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级大工→7级大工匠,技术分层下的中国尊重

辽宁省总工会2018-06-19 15:05:09

作者:清华大学教授



尊重一线劳动者


       在中国社会结构变迁中,如何改变整体社会结构中下层过大的问题,使包括像技能工人这样的群体,有机会进一步上升到中等社会阶层中来?最有力的渠道,就是给与正式的技术职称认定,从而实现自身的结构转型。
       这不仅符合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社会结构演变的惯例,而且,也可以大大促进职工学习技术、技术评比、技术进步的积极性。
       而要确定技能工人的社会地位,要靠他们劳动力中的技术含量。从形式上看,政府的“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已经建立了“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
       由各地的人力资源开发局“职业技能鉴定部”颁发“职业资格证书”,该证书共分成五级,所涉及的行业包括:轻工、冶金、纺织、化工、烟草、有色金属、粮食行业、珠宝首饰行业等等。



职工可以通过参加技能竞赛,获得职业资格证书。

上图为2015年“辽宁省银行业第三届业务技能大赛”点钞项目的比赛现场。


       新中国建国以来,技术证书晋升机制曾有过几次变革,可以说,迄今为止还处于改革之中。由于技术证书认定本身也在不断变革,在决定分层方面,其特征表现为“不稳定”。
       共和国建立初期到五十年代初,进行了第一次工资改革。在企业工人的层面上,实行了以技术等级标准为基础的八级工资制度,用考工定级或考评结合的办法确定工人的工资等级。全国大多数企业都实行了八级工资制、制订了等级标准,并严格按照技术等级标准考核晋升。
       到了1995年,国家劳动人事部门参考国际经验,在我国建立了新的五级职业资格证书制度。
       该变革的本意是试图建立新的技术等级制度,但是,从实际效果看,新的五级职业资格制度很不成功,这样,变革的结果是更加弱化了技术等级分层的功能。
       应该承认,八级技术分层比目前的五级技术分层,更能体现出为今日中国创造出巨大的GDP的技术劳动的差异特征,更能体现出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的巨大差异,更有利于中国工人追求高层次,高水平的劳动技能。
       我国目前的技术分层,更多地偏重于对于脑力劳动、知识分子进行细化的专业技术分层,而常忽视对于一线劳动的、将体力劳动与技术劳动相结合的专业技术人员的分层,这与我国比较轻视操作型劳动的传统有关。
       八级技术分层比目前的五级技术分层,更能鼓励一线高水平劳动者的劳动自豪感。社会学的研究证明,更为细致的技术分层可以有更强的社会地位差异感,可以促使人们更积极地去追求更高的技术地位,更为细致的技术分层也会使社会公众,对于高技术层有尊崇之心。中国目前缺少的恰恰是对于一线劳动者的尊敬。


观念亟待改变


      同时需改变的观念,是科举制度对于中国社会影响巨大。在科举制度下,只有科举认定的四书五经是可以获得功名利禄的知识,其他的技能则受到轻视。
       受到这种影响,迄今为止,全社会都注重于高考。可以说,高考是被过度张扬了,明明国家经济建设,大量急需的劳动群体是技术工人,常常出现高级技术工人奇缺的难题。我国劳动就业中最急需的、需要数量最大的,恰恰是这种直接操作型的技术人才。
       我国有一种很不好的传统就是轻视体力劳动,因而也轻视体力劳动技术,对于学生动手能力的训练也不重视。当然,这里面也有“官本位”的不利影响,据人民网公布的调查,约七成的网民就业选择都是“公务员”,这样的就业选择显然是畸形的。


      

       目前,总的社会大背景是产业演进、职业更新。该演变会导致从事专业技术、职业技术、产业技术人员的比例大大上升。

       在全社会塑造具有高水平技术技能者的社会地位。最终实现具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操作型技术阶层的形成,进而才能实现中国社会结构向现代社会结构的转型。



本文由辽宁省总工会新媒体中心制作出品,禁止未经许可转载。转载、合作请在微信后台留言或邮件至lnghxmt@163.com。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