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不要停,我就要让姐姐看到我们……”“好!”

气质女人学2020-10-17 14:02:43

01

【苏沫,我怀孕了,是修远的。】

【苏沫,你肯定容不下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我今天就死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苏沫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苏沫一个人坐在别墅客厅里,没有开灯,周围被黑暗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凝重,而她的耳边不停的回想着这两句话。

今天是她和蒋修远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蒋爷爷为了热闹,特意准备了一个派对,可是身为主角的蒋修远没有出现,反而是那个女人出现了……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她就在苏沫面前,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去,一连串的碰撞声之后,苏沫听到了楼下宾客间的尖叫声。

楼梯下,那个女人以怪异的扭曲姿势躺在地上,猩红的血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来,浸染了白色的裙摆。

那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幸福洋溢的庆祝晚宴,变成了苏沫推小三下楼,害小三流产的闹剧。

如今再想到这个画面,苏沫如坠冰窖,瘦削的身影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刺眼的灯光由远及近,尖锐的刹车声响起,一道高大峻拔的身影带着一身冰冷寒气冲进了别墅。

是蒋修远回来了!

苏沫一个激灵,连忙站起来要迎上去,但是蒋修远的动作比她更快,像是一股阴暗的旋风,直直的逼近到她跟前,强而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蒋修远冷硬的俊朗脸庞被怒气阴霾着,双目怒红,紧盯着眼前的苏沫不放,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修远,顾柔的孩子怎么样?”苏沫惊恐着,却也焦急的询问着。

“哼。”蒋修远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苏沫,你别假惺惺的了,你会关心孩子的生死?你不就是想害死小柔肚子里的孩子,才故意推她下楼的!”

“没有……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

苏沫想要解释,但是蒋修远不断收紧的虎口让她窒息的说不出话来。

蒋修远笑的愈发森冷狠厉,因为用力过猛,他的手背上青筋凸起着,“苏沫,你好狠毒的心肠!就连无辜的孩子都不愿意放过!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被逼娶了你!现在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苏沫模糊的视线里,映出蒋修远嗜血的黑眸,还有眼神里的杀意,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想掐死她。

原来顾柔的孩子没保住,怪不得他会这么生气,想让她以死偿命。

蒋修远的狠厉暴戾激起了苏沫的心涩和委屈,她艰难地发出声音,“蒋修远,顾柔……就这么重要吗?不就是……一个孩子,我……我赔你……”

“赔?”蒋修远笑的愈发轻蔑,“苏沫,你真贱,竟然想用这样的理由跟我上-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沫苍白的脸因为窒息涨红着,正要接下去往下说,蒋修远突然一甩手,将她重重的摔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苏沫终于重获自由,趴在沙发上不停的咳嗽着。

但是耳边却传来一阵金属的碰撞声。

刚一抬头,她看到蒋修远解下了腰间的皮带,紧跟着,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

“蒋修远,你疯了,你要做什么?”

苏沫用力的挣扎着,但是紧随而来的是撕拉的响声,她身上的连衣裙瞬间被撕裂,赤-裸的只剩下贴身内衣裤,令她身体发凉的同时,心口也是一紧。

“我想做什么你会不知道?苏沫,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我现在就满足你!”

蒋修远的黑眸泛着阴沉的寒光,鹰隼的紧盯着苏沫不放,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在苏沫惊恐的眼神下,她的双手被蒋修远扣在头顶上,并用皮带绑了起来。

“不要,蒋修远,你快放开我,我不要!”带有强烈屈辱性的行为,刺激了苏沫敏感的神经,她反抗的更加激烈,雪白的身躯不断晃动着。

却不知这样反抗,只会更加激发男人的兽谷欠而已。

蒋修远的眼眸变得愈发暗沉,因为下身膨胀般的疼痛,暗暗握紧了拳头。

苏沫不仅长相清丽,就连身材也很好,浑身凹凸有致,看着纤瘦,却也圆润,跟她结婚一年的蒋修远再清楚不过,但是如今只要看到她这张脸,就会让蒋修远想到她做着那些恶毒的事情。

他只不过是想羞辱她而已,怎么会真的对她有了谷欠望的冲动。

蒋修远这一秒钟的晃神,给了苏沫机会。

她在蒋修远和沙发中间挣扎的逃出了半个身子,眼看就可以离开他的桎梏了——

蒋修远突然一动,宽大手掌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腰,低沉道,“想逃?做梦!”

苏沫又重新被抓回了蒋修远的身下,而且与此同时,蒋修远还抓着她的腰一个转动,让她变成了被趴着的姿势。

苏沫的脸颊刚贴在沙发上,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感觉自己身上最后的衣服也被蛮力扯下,紧跟着而来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蒋修远就用这样的姿势,从她的背后进去了,只不过是不愿意看到她的脸!

“啊……”苏沫的身体僵硬着,疼痛也瞬间涌向身体的四肢百骸,酸涩的闭起了眼睛。

蒋修远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完全不顾及苏沫的感受,只是不断的肆意蹂.躏、进出。

像是一个凶猛的野兽,永远都不知餍足。

因为苏沫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回响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可以拼织成一幅残忍的画卷。

苏沫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上的疼痛也越来越微弱,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蒋修远摆弄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她身上沉甸甸的重量一直都没消失。

直到她再一次听到金属的声响,吓得她打了一个冷颤,立刻睁开了眼,只见蒋修远正将皮带扣回去,身上衣衫革履,英挺整洁,再配上他森冷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刚从谷欠望里抽身的人。

“苏沫,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顾柔远一点,安安分分的做你的苏太太!”

蒋修远黑眸微眯着,丢下最后的警告,然后一个转身,将苏沫像是一个用过的玩偶一样,丢弃在沙发上,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眼。

那一抹决然的背影在苏沫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02

沫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目光怔愣的看着蒋修远离开的方向,无声中,只有冰冷的眼泪缓缓地往下流着。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结婚一年的丈夫,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都不如那个女人重要。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沫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个人影,是别墅里的佣人李婶。

李婶虽然听到了刚才的声响,却没想到眼前的情况竟然会这么的触目惊心,她立刻离开,重新拿了一张毯子回来盖在苏沫的身上。

然而盖上去的瞬间,她看到有红色的血液从苏沫双腿间留下来,立刻惊恐道,“太太,你流血了。”

流血了……

一听到着三个字,苏沫马上回神,心里不安的忐忑着,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毯子,精致的脸上更是露出了如临大敌的模样。

“李婶,请你立刻请陆医生过来。”

“好的,太太,我这就去打电话。”李婶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

半个小时后,苏沫连清洗蒋修远留下的痕迹也没有,只是穿了简单的衣服,僵直的平躺在卧室的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心焦的看向床边的陆南。

陆南是蒋家的私人医生。

在陆南结束检查后,苏沫喉咙一阵干涩,嘶哑的问出声,“陆医生,我是不是怀孕了?”

虽然是疑问句,苏沫却说得很肯定。

陆南放下手里的医疗工具,开口道,“是的,蒋太太,你怀孕了,孩子大概八周。”

她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

从一周前,她的生理期迟迟不来,就有感觉大概是怀孕了,却想留到今天,在结婚纪念日上给蒋修远一个惊喜。

可是因为顾柔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可能怀孕了,所以才会跟蒋修远说出“赔”他一个孩子的话。

苏沫的心里悲喜交加着,垂下眼,轻轻抚-摸着自己腹部,神色心酸不已。

孩子,你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

她完全不知道蒋修远到底会不会接受这个孩子。

陆南看着陷入在自己思绪中的苏沫,虽然有些尴尬,却还是尽到医生的义务,提醒道,“陆太太,你现在是怀孕初期,是最不稳定的阶段,不宜剧烈运动,在房事上也最好克制些。你今天出血,就是轻微流产的征兆。”

“谢谢陆医生。”苏沫心里何尝不清楚的,但是她又怎么敌得过蒋修远的蛮力,“陆医生,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情?”陆南问道。

“能不能先不要将我怀孕的事情告诉修远?”苏沫双眼哀求的看着陆南,隐隐的还带着闪动的泪水,在确定蒋修远的态度之前,她一定要先保护好这个孩子。

陆南面色稍沉,他毕竟是蒋家的私人医生,对苏沫和蒋修远的婚事略有耳闻,也包括之前发生的那件事。

他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苏沫的要求。

“好,我可以暂时不告诉蒋先生,但是你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的。”

“我明白,陆医生,谢谢你。”

苏沫再一次的道谢,然后叫李婶进来,送陆南离开。

苏沫虽然拜托陆南隐瞒下了他怀孕的事情,但是她半夜请私人医生的事情,还是被蒋家的老爷子知道。

蒋家老爷子纵横商场几十年,一手创立了蒋家的擎天集团,成为城中数一数二的集团公司,直到一年前,在蒋修远跟苏沫结婚后,才将手里的实权交给蒋修远,逐渐开始退居幕后。

前阵子一场意外感冒,将一直稳如泰山的蒋家老爷子击倒了,引发了一系列的病症,到如今还休养在医院的VIP病房里。

“胡闹!真是胡闹!看看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是想把蒋家的脸面丢尽吗?”蒋家老爷子怒声呵斥着,将今天刚出炉的八卦周刊摔在苏沫的面前,上面全是对昨天那场闹剧的报道,将豪门争斗描写的绘声绘色的。

“爷爷,对不起。”苏沫没有任何辩解的,低头道歉。

她看着面前这个威严睿智的蒋家老爷子,不禁想到了十年前的事情……

十年前,苏沫的父亲是蒋家老爷子的司机,在一次商业对手故意设计的交通意外中,苏父拼上了性命救了蒋家老爷子,为了报恩,蒋家老爷子将早年丧母,又没了父亲的苏沫接到了蒋家。

苏沫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也就是在那一年,十六岁的苏沫在春心萌动的年纪遇上了蒋修远,对当年虽然只有二十岁,却已经散发着成熟内敛气息的蒋修远一见倾心。

一年前,蒋家老爷子有了隐退的心,在将公司交给蒋修远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非人的要求,就是蒋修远必须娶苏沫为妻。

也是在那个时候,苏沫才知道自己偷偷暗恋着蒋修远的事情,其实蒋家老爷子一直都看在眼里。

婚礼前,蒋修远给过她最后的机会,“苏沫,只要你开口跟爷爷说不想跟我结婚,我会把你当成我的妹妹,承诺一辈子照顾你,让你衣食无忧。”

妹妹……她从来都不想做他的妹妹……她爱他……

苏沫当时回答说,“修远,我想做你的妻子。”

痴爱十年,却没想到一婚成劫。

她和蒋修远之间一直卡着一个女人,顾柔,蒋修远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

一想到顾柔,苏沫就想起来昨天的事情,眉心稍稍一蹙,无意识的流露出一抹哀伤。

蒋家老爷子是何等人,苏沫这样一个细微的反应,他立刻心知肚明,开口道,“小沫,你才是修远名正言顺的妻子,外面那些女人,你不用在意。”

“爷爷,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里的。”苏沫故作轻松的说道,心里的酸涩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看着苏沫乖巧顺从的样子,蒋家老爷子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目光却往下落在苏沫的肚子上,“还没有消息,去做检查吗?”

面对蒋家老爷子的质问,苏沫盯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努力克制着,才没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不然可能逃不过蒋家老爷子的法眼。

“检……检查了,医生说没问题,让我不要心急……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的……也需要修远的配合……”

苏沫回答了如此难堪的问题,蒋家老爷子才勉强放她走,刚走出病房外,她眼尾的余光马上感觉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蒋修远俊朗的脸上寒气森森站在门边,他刚才接到了蒋家管家的电话,说爷爷的病情有变,才放下了公事急急忙忙的来到医院,听到的却是苏沫的最后一句话!

原本的担忧全部化作了一腔怒气,他对着苏沫嘲讽出声,“苏沫,这么快就来找爷爷告状了?让爷爷逼我娶了你还不够,还想故技重施,逼我跟你生孩子?”

03

沫看着突然出现的蒋修远,在他的黑眸里,她看到了跟昨天晚上如出一辙的狠戾,虽然不知道他站在门外多久了,但是可以断定的是,他又误会了。

蒋修远对着苏沫嗤笑之后,带着一身冷冽负气离开,大步的跟苏沫拉开距离,就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这仿若苏沫一直以来的爱情,一直追逐着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背影。

苏沫停下了脚步,没再跟上去,却看到蒋修远正要进入电梯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原本下行的他,竟然乘坐了上行的电梯。

十二楼……

苏沫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数字,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也到了十二楼。

刚走出电梯,她就听到了一阵吵嚷的声音,有一间病房门敞开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

“你让我死,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反正我的孩子也被人害死了,我还一个人活着干什么……修远,你为什么要救我,干脆让我死了算……”

这声音苏沫太熟悉了,是顾柔,没想到她也在这个家医院里。

苏沫无声的,往那间病房门前靠近着,只见里面一片混乱,而那一对紧紧相依的男女清晰的映入了她的视线。

“修远……孩子没了……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顾柔伤心欲绝的哭泣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蒋修远小心翼翼的把她拥在他的怀里,柔声安慰道,“小柔,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宠溺,是苏沫从来没听到过的。

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心,又被划伤了一个口子,正血淋淋的发疼着,她应该离开,就不用在看到这么伤人的情景,但是双腿太沉重,根本迈不开脚步。

病房里的柔情缠绵还在继续,蒋修远放下了他所有的冷硬,不停的安慰着顾柔,一声声,一字字,都戳在苏沫的心口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柔终于安静下来了,护士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很快睡了过去,蒋修远这才从病房里出来。

他一看到苏沫,就阴狠的逼问着,“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又想对小柔做什么?!”

苏沫的胸口太痛,有种窒息的感觉,根本说不出话来。

蒋修远厌烦的看了她一眼,立刻紧紧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也不顾苏沫的感受,就拉着她往电梯方向走。

等电梯门开了,苏沫还没站稳,就又感觉到一股力量的袭来。

她被粗鲁的推进了电梯里,肩膀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疼的她双眼紧闭,皱起了眉心,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苏沫,你这么快就忘记我说的话了?滚!我不准你靠近小柔一步!”蒋修远站在电梯外,冰冷的警告着。

苏沫靠着电梯,才勉强撑住虚软的身体,抬着下巴,对上蒋修远凉薄的目光,开口问道,“顾柔的孩子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如果我怀孕了,也有了你的孩子呢?”

电梯外的蒋修远,目光不屑的注视着苏沫,看着那张自己最熟悉不过的清丽脸庞,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纯真美好,自己想当做妹妹疼爱的女人,会如此执着于蒋太太的身份。

甚至为了守住这个身份,不惜将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那可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一想到这个,一股无名的怒火就在蒋修远的胸腔里熊熊燃烧着,烧得他失去理智。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河北钢材价格联盟@2017