到死都没猜到。


  “不,不是的。我总觉得有些问题。我还听见了那名中校的旁遮普口音,据我所知107团没有北方军官。”他继续说道,显然在派系横生的印度陆军中,这是最为可疑的部分。但是这些分析没有引起连长的注意,连长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地走向了86式步兵战车。 


  T-90S的后方,隆隆的发动机声连绵不绝,看起来这支车队的规模相当之大。渐渐地,一些奇怪的战车轮廓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印度连长摇头离开疑神疑鬼的军士,仍然试图向上面的中校打个招呼。他希望这名107团的中校能给他几分钟说明原委。吉亚姆打听了他的上级以后,一直让他惶恐不安,他最害怕这名中校过于吹毛求疵,会向上级直陈这次微不足道的失职行为,他就一直这么等着,奈何战车上的吉亚姆一直自顾自地转身,用手电向身后发送信息,没有理他。忠厚的连长始终没有看出破绽,这名中校的行为古怪到了极点,他并不是通过电台,而是用手电筒发送信息的。更让人称奇的是,整个车队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不露头,这是夜间行军不可思议的部分,至少驾驶员应该把头伸出来。


  完成联络的吉亚姆终于转过身来,他对傻乎乎的印度连长报以诡异的笑容,然后利索地钻进了车内,顺手关死了舱盖。


  丁克广的坦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东侧的退路切断,他有把握封锁住这里的出口,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一切准备就绪,他松开右手按钮,在电机的驱动下,观察镜上方的机枪慢慢转向大致方位,但是车长观察镜并不能直接瞄准,这辆缩水版战车的成本控制,使得它的机枪并没有光点注入式火控。


  老丁将头凑到一旁的另一具视场较窄的潜望镜旁,这是一具与机枪枪管平行的潜望镜,可以随枪口俯仰,车内遥控射击,必须用它进行精确瞄准。


  对面的印度士兵们渐渐收敛起笑容,除了最麻木的人,谁都感觉到事情不大对劲了,因为10辆坦克炮塔顶部的高射机枪都转向了自己这面,这个玩笑似乎开的有些大了。士兵们觉得自己并不曾做错什么,即便是迷路那也是连长的差错,要枪毙也该是他才对。


  茫然无措的连长向86式步兵的车长观察镜挥了挥手,以示需要沟通。眼前的战车突然起步,将前面的印度连长撞倒在地,接着战车从连长身上碾过,然后迅疾倒车。这一幕让在场的每一名印度士兵都惊得目瞪口呆。这显然不是在做梦,履带上还在淌血,连长一脸的愤怒,手指向天,当手落下时,他已经咽了气。


  连队中只有几个反应快的,开始向四处奔逃,他们大致已经猜到了情况。


  10挺12.7毫米机枪同时开火,堵住路口的步兵战车也已经倒过车来,将敌人暴露在一侧的4个步枪射击口之下。印度士兵完全猝不及防,毫无装甲防护,在大口径机枪喷射出的金属风暴下,单薄的人体顷刻间就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哭喊声在15秒钟内就停止了,然后枪声也渐渐停止了。


  几百米外的林淮生通过夜视仪看到了战斗的全过程,他知道没有谁能逃过这样的交叉火力。在战场上消灭一个连,谈何容易?现在他的头脑有些定格,他曾经毫不犹豫地从敌人背后开过枪,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吉亚姆的做法仍然让他晕眩。他当了那么些年兵,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要对着毫无准备的人群扫射,这与战斗机上投下激光制导炸弹杀人是不同的事情。如果让他来拿主意,而不是吉亚姆来做的话,他很可能会选择硬着头皮蒙混过关,一旦敌人有所察觉才展开反击,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也必须承认,吉亚姆的霹雳手法是最为稳妥,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山谷沉寂了一会儿,纵队中的巴基斯坦步兵开始下车搜查战场,吉亚姆想要寻找敌人的电台和还在喘气的敌人。这些车载步兵主要由情报局直属部队和内务部边境别动队组成,历来以心肠硬闻名。对于那些仍然哼哼唧唧,没有断气的印度伤兵来说,或许不算一件坏事,因为可以快速解脱。


  寂静了一小会儿的山谷里,又响起了零星的枪声。一旁关注的中国士兵,都难免颠覆之前的一些观点,即完全正义的战争是没有的,即使作为侵略者,但是这些印度士兵也只是最普通的帮凶而已,很多人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才加入了这场战争。这样无差别的射杀,是否已经超越了战争行为?也许他们愿意乖乖排着队进战俘收容所。


  林淮生决定在车里多待一会儿。虽然他对吉亚姆心生厌恶,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须等到外面的枪声停止,有些事情自己做不到,还是让心狠手辣的巴基斯坦内务部队来干。但是,他必须和那名巴基斯坦军官谈一谈,他与这名盟军方面派来的上尉认识了不过几个钟头,然后就给了他随机应变的权力,在通讯不便的情况下,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但是他现在很担心,吉亚姆可能太过残暴,会一路蛮干下去。


  吉亚姆正在研究敌人的地图,地图上行军路线标得清清楚楚,但是那名连长还是走错了。他瞥见林淮生远远走来,脸色很不好看,他假装转过身去,点上一根烟,盘算着怎么应对。


  “吉亚姆队长,还有没有受伤者?”林淮生用英语问道,吉亚姆处决伤兵的行为,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相信我,不会有的,被12.7毫米的机枪扫射过,能有具全尸就不错了。”


        “你有没有想过这次战斗的必要性?敌人很可能会通过电台汇报我们的位置。”


  “这是战争,不可能面面俱到。”吉亚姆反驳道,他对这种事后的妇人之仁腻味透了。他在出发前就发现林淮生的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有很大的漏洞,非常依赖运气,这支走错地图的印度连队,只是第一个意外而已,自己将这个可能破坏全盘计划的意外扑灭于无形之中,而林淮生竟然想指责自己的处置不够精明。


  “你把这称之为战争?这完全是……”林淮生硬生生把后面这个词咽了回去。


  “你想说真正的战争不应该在一分钟报销一个连?应该让他们也有同等的机会向我们射击才对?”吉亚姆冷笑道,他完全猜到了林淮生的心思。


        “看看那些个纳格导弹,他们正要去伏击你们的坦克,而你却告诉我这不是堂堂正正的战斗,也许你们中国军人还在拘泥于人道主义和国际公法,不过这与我不相干,我的国家还有50公里纵深,我不怕上战犯法庭,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杀死他们更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林淮生有些语塞,他发现吉亚姆用英语胡扯的能力比自己好。“我只是想说,千万不要让仇恨蒙住了双眼,那样只会把事情都搞砸了。”


  “放心,脏活我都替你们干完了,你又可以前进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得了,别假惺惺了,中校,”吉亚姆说道,“我研究了你的计划,难比登天,如果你还想对敌人心生怜悯的话,最好现在就回去。”


  林淮生只得作罢回头。他发现吉亚姆口才不错,而且这次战斗的起因并不是自己担心的那样,是因为个人仇恨,显然是吉亚姆对自己计划深入研究后认为必须这么做。现在他正用得着吉亚姆和亚希尼这样能打的人,所以他决定忍气吞声,不要闹出太大的矛盾。


  吉亚姆见中国军官转身要走,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毕竟全世界敢于帮助巴基斯坦的国家并不多。


  “我说中校,其实你的穿插计划,我觉得……非常有创造性,应该会让斯潘加吓一跳的。”


  林淮生停下了步子,他总算盼到了这名情报部门出身的同行有了一些善意的回应。他板着脸回过身来,好像气还没顺一样。


  “你不必讨好我,你刚才不是说难比登天?是不是有所指?”


  “嗯,没错,你在山里必须特别当心一个人。”


        “哦?说说看。”


         “查拉比的特种部队,你总该听说过吧?”


         “突破苏库尔大桥的那名上尉?”


  “正是他,目前他的部队正散布在这一带山区进行侦察活动,我猜测你在机场上挨的那枚巡航导弹,和他们的活动多少会有关联,单靠着阵风是无法侦测到你的电台位置的。这些人可不像一般的印度部队那么马虎。那可是印度最能打的特种部队指挥官。”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不过么,我不认为他是印度最好的特种部队指挥官,我的心中另有人选。”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一定是孟买事件的那名指挥官,那名藏人?”


  林淮生重新走了回来,脸色也转好了些,两个人似乎找到了一些共通的话题,突然间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